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汉霸主 > 第四百六十七章 再进宫
    刘显还是交待了马贵人安排给自己的侍女侍候何皇后沐浴更衣,并让她为何皇后准备吃喝的事儿。当然,刘显没忘叮嘱她,何皇后来了自己这里的事,谁都不准透露出去。

    这个侍女就是马贵人的贴身侍女小桃,长得特别娇悄漂亮的那个。马贵人舍得把她派来给刘显,那也是准备让她做一个通房丫头的打算了。

    毕竟,刘显和马贵人的事,这个小桃也是知道了的。平时有这么一个侍女帮忙打掩护,的确也方便很多。

    这里的事儿,她肯定也会向马贵人报告的,不过让马贵人知道何皇后来了自己这里也没有什么的问题。马贵人不是什么的醋坛子,别说刘显跟何皇后清清白白了,就算是真的有些什么,马贵人也不会不喜。

    甚至,刘显很邪恶的想,如果自己把何皇后的肚子弄大了,那么马贵人可能还会欢喜高兴。

    该交待的都交待了后,刘显才有些遗憾不舍的离开后院,前往接圣旨。

    听内侍宣读了圣旨,果不其然,就是那么一会事,皇帝召刘显即刻进宫见驾,有事相询。连什么的借口都不说了,就是很直白的令刘显进宫。

    这次前来宣读圣旨的,除了宫中的内侍之外,还有数百禁军士兵一起。这些禁军士兵,一个个目露凶光,似随时都会群起击之的态势。

    或许,他们这就是想给刘显一个下马威,又或是提防刘显会当场抗旨不遵,然后就会当场将刘显拿下。

    这些禁军领头的那个将领,看刘显的目光更是极为阴狠,他手执剑柄,蠢蠢欲动的样子。

    “武勇侯,皇上和朝中的百官已经在朝殿等着了,还请武勇侯速度前往见驾。”

    钦差内侍宣读完了圣旨,在刘显上前接过了圣旨时,语气冷淡的催促道。

    “本侯遵旨,马上便随大人进宫。”

    刘显拿着圣旨,抱拳道,跟着一指钦差内侍后的那个将领,大声道:“钦差大人,请问这位禁军统领是谁?看着眼生得很,可他的目光极为不善,就好像本侯爷得罪过他似的。可否介绍一下?”

    “不用钦差大人介绍了,本将军蹇硕!”蹇硕阴狠的盯着刘显,道:“请武勇侯不要左右而顾,请即刻进宫见驾。”

    “原来你便是蹇硕啊,幸会幸会。嗯,那个,这所府邸你也看中了吧?呵呵,不好意思啊,被本侯横刀夺爱了。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很不舒服?很不爽?可那又能怎么样?本侯是王弟,是王爷,你区区一个阉人,还敢跟本侯抢不成?”

    刘显表面似很客气,但却是夹枪带棒的。

    硕蹇本来就是宫中的宦官,但却练了武艺,混成了宫中的禁军统领。其实,他就是张让、赵忠等十常侍的走狗爪牙,等于是十常侍的金牌打手。

    反正刘显跟他肯定是尿不到一壶里去的,所以,挑衅一下他,给他找点不自在。

    蹇硕自然是火冒三丈,可是他也只能怒瞪着刘显,屁都放不出一个来。

    他在京城,同样是权势滔天不假,可是就如刘显所说的,那又能怎么样?吃他们的那一套的,自然是觉得他们权势滔天,不可侵犯,一般人,在他的面前连抬头说话都不敢。但当碰上了刘显这样的,根本就不惧他所谓的权势的,也更不惧他会动粗的时候,他就拿对方没有办法。

    讲理讲不过,讲打恐怕也打不过。尤其是在不能调动大军来对付刘显的情况之下,对于刘显的挑衅,他也只能受着忍着。

    “如今皇上有旨召你进宫,武勇侯还不动身?莫非想抗旨不遵不成?若是抗旨,那么就别怪本统领将你打入天牢,再满门抄斩,到时候,此府邸是谁的可就说不准啦。”

    蹇硕阴阳怪气的说道,他内心里,倒是希望刘显可以抗旨不从的,那样他就可以下令斩杀刘显了。

    “你那只眼看到本侯爷抗旨了?都给我到府门外候着。”刘显瞟了蹇硕一眼,背起手走进自家的主厅,道:“皇帝召见,这可是一件大事,也是一件光宗耀祖的大事,待本侯焚香沐浴,向祖上通报之后,就会随你们一起进宫。”

    这些内侍、禁军什么的,还以为持着是钦差,一个个似吃定了自己似的。刘显本来也不想拖时间,但现在,就是要凉他们一下。好让他们知道,本人也并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以后再要给自己什么的圣旨,那么就得要放低姿态,要态度好,自己才会有兴趣接他们的圣旨。要不然,以后干脆就让他们等着,等到自己心情好了才现身接他们的圣旨。

    再次进宫,刘显自然也得要做好万全的准备。不过,这些都已经准备好了。

    张宁离开之前,已经把她的软剑留下,并且让人做成了腰带,一直让刘显带在身上。

    其实刘显认为,一般情况都用不到这柄武器的,因为如果是一般的攻袭,刘显可以随时都空手夺白刃,从对手手上枪过武器。这软剑带着在身上,也只是为了万一。比如,万一碰到了刘显不敌的二流以上的武将高手时,那么这相当于是神兵利器,能够削铁如泥的软剑就能派得上用场了。在出奇不意的情况之下,刘显有把握击杀二流甚至是一流的武将高手。

    另外黄舞蝶的一柄圆月弯刀也会藏在刘显的袖口间。

    还有,刘显的内衬,也穿了一件软甲,可防一般的弓矢,起码有了这一层防护,就算是中了暗箭也不会伤得到刘显。

    软甲是孔融送的,是刘显从北海带着孔雪及孔夫人回柳林城那时候送的,放在孔雪出嫁的嫁妆中,后来在整理的时候发现了,就拿出来给刘显用上了。这个,孔家也并非就仅仅只是藏书,也收藏了一些武器什么的杂物。

    另外,如上一次进宫一样,黄舞蝶会随行,留在殿外等刘显。而郑伯和王越他们,则会在皇宫外等着。

    其实,刘显什么都不怕,就怕皇帝不管三七二十一,自己一进宫,他就用乱箭来招呼自己。所以,如果实在是没有办法,刘显是不想进宫的,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没有必要,刘显真的不想将自己置身于险地。

    许久后,刘显才施施然的出门,坐着自己的马车,随钦差一行人前往皇宫。

    进入皇宫要例行搜查,不能携带武器。

    再次进殿前,也同样需要检查。

    刘显举着手,任由殿卫搜查,他们自然是搜不出藏在腰带中的软剑,以及藏在袖口中的圆月弯刀。

    这些,其实都只是以备万一,一般是不会用得上的。如果当真的要用上的时候,那就是事情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了。

    朝殿内很静,那些朝臣,各自站立在自己的位置上,一个个如木佛。

    刘显径直上前,对端坐在龙椅上的皇帝叩拜道:“臣弟武勇侯刘显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万岁!”

    刘显的语气有些随意敷衍,就是皇帝都听出了刘显言不由衷。因为刘显说得有气无力的样子。

    皇帝也的确有些恼火,又有些哭笑不得,这家伙,脸皮还真的厚啊,居然就打蛇随棍上了,还真的敢自称臣弟起来。你丫的难道听不懂,上次见你,朕称你为王弟,那就真的只是客气话?你还真的敢当真?

    “武勇侯来了?平身吧。”皇帝淡然的道。

    “谢皇上。”刘显站正了起来,然后笑嘿嘿的似没有一个正形的道:“皇上……不,皇兄,打上次进朝殿跟皇兄见过面之后,臣弟就觉得皇上你特别的亲切,就好像……就好像皇上就是臣弟的亲兄弟一样。原本还打算多些进来和皇兄亲近亲近的。可是又觉得老是打扰皇兄处理国家大事不太妥当。唉,这话说回来,臣弟对皇兄真的思念得紧啊。”

    皇帝的嘴角抽了抽,对于皇兄的这个称呼,他感到有些歪腻。特么的你算哪根葱?居然就敢跟朕称兄道弟?

    可是,这表面上,皇帝又能怎么样?勃然大怒,下令把刘显拖出去斩了?

    他的心里倒是想,可是,他也总觉得这个家伙不会如此顺服。当真的翻了脸,谁知道他会不会当场暴起呢?如果在这朝殿打了起来,血染朝殿,这就不好了。

    皇帝压了压胸中的浊气,道:“武勇侯,朕此次召你进殿见朕,是朕有些话要询问你。如果可以的话,还得请你帮朕一个忙,此乃关乎到咱们大汉安定的事啊。”

    “皇兄,想问什么随意就好,如果臣弟能够帮忙的,绝对没有二话。臣弟立志做一个商人,就是想赚点零花钱,做一个安乐小侯爷。既然关系到大汉安定的事,那这事咱也不能置身事外啊,因为,臣弟所拥有的一切,都是皇兄给的,如果大汉不稳,那咱这个安乐小侯爷也就做不成了。”刘显一脸真诚实意的样子。

    “嗯,朕问你,最近街知巷闻,人人都欲得的牙刷牙膏,是你弄出来售买的吧?”皇帝问道。

    “禀皇上,没错!”刘显神容一正,正正经经的回答道:“臣弟就算是做商人,也一定会做一个合法的正经商人。那些什么的官商勾结,贪桩枉法的事,臣弟深恶痛绝,是绝对不会做的。所以,臣弟所经营的这点小营生,是完全合乎大汉的律例的。皇上……你该不会误会臣弟用了什么不法的手段吧?这点,臣弟可以发誓,绝对没有违反大汉例律。”

    皇帝又忍不住在心里反了一个白眼,特么的这还是不是同一个维度上了?咱可不是问你所经营的合不合乎大汉的律法。要是当真的不符合,那么朕也不用召你前来了,直接公布你的违法事件,抓捕你进来了。

    有能够立得住脚的罪名,能让人信服,不会质疑的罪名来处置刘显,皇帝也肯定会用的。这样就算是弄不死刘显,但也能把刘显的名声搞臭,甚至可以将其逐出汉室族谱,废去他的汉室宗亲的名头。这样,没有了这层层的身份的保护,要弄死刘显也容易得多了。

    “武勇侯,你所弄出来的可不是小营生啊,据说,你这才十数天,就赚了数以亿计的钱财?”皇帝要问的,是刘显赚了多少钱。

    “呃……”刘显装作呆住,然后似有些警惕的问:“皇上,你、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朕只是想知道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是不是当真的就赚了这么多钱财。”

    “这些钱是臣弟的,是臣弟不知道想了多少个日夜,呕心沥血才弄出来的牙刷牙膏。皇兄……臣弟苦啊,这想赚点钱真的不容易啊。”

    “住口!”

    这个时候,朝堂中的朝臣都有些看不过去了,你特么的十来天就赚了大大数亿钱,你还苦?

    首先跳出来的是何进。

    何进喝道:“武勇侯!尔可知罪!“

    “你谁啊?本侯有何罪?“

    刘显见过何进,但现在装作不认识。

    “本将军何进!你不知罪?那个,告诉你!你犯了欺君之罪!犯了扰乱京城正常社会秩序之罪!“何进大声说道:”使用一些小手段,疯狂敛财,欺上瞒下,欺君犯上。牙刷牙膏,你弄出来后,有没有想过先献给皇上使用?这就是目无君上的体现!要知道,这大汉是皇上的大汉,你所拥有的一切,都是皇上的恩典,你竟然敢在没有经得皇上,没有得到朝廷允许,就敢公然的利用这些物件疯狂敛财?这就是死罪!“

    “哇!何进将军,原来本侯有这么多罪啊?真的有些怕怕。嗯,欲加之罪何谓无词?何必呢?眼红本侯爷的钱就眼红,直说呗。“

    刘显耸耸肩,装作有些害怕的样子,便实则却是无所谓的神态。

    刘显转而面对龙座上的皇帝道:“皇上!其实就算皇上不召见臣弟,臣弟也打算进宫拜见皇兄了。就是为了这牙刷牙膏的事,臣弟心里的打算,就是想着,咱们兄弟,有钱就一起赚呗。可是,臣弟回头一想,这个臣弟弄出来的这个东西,就没有开卖之前,谁知道好不好卖?谁知道赚不赚钱?所以,臣弟就先试验一下,看看能不能把臣弟弄出来的东西卖出去,看看能不能赚到钱。“

    皇帝听刘显这么一说,心里一愣又一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