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返洛杉矶 > 第100章 不可能吧
    回家途中。

    在小东京地区的一家宠物用品店里,买到狗粮和睡窝。

    韩初冬原打算买个小木屋,宠物商店里没有,准备自己请一位木匠帮忙打造,然后摆放在自家门口的花园里。

    遛狗的项圈和绳索也有,到家时候晚餐还没做好,索性先带着小狗在教堂旁的草地上闲逛,感觉相当不错,小家伙很可爱,喜欢跟着韩初冬。

    这时,韩一枪也开着车回来,从唐人街把老两口带着,三人同坐在奔驰里。

    以前老两口还能自己走走,当是锻炼身体,如今新房子离干货店比较远,又没有顺路的公交车,接送任务自然而然落到韩一枪这个独子头上。

    至于韩初冬他老妈,最近自己开家里原先的二手车上下班,在学校里当老师,又不像丈夫一样喜欢炫耀,生活作风很低调。

    因为有个挣大钱的儿子,他老妈已经能用上“低调”这个词了。

    “哟,这不是我儿子么,还以为是谁在遛狗呢,哪里来的狗?”

    “在路边花六十美刀买的,今天上班怎么样,有人找你谈升迁的事情没?”韩初冬好奇问道。

    一把手被IRS带走,他老子确实有上升的机会。

    韩一枪顿时忧心,没好气告诉说:“来了个调查组,领头的那个混蛋二话没说,先把我们都教训了一顿,就算真有机会也不会那么快啊,他的部分工作被我暂时代理了,以后不知道呢,抽调白人过来顶替也有可能。”

    刚开始发家没多久,一没人脉二没关系,韩初冬帮不上多大的忙。

    对老爹来了句:“让你代职就有机会,没事干多走动走动,找个能得上话的人,摸清楚喜好之后对症下药。”

    “这个我懂,先回家去吧,吃完把你这狗借我遛一遛……”

    比起动不动就罢工,闹着要加薪、要缩减工时的黑人、白人们,华裔员工更能吃苦耐劳,只要按时给工资,不喜欢闹腾。

    对于韩初冬这种当了老板的人来说,当然更喜欢招募华裔员工。

    既然近期都把工厂安排在唐人街附近,有必要想办法别惹出乱子,要不然今天某个人上门敲诈一笔,明天某个人上门又敲诈一笔,生意就没办法做了。

    如果韩一枪顶替了那份职务,对韩初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因此才这么上心。

    说句实在话。

    就那点微薄的薪酬,甚至还不如守着仓库的周叔高,实在是看不上。

    最近西瓜头周楠的爸妈,都在暴风电器公司工作,从收入来看已经算是勉强挤进了中产门槛。

    韩初冬从没想过一直要在唐人街这个小泥塘里打转,他老子能上去固然好,上不去也没关系,又不是非得靠这点小权力才能发展起来。

    因此挺淡定,继续牵着狗往前走了一段路,这才回家吃晚餐。

    ……

    把店租给韩初冬的那位侯哥,算是惹上事了。

    出事的那家人盯着不放,也不愿接受和解,根据韩父的说法,估计要进去关个几年,脱身的可能性极小。

    这不管韩初冬的事,有句话叫做出来混总是要还,摊上那种事,侯哥自己也要担很大一部分责任,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人,最后有几个能落个好下场。

    既是闲聊,也是韩一枪在提点儿子,临了还问了有没有按规矩交税,得知很干净时候才放下心。

    千万别以为不交税被查到后,临时补上就可以,那位在唐人街地区也算手眼通天的李Sir,不就是因为没纳税才被带走,一天过去了都还没放出来。

    当然,顺藤摸瓜也查出许多问题,最后指不定就会比侯哥蹲得更久。

    ————————

    昨天还好好的小狗,在第二天早上开始打喷嚏、流鼻涕。

    韩初冬见它无精打采凑到自己脚边,联想到昨天那条小狗,总觉得不太放心。

    吃完早餐,带着阿拉斯加幼犬去宠物医院,路上想了个名字,叫做奥瑞卡(ulrica),意思是狼王。

    他自己都觉得叫小奶狗这种名字有点搞笑,以前有朋友的哈士奇也叫这名字,想不出太好的名字,索性就借用了,反正这年代那位朋友都还没出生,更别提养狗。

    去了昨天买狗粮的那家宠物店。

    老板是位个头矮小的秃顶曰本老头,他的英语口音有点奇怪,多半不是在美国出生。

    此刻兽医对他说:“虽然很抱歉,但我必须告诉你,这条狗存在患有犬瘟热的可能性,那是种很古老的犬类病毒,就像鸡瘟、猪瘟,死亡率非常高,不过也可能仅仅只是感冒,我需要抽点血化验,你像这样帮我抓着它的腿。”

    第一个念头就是不可能,刚喜欢上这条小狗,怎么就会得致死的重病?

    韩初冬原先觉得没大碍,见老头开始拿消毒水喷洒,心不由往下沉,说道:“昨天卖狗给我的人说是感冒,喝点感冒药就能好,应该不会得重病吧。”

    “正规的宠物店?”

    “……路边摊,这些狗放在车上对外出售。”

    “如果真出现最坏的结果,我建议你去买狗的地方找找,不过找到那种无良商人的可能性很小,类似的事情已经出现过几次,有人专门打着救助病狗的旗号,零成本将病狗卖给完全不知情的顾客。犬瘟热是种很严重的病,哪怕只是闻一闻病狗的粪便,犬类都有可能感染。”

    刚有名字的小阿拉斯加幼崽蹲坐在那,只在扎针时候挣扎片刻,微弱的叫声悲惨。

    兽医老头边测试,边跟韩初冬说如果真得病,最近就别接触其他犬类,也别放小狗出门,免得引起扩散。

    老头不看韩初冬,因此也没发现因为自己这番话,导致他的脸色有多难看。

    韩初冬不相信自己运气这么差,也不相信这么小的狗就感染重病,然而检测结果磨灭了他的希望,奥瑞卡它真得了犬瘟。

    抚摸的小家伙,有气无力询问老头说:“有没有治疗的办法?花钱没关系,能治好就行。”

    兽医见过了类似的场面,语气认真说道:“这不是钱多钱少的事,如果能治好我肯定愿意赚钱,但高达百分之八十的死亡率,我真没办法啊。

    每条狗都不同,有些没治疗也能好,有些认真治疗后还是离世。你刚把它带回来,希望你还是别执着了,投入的感情越多,到最后受伤的只会是你自己。我没有办法治疗它,不过有些药物据说可以增强存活概率,药店里都能买到,我写份药物名单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