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来自勇者的符文学 > 第十二章 水与火的碰撞
    虽然再次挡下李森的攻击,但卢卡后撤的节奏已经被打断,不得不停下来。

    火焰与水幕碰撞,大量的水汽蒸腾而起,雾白色的蒸汽,阻隔在李森与卢卡之间。

    逐渐消散的水幕后,露出卢卡的面容,他表情严肃,丝毫不敢掉以轻心,这三发火球的威力,比他想象的还要大。

    在水汽的阻挡下,卢卡丢失了李森的身影,紧紧握住手中的法杖,卢卡不敢轻举妄动,若是在不知对方动向的情况下随意跑动,落入火系法师的攻击范围中,得不偿失。

    火系魔法虽然威力大,但法术

    的有效范围,却是所有元素中最小的,超过一定距离,破坏力便会直线下降。

    想到这里,卢卡不禁吐槽,“该死!这家伙不是水系的吗?怎么是个火法师。”

    虽然火球只是基础法术,施展起来,并没有元素亲和的强制要求,但作为水系魔法师,应该熟悉的是水元素才对,施展火系魔法只会事倍功半,越是高阶的法术,就越是明显。

    “既然能如此熟练的释放火系法术,装什么水法!”

    在卢卡思索间,水雾的右上方,一阵明黄色的光芒突然亮起,照亮了灰暗的雾气。

    右边!发现光芒的一瞬间,卢卡同时向反方向后撤,一发水箭抬手变对着光亮的地方射去。

    水箭刚一脱手,李森的身影便从雾气中飞出,在身形的带动下,水雾在李森身后拉伸成道道白痕。

    三发火球过后,李森便冲上前,利用水雾的阻隔做掩护,飞快的调集体内四成的魔力,在残缺法杖的顶端,绘画出特定的图案,火元素长剑!剑成!

    冲出雾气后,面对飞射而来的水箭,李森丝毫不避,将元素剑斜举胸前,迎向水箭。

    水箭撞击在长剑上,瞬间便被击散。

    只听李森轻喝一声,手握长剑,从上而下,直直对着卢卡劈去。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卢卡还未来得及拉开距离,李森便冲到身前。

    当水雾中亮起明黄色光芒时,卢卡的心中就有了警觉,释放水箭术后,便快速轻念咒语,在李森长剑即将劈下的时候,最后一个单词终于结束。

    千钧一发之际,淡蓝色的魔法阵在卢卡前方形成,随后一道水桶粗的水柱喷射而出。

    水系初阶二级攻击魔法——冲击水柱。

    李森下落的元素剑击中突然出现的水柱上,手中传来向上的反作用力,赤红的元素长剑与水流激烈碰撞,将水流一分为二,虽然是自己占了上风,但剑尖已经无法再进一步。

    攻击,被挡下了。

    台下雷恩认真的观看着两人的比赛,“对手对水魔法的理解很深刻,利用水柱攻击魔法的冲击力,将李森的攻势挡住,达到防御法术的效果,攻守兼备么?”雷恩不禁思考,防御方面是自己的短板,风系斗气也属于防御不足的类型,是否也可以和对方一样,利用攻击法术,达到防御的效果。

    台上比赛继续,水柱只持续了一会,便随着魔法阵的消失一同不见。

    一击不中的李森皱了皱眉头,对方的法术运用很灵活,他能感觉到刚才水柱的冲击力,根本不是水箭能比的,若是被直接击中,以自己的小身板,吃不了几下。

    挥舞手中的长剑,将面前因对撞再次产生的雾气挥散,定眼看着趁机会再次拉开距离的对手,李森默默将左手虚握,控制能量往手心汇集。

    轰~!

    一阵风从手中荡开,跳动的火球再次在手中形成,李森在大脑快速思考着对策,远距离的攻击无法奏效,对手并不给自己近身的机会,接下来又要怎么应对呢?

    李森侧头观察着赛台的情况,在他身后是还未消散的烟雾。虽然如此,但够对方躲避的空间仍有很多,想必对方也不会和自己进入雾气中,白白失去自己远距离的优势,而自己刚刚利用雾气掩护的办法,对方有防范的情况下便行不通了。

    在李森观察环境的时候,他余光忽然看到,一大一小两个熟悉的身影正来到这个赛台边。

    身材高挑,气质温婉的若兰穿着素绿的长裙走在前方,在她身后,跟着熊一样的泰叔。

    发现异常的李森惊讶的转过头,目光刚好与看向这边的若兰对视。

    “兰姐怎么来了,她不用开店的吗?”李森心想。

    看到李森发现了自己,若兰轻轻用手将鬓角的秀发理到耳后,弯起眼眸,对着李森微微一笑。

    随后抬头朝身后的泰叔说了几句话。

    跟在若兰身后的泰叔低头听完若兰的话,抬起头来,对着李森喊道:

    “小子!小兰说了,这场打赢了,免你三天工钱!”

    台上的李森眼神一亮,看着自己的对手,感受着手中的火球,心中逐渐有了一个思路。

    三天工钱!我李森拿定了!

    ...

    台下的雷恩也听见了声音,转身向后看去,同样发现了到来的若兰和泰叔,微微诧异。

    说完话后,若兰缓步走到雷恩身边,上下打量了眼雷恩,似乎对雷恩很感兴趣。

    雷恩被看得有点发毛,便开口问对方:

    “火蜥蜴的老板吗?我在李森打工的店里见过你,你怎么会来这?”很明显,雷恩好奇的是,对方为什么可以来到赛台。

    若兰开口回答:“怎么?只许你有参赛资格吗?”

    雷恩睁大眼睛,惊讶道:“你也是选手?”

    若兰噗嗤一笑,“当然不是,我有这个。”

    说罢,若兰举起手,手指夹着一张紫金色的卡片,阳光照射在卡片的金属边缘,反射着亮白的光。

    这个卡片雷恩刚好认识,他在佣兵工会见到过,A级工会的标志信物。

    这种大工会联合学院,每年都会给学院的学生,提供不少实习的名额,拓展学员的阅历与经验。有这层关系在,获得一个进入赛场的资格只是小意思。

    雷恩知道了对方的背景,微微点头,便将视线转向赛台,心中却开始思考,对方专程来这的理由,若说对方没有意图,雷恩还真不信。

    见雷恩转过头去,若兰带着调笑的语气说道:

    “怎么?就这么关心你的小李同学吗?感情很好嘛?”

    “咳咳!”

    雷恩被对方的话呛住,咳嗽两声看着若兰,张嘴两秒,最后还是解释道:

    “我觉得你可能想多了。”

    若兰温婉的笑了下,也不说话,眯着眼看着雷恩,在雷恩浑身不自在的时候,将视线转向赛台。

    “看比赛吧,小李子要怎么赢呢?”她没说能不能赢,而说的要怎么赢。

    雷恩不在纠结对方的调笑,同样将视线放回赛台。

    怎么赢?他也只和李森交手过一次,至于怎么赢,他也很好奇。

    ...

    赛台上,李森将能量灌入火球,经过上次的经验,他知道只是引动火球的话,重点在于持续控制,当自己将能量灌入火球时,火焰便会瞬间的爆发,如同炸弹。

    那么,在灌入能量的同时,尽量保持控制呢?

    尝试着将火球丢出,在对手的脚边掉落。

    卢卡跳着躲开火球,心想:丢歪了,控制力下降了吗?看来机会来了。

    李森没有在意对方躲过火球,这本就是他有意为之。

    看着落在地上的火球并没有熄灭,而是在地上散开,赤红的火焰持续燃烧着,火焰在那片地砖上跳动,李森保持着对火焰的精神控制,嘴角漏出笑意。

    和自己想的一样,火焰并没有熄灭。

    那么接来下,就是火焰的舞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