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来自勇者的符文学 > 第十五章 面见沃文
    座位上的沃文校长,先是认真的看了眼来者后,微笑着对两人打招呼,“夏团长的女儿吗?都长这么大了。”

    若兰面对着坐在位子上的沃文校长,恭敬的行了一礼,随后起身回答对方。

    “沃文校长您好,真惊讶您还记得我。”

    “当然,夏团长当初经常在我面前提起你,总是把你挂在嘴边呢,当初的小女孩,现在都长这么大了。”

    听到沃文校长的话,若兰眼神顿时一暗,身后的泰叔心中也微微一叹。

    座位上的沃文看到若兰的反应,顿时反应过来,赶紧岔开话题。

    “不说这些了,你们今天过来找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若兰已经调整好心态,平静的抬起头,轻声回答道:

    “没关系的沃校长,父亲失踪已经三年了,我已经调整好自己了。”

    说完,若兰露出温婉的微笑,轻轻将散在鬓角的碎发理到耳后。

    “这次前来,主要是拜访下您,感谢这些年来沃校长的关照,顺便处理一下佣兵团与学院合约的事。”

    安静的听完若兰的话,沃文校长挥挥手,空气中的魔力聚集,在房间中出现几条蓝色的元素光带,流动间光带逐渐转变为水流,在沃文校长的控制下,细长的水流在房间中交合,在空处形成两把由水流构成的椅子。

    “事情待会说,先坐。既然是来拜访我这老头子的,那得先喝上一杯再说。”

    看着由魔法创造的椅子,若兰两人毫不犹豫,走上前坐在水流构成的椅子上。

    椅子轻松地撑起了身体,湛蓝的水流在椅子内部缓缓流动,丝毫没有打湿任何一部分衣角。

    随着两人坐下,沃文校长逗弄了下水精灵,轻声对着水精灵咕囔几句。

    可爱的水精灵仿佛听懂了,乖巧的飘到房间旁边的茶几上,从身体伸出几簇水流,托着茶杯添了三杯茶,然后带着三杯茶水,施施飘回来,将茶水分别放在三人面前。

    若兰端起茶杯,拘谨的抿了一口,看着在桌角自顾自玩着的水精灵,开口说:“沃校长的水精灵很可爱。”

    沃文校长从抽屉摸出一个散发着蓝光的水晶瓶,打开盖子,用魔力从瓶中取了滴莹蓝的水滴,丢给桌上的水精灵。

    将蓝水滴吞下,小精灵打了个激灵,细小的水花乱颤,随后它舒服的瘫在桌上,身体散发的蓝光一明一暗的呼吸着。

    做完这些,沃文校长也喝了口茶,舒服的眯着眼睛,“它啊,还是个调皮的孩子。”

    若兰眼睛不自觉的放在桌上那个水晶瓶上,那东西她认识!

    柯尔摩冰湖冻髓!稀有的水系魔力材料,仅产于柯尔摩冰湖,这小小一瓶,得值万金!

    不动声色的挪开视线,若兰整理了下思绪,将这次前来的正事向沃文校长说明。

    “沃校长,此次前来学院,我是想代表炎龙佣兵团,解除与贵校的学员实习合约。”

    “校长您明白,现在炎龙佣兵团已经没有当初的实力了,无法再对贵校的学员,提供合适的历练条件。”

    若兰说出这些话后,心底深处压抑的石头终于有了松动,自己再苦苦坚持已经没有意义,不如放下的好,虽然放弃了与学院之间和合约,等同于放弃了获得高端人才的渠道,放弃了重回A佣兵团的机会。

    库兹学院与帝国各大佣兵团之间的合作由来已久,每年都有许多学员,被安排到签约的佣兵团中历练。同样的,得到优秀人才的佣兵团,会提供给学员相应的席位。

    这一举措,一方面加强了学员本身的实力,拓宽了眼界,另一方面,使佣兵团获得了稳定的超凡者渠道,保证团队血液。

    更何况库兹学院的学生,不单实力有所保证,往往某些学员背后的能量,才是更重要的资源,毕竟库兹学院中,有很多本身就是贵族的学员。

    沃文校长听完,已经猜到了若兰的想法,但他没有同意对方的决定,而是在一番思考后,决定问问对方的想法。

    “怎么突然提起这个,你知道的,学院这边并没有提过解除合约。”

    若兰平静的回答,“校长应该知道,父亲他已经失踪三年了。”

    沃文校长轻轻点了下头,看着眼前规规矩矩坐在对面的若兰,下意识的顺着自己的胡子。

    他知道,一切都源自领国三年前龙蛋失踪一事,当时不少A级佣兵团都参与到这次事件中。身为A级佣兵团团长,若兰的父亲同样带领团队,调查这件事,一番努力后,所有线索都指向了极寒山脉,随后若兰父亲便组织了超过百人的团队,深入极寒山脉调查,却不知这一进之后,从此便失去了消息,团队中没有任何一个人回来。

    因为事件重大,其余佣兵团也同样进山寻找过,但整个百人团队,就如同人间蒸发了般消失不见,再加上领国丢失龙蛋的线索也就此中断,最后便不了了之了,这事在当时也闹得沸沸扬扬。

    若兰接着说,“因为三年前的事,佣兵团中绝大数的力量都被父亲带走,所以从当时起,炎龙佣兵团便已经失去A级佣兵团的实力了。”

    “坚持了三年,留在身边的却只剩下泰叔了,所以今天前来,是想解除与学院的合约,佣兵团...也...”

    话越来越哽咽,后续的话若兰没有继续说,而是将头偏过一旁,眼角微微闪烁着晶莹的光芒。

    调整了下情绪,若兰转过头来,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来,恭敬的朝沃文鞠了一躬,“这件事本来在三年前,就应该来学校解除合约了,这些年,谢谢校长的关照了!”

    看着眼前这个坚持了三年的小姑娘,沃文校长慈祥的笑了一下,挥了挥手,一阵轻柔的魔法之风将躬身的若兰扶起。

    “当年你父亲争取到与库兹学院合作的机会,可比你现在退出难的多。”

    若兰低头轻声说道:“可是,沃校长,炎龙佣兵团很久以前,就是E级佣兵团了,我们还有这个资格...”

    沃文校长打断若兰的话,“库兹学院什么时候说过,与佣兵团合作需要等级要求了。”

    “这件事就这样吧,合约保留,有没有学生愿意去你们那,就要看你们本事了。”

    “这三年,你能坚持住,已经很不错了...”

    ....

    若兰安静的从沃文校招办公室出来,最后对方还是保留了合约。

    本来最近她已经打算放弃重组佣兵团了,父亲失踪后,仅剩的团员走的走散的散,早已没有往昔的团队。已经失去了父亲,她不愿再失去父亲的心血,自己虽然想努力拯救佣兵团,可是仍旧阻止不了崩离的趋势。

    沃文校长和她谈了很多,她也想了很多,既然事情已经不会再坏,那就占时先这样吧。

    泰叔跟在若兰身后,这些年若兰的努力他都看在眼里,自从小兰一改性格,开始经营这家餐厅起,他就猜到了小兰已经有放弃重组佣兵团的念头了,今天这一举动,应该是打算放下心中最后的执念了吧。

    怀着担心的心情,虎背熊腰的泰叔柔声问:“小兰,后续你有什么打算吗?”

    若兰闭着眼睛,随后恢复了往常温婉的表情,将内心世界影藏在笑颜下,用打趣的眼神看着泰叔,“当然是继续开店啦!其他什么的...都算了吧。话说泰叔不会也要离开了吧!”

    虽然语气和眼神都再次回到原来的样子,但现在的若兰,宝石般的眼睛周围,却是微红的眼睑。

    泰叔看着眼前仿佛毫无心事的少女,心中不由得憋屈,本应该在父亲和大家的关爱下,快乐生活的若兰,却在越来越大的压力下,努力扛起父亲的心血,但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现在她产生放弃的想法,想来已经撑不住了吧...

    泰叔默默在心中下决定,认真的说出了四个字:

    “永远不会!”

    若兰笑了,办公楼的走廊依旧是那么空旷幽静,泰叔面前的少女的温暖笑容,却冲散了这清冷。

    若兰将手背在身后,很少展现的向少女模样的她,跳着轻快的步子,轻哼着走向出口,泰叔赶紧跟在对方身后。

    “回去啦!还是开店有意思。”

    空旷的走廊中,回荡着两人的脚步身,渐行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