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返洛杉矶 > 第243章 房卡(二)
    如果韩初冬清醒着,大概率会保持理智,对乔薇的“好意”敬而远之。

    这女人不简单。

    当时遇到危机,找到韩初冬这里求他老子帮忙出面,充当和事佬角色。

    随后又一脚踹开接下来几年都无法出狱的侯老板,凭借左右逢源的本事,混出现在这份小家产。

    以前韩初冬觉得她只是一位普通女人,为了舒适的生活跟着侯老板,如今再看看,显然比想象中更聪明、精明。

    但他此刻已经醉了。

    而那两位牲口朋友,也各自带着女伴离开。

    欲望和冲动在酒精作用下被放大,鬼使神差地接下了房卡不说,还真让司机送自己去那家位于道奇体育场附近的豪华酒店。

    让其他人在楼下等待,只有一位保镖跟着,按照房间卡牌上的数字,上楼找到房间后开门。

    能看见,原先那位名叫杨暖月的年轻姑娘,此刻已经换掉黑裙,换了套酒吧女服务员们常穿的兔女郎装扮,脚上踩着高跟鞋。

    保镖看了眼,随后便比划个大拇指,脸上笑容暧昧。

    进屋检查完,没见到任何异常,便离开房间,帮忙把房门关上。

    韩初冬觉得说什么都不好,索性不说话。

    只来句要先洗个澡,这位今晚刚认识的女人,牙齿咬住嘴唇纠结好一会儿,才跟着走进洗浴间。

    夜生活没二十一世纪丰富,大多数年轻人在晚上十点钟之前就会睡觉。

    晚上一点多,韩初冬还穿着灰色浴袍,坐在小沙发上抽雪茄,还是有点半醉半醒,但比先前已经好太多。

    他没说可以走,所以杨暖月还在,正一脸平静地坐在床上发呆,从表情上看不出多少波动。

    很难想象。

    她刚刚才把女人最宝贵的东西之一,送给了一位今晚刚认识的男人,而且还无关感情,居然可以如此平静。

    烟味熏到了自己,韩初冬咳嗽几声后,将雪茄直接放进一次性水杯里淹灭,这才询问说:“我想知道乔薇许诺给你什么了,你显然第一次做这种事,为什么?”

    现在倒是记起应该问一问了,刚刚可压根没闲心思想这些。

    杨暖月认真盯着韩初冬看了又看,好像是想记住他似的,摇头回道:“跟乔姐没关系,她平时很照顾我,我知道你是对她非常重要的客人,所以只能这样报答她。”

    韩初冬闻言,看她的眼神就像在看智障,狐疑道:“乔薇她帮过你?”?

    多半是原先担心会发生的事情,都已经发生过了的缘故,杨暖月的话也变多,回答说:“是啊,这两个月我都住在乔姐家,她帮我母亲支付了切除肿瘤的手术费用。”

    “……你应该知道她没那么好心,仅仅只是想在必要时候利用你,例如今晚这样吧?”

    韩初冬说完,清楚看出了她目光中淡淡的嘲讽。

    好吧,确实有点讽刺,毕竟韩初冬之前可没这么好心,她之所以坐在床上保持不动,是因为一动就疼。

    脱口而出:“我知道她在做哪种生意,但你也不是好男人。”

    说完这句话,杨暖月顿时有些后悔,有气无力地说句:“抱歉。”

    摆手表示没事,韩初冬告诉说:“没关系,我本来就没好到哪去,以为你是那种女人,之前应该提醒我一声,刚才醉得厉害,关键时候刹不住车……再去洗个澡?”

    以为他还有非分之想,轻微皱眉后,还是下了床去淋浴冲洗,出来时候只围着浴巾。

    有些话说开后,气氛没刚刚凝重。

    韩初冬终于发现自己最后那句话有歧义,但瞧见眼前的场景,还是开始把持不住,一遍暗骂自己太混蛋,一边不自觉地伸出手,拍拍沙发让她过来坐……

    ——————————————

    第二天早上被渴醒,昨晚躺在身边的美人已经不在。

    终于有心思去理智地思考,想着难怪有钱人多堕落,诱惑真的无处不在,昨晚分明只是想陪周楠和赵大军吃烧烤、喝几杯小酒,完全没预料到会发生后面的事。

    能怎么办呢,还是要带着愧疚感,然后坚强地活下去。

    在那么多次社交场合,抵制住了模特的诱惑,抵制住了女明星的诱惑,居然栽在月光兔歌舞厅,一不小心就没管好腰带。

    只能说人心险恶,世道艰难。

    这是事实,不能算得了便宜还卖乖,现如今美女对韩初冬的诱惑力,可远远没有他在她们心目中那么大,到处都有企图攀他这根高枝,想要少奋斗几辈子的凤凰女。

    韩初冬洗澡后开门,让站在门口的白人保镖,帮自己拿套干净衣服,问完才知道原来杨暖月夜里三点多就走了。

    思来想去,最终还是决定跟乔薇见一面,搞清楚她想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好处。

    并且也要从她手里,将杨暖月给赎出来,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对方继续堕落下去。每当想到可能继续被乔薇当成“礼物”,韩初冬就浑身不舒服。

    这也是他无法全心全意去当个花花公子的原因,心太软、也容易动心。

    没心思去处理别的事,直接赶到月光兔歌舞厅,跟服务员说要找乔薇。

    这女人自从离婚后,如今简直像是变了一个人,即使是跟韩初冬见面,都流露出似有若无的魅力。

    身穿开叉旗袍,露出修长小腿,头发随意盘起,嘴角挂着一丝笑容。

    下楼动作优雅,嘴里说着:“听说昨晚欺负我妹妹了,而且还很粗鲁,又不是我们这种离过婚的女人,要学会怜香惜玉啊。”

    这句话让韩初冬浮想联翩,就连一早过来打扫卫生的服务员,闻言都心头一颤。

    乔薇丝毫不在意,反倒是故意在调戏韩初冬,至于是真情还是假意,很难说。

    反正韩初冬不打算上钩,直接叹气来句:“上楼找个安静的地方,我们俩单独聊一聊,只要不是太过分,能帮的忙都好说,你知道我要什么。”

    乔薇想岔了,以为他食髓知味,又或者真看上自己,媚眼如丝,轻笑道:“上楼来我家,给你做份大补的早餐补充元气,鸡汤面怎么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