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来自勇者的符文学 > 第二十二章 符文卷轴
    李森抱着一大堆东西回到房中,将材料往桌上一放,倒头躺在床上不愿动弹。

    “太累了,今天就到这,休息好了明天继续!”

    李森忍受着腿上的酸痛,逐渐睡去。

    早晨,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床上,被子的微微味道透过李森的鼻息。

    意识逐渐清醒,李森揉着头发,在床上坐起身。

    “嘶!”

    无意中按到自己的小腿,李森倒吸一口凉气,想起今天还要试制卷轴,他扶着床沿下床,踉跄的走到洗漱间。

    草草洗了把脸,感觉清醒了许多的李森来到书桌,看着桌上的材料。

    “都是钱啊!”

    感叹一句,李森小心翼翼的将所有材料分拣出来,尤其是那只卷轴刻画笔,这可是比自己之前的法杖还贵的玩意,得好好珍惜。

    收拾到最后,李森看着桌上留下的黄酸果,低头沉思。

    “要不?试试?”

    鬼使神差的,李森突然想试试这个黄酸果,看是不是记忆中的柠檬味道。

    选了其中一个外表光鲜的果子,李森将其洗净,拿出杯子,将切片的黄酸果丢到杯中,注满水。

    简单的柠檬水做好了。

    端着杯子来到书桌,李森拿出法阵材料配比书,将自己需要用到的材料一一取出。

    “风铃草碾碎,加入溶解液,配合...”

    按照书中所说,李森取出风铃草,放在调配碗中碾碎,开始配置魔法卷轴需要用到的试剂。

    刻画旋风术卷轴需要的主要材料就是风铃草,利用溶解液与魔力结晶,将风铃草中附带的风元素魔力提取出来,再引导魔力,通过法阵构建法术需要的框架,把含有风元素的魔力溶液注入进法阵即可。

    魔力溶液配制很容易,本身基础法术需要的魔力就不多,材料也少。

    李森擦了擦额头的汗,虽然第一次配制魔力溶液,自己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给玩炸了,毕竟有关魔法的事情,李森可不敢保证。

    当然,事实证明李森多虑了,教科书中记载的东西,多半都是安全的。

    他端起盛放魔力溶液的调试碗,阳光穿透略带透明的绿色溶液,整个碗面散发着淡青色的魔力光辉。

    看着自己的作品,李森高兴的呼出一口气,将溶液缓缓放在桌上。

    下意识的拿起旁边的杯子喝了一口,随后李森惊喜的发现,这黄酸果的味道,真的和前世的柠檬一模一样。

    李森咂了咂嘴,“没想到在异世界,居然也有同样的东西!”

    美滋滋的再喝了一口,然后从夹袋中取出一张纸质空白卷轴。

    接下来!就该真正上手,试一试卷轴的制作了。

    ...

    一直到中午,李森才制作出了他的第一张旋风术卷轴,虽然昨日已经将旋风术的法阵熟记于心,但真正刻画法阵时,除了需要稳定自己的魔力外,还需要分出一部分精力控制材料本身的魔力走向。

    连续失败几次后,他成功将卷轴制作出来。

    李森高兴的举着卷轴猛亲一口,第一个卷轴!终于成了!

    拿着崭新的卷轴,李森眼睛看向窗外。

    他住的位置偏边缘,窗外对着的,刚好是平时没什么人的小路,现在时间为中午,大部分人都在库兹格斗赛场那边,李森窗外更没有人了。

    窗外的树木随着微风摆动,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鸟儿的清脆叫声时不时从树间传来。

    李森忍不住想见识下卷轴的施法过程。

    于是从窗户探出头,仔细看了看窗外是否有人经过,确定没有人后,李森将视线放回手中的卷轴。

    “要不?试试?”

    心想反正旋风术是基础法术,本身风属性魔法低阶时攻击力就偏弱,应该没什么问题。

    说干就干,李森期待的将手中卷轴对准窗外,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了!

    他中二的大喊一声:“出来吧!旋风术!”

    双手猛然用力,刻画着法阵的卷轴被从中撕开,青蓝色的细碎晶末,从撕裂的纸张上崩裂,飘散在空气中。

    李森保持着撕开卷轴的姿势站在原地,一秒、两秒、三秒...

    窗外的树木依旧随着微风摆动,树叶依旧随风摇摆,发出沙沙的声音,茂盛的树丛深处,鸟儿依旧时不时的叫着。

    无事发生...

    “嗯!??”

    李森满脸奇怪的瞅着手上两半的卷轴,“怎么回事,明明和书上说的一样,应该成功了呀?”

    他清楚的记得,卷轴刻划成功后,法阵瞬间闪烁了元素能量,并保持细微结晶,这就是制作成功的标志。

    “妈耶?!哪里出错了?”

    丢下被撕成两半的卷轴,李森翻开魔法书。

    “能量激发,法阵结晶……没错呀?”

    卷轴制作没有错,李森比着书对照了好几遍,卷轴制成的现象和书中说的一模一样。

    李森表情严肃的拿出那本《魔法卷轴基础》,从头开始快速浏览。

    “引导魔力……调配……注入能量激活……控制法术释放……”

    段尾的一句话吸引了李森的注意。

    “嗯?注入魔力...向卷轴注入魔力或斗气?”

    嘭!

    李森突然反应过来,一脸丧意的合上书。

    “好气啊!小说不都讲,魔法卷轴是撕的吗!!”

    看着桌上被自己扯成两半的卷轴,李森心中万马奔腾,自己白白报废了一张卷轴,那都是钱啊!

    感觉心痛,无法呼吸。

    重新振作精神,李森再次埋头刻画一张新的卷轴。

    因为成功过一次的缘故,这次李森已经有了心得,花了点时间便再次做了张卷轴。

    重新仔细读了遍卷轴使用注意事项,李森检查了窗外确定没人后,控制体内的魔力缓缓向卷轴注入。

    随着外来能量的进入,卷轴上的魔法阵忽然亮起,本来凝固的结晶开始如同熔液般流转,一个放大版的法阵在卷轴前形成,旋转的旋风从法阵喷勃而出。

    窗外的树枝在旋风的带动下,摇动拉扯着枝干,树上的叶片剧烈抖动,地上的尘土也被旋风卷起,一直藏在树丛中的鸟儿也惊的飞走。

    成功了!

    很快,喷发旋风的法术熄灭,法阵上的结晶也失去了颜色,变成无色的晶体开始消散。

    窗外的一切重归平静。

    因为旋风术是风系基础魔法,虽然看起来声势挺大,但是并没有造成实质的破坏。

    李森满意的点点头,他并不在乎卷轴的威力如何,一个基础法术而已,既然成功掌握了卷轴的制作,接下来符文与法阵的结合,才是李森需要攻略的重点!

    抄起最贵的家当,李森将剩下的魔力溶液注入笔尾,开始刻画新的旋风术法阵。

    不过这次有些不同,在手上引导刻画法阵的同时,李森分心在卷轴中注入自己的魔力,用魔力按照特定方式运转,绘画符文。

    目前为止都很顺利,李森嘴角开始漏出笑意。

    突然,就在火符文绘成的一瞬间,散发着青色光芒的法阵上,赤红色的魔力丝线开始涌现,侵扰本身稳定的法阵。

    符文聚集的魔力,正在与溶液中的魔力互相干扰!

    李森赶紧停下魔力运转,卷轴上的火元素也开始退散,不过法阵本身,已然崩碎。

    李森稍微沉思,看来这条路走不通,那么再试试卷轴制成后再印上符文呢?

    ……

    时间流逝,李森自己尝试了5种可以想到的办法,但不出意外的,卷轴都因为两种魔力冲突而毁坏了。

    李森皱起眉头,双手环抱,脑海中开始思考接下来的对策。

    “火元素可以进去法阵,这说明方向本身因该没什么问题,那么该如何避免魔力冲突呢……”

    在小房间内来回走动,李森端起桌上的“柠檬”水时不时的喝着。

    回忆着卷轴基础中所说的知识,李森突然灵光一闪!

    “不使用带魔力的溶液不就行了!”

    感叹自己这两天全心投入书中的知识,居然忘掉了最初的灵感,他寻找符文与卷轴的结合,不就是因为符文可以单独提供魔力吗?

    一口干掉剩下的“柠檬”水,李森再次来到桌前,不过这次没有使用剩下不多的魔力溶液,而是重新调配起新的溶液,不带风铃草的无魔溶液。

    李森将溶液调配好后,取出一张空白纸质卷轴,用无魔溶液刻画法阵,保守起见,先将法阵刻画完成后,再绘制符文。

    魔力在刻画法阵的卷轴上运转,火符文逐渐形成,李森已经感受到了火元素的聚集。

    他期待的看着结果,但是卷轴的魔力丝毫没有与法阵融合的迹象。

    嘭!

    符文汇聚的火元素突破阈值,燃烧的火球突然出现,将符文附着的卷轴烧毁。

    李森没有气馁,虽然这次失败了,但他记得,最先刻画法阵和符文同时进行的时候,火元素是与法阵融合的。

    提起笔,李森抬头看了眼天空,暮色已经在天边显现。

    还有时间!

    随后他低头专心控制着体内的魔力,笔尖精准的引导着无魔溶液。

    符文开始形成,赤红的火元素魔力丝线逐渐在未完成的法阵中流转。

    有戏!

    李森稳住心神,稳稳的将法阵刻画完成。

    火符文逐渐亮起,赤红色的火元素充斥在法阵外圈的结晶中,玄妙的魔力光辉在其中流转。

    “哈哈哈!成功了!”

    李森高兴的拿起符文刻画的卷轴,兴奋的喊出声。

    符文的光辉越来越亮,魔法阵中的火元素也越发充盈,流动的魔力逐渐躁动,呼之欲出!

    感觉到不对劲的李森已经来不及散去符文。

    轰!

    由纯粹火焰组成的旋风从李森窗口喷出,炽热的温度灼烧的途经的一切,木质的窗框经受不住高温,逐渐被点燃,旋风横扫过窗外的树木,一片狼藉。

    “卧槽?!”

    李森觉得自己好像惹祸了。

    果然,窗外突然传来一声爆喝。

    “哪来的臭小子!胆子这么大!”

    随后一阵飓风扫过,一个健硕的身影飞到李森窗口,那人朝房间看了一眼,然后果断对着李森挥手。

    如同实质般的土黄色斗气凭空涌现,在空中形成一只大手,一把捏碎李森手中的卷轴。

    魔法的烟气从斗气组成的手中逸散,火焰组成的旋风也随之停下。

    突然出现的中年人再次挥手,将周围还在燃烧的细小火苗扑灭,然后看向楞在屋内的李森,恶狠狠的道:

    “小子!你干的?”

    李森楞楞的点点头,脑海中只有一句话:妈耶!摊上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