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返洛杉矶 > 第27章 租店经营
    比起直接搞制造业或者研发,进入零售业显得更简单,也更加稳妥些。

    觉得没必要一口吃成胖子,留给自己的发展时间还很多,机会同样也很多。

    想通之后,韩初冬便不再纠结,打算先了解完具体情况,准备充足之后再跟家人“借点钱”。

    一家人嘛。

    其实谈不上借不借,觉得如果真适合自己,就算死乞白赖也要说服家人们。

    没办法,手头目前就只有那么多资金,无论跟银行借贷,还是跟朋友们借钱都不太现实。

    既然已经想着创业,要搞就搞大一点,商品总类少了起不到引人注目的效果,只会跟其他家电销售商差不多,那不是韩初冬想要的结果。

    至于亏损,他压根没想过。

    进货后有东西在,大不了以成本价清仓大甩卖,总归能收回些成本,损失的只有时间以及部分前期投入,值得赌一把。

    手里筹码太多,就只够豪赌一次。

    资金、店面、进货渠道、维修渠道这些,在韩初冬看来缺一不可。

    完全没有任何经验可言,必须提前调查清楚,搞懂哪里能找到最低价的货源,问清楚商铺租赁价格,以及前期投入总规模等等,才能带着项目跟父母他们要钱创业。

    其实自己想点办法、花点时间多半也能赚到足够开店的钱,不过既然知道家人们有个小金库,而且项目比较稳妥,也就没必要去浪费那精力了。

    退一步来看,就算经营家电商城的想法失败,韩初冬也有把握保障他们未来的生活,避免成为别人口中坑了家人们的败家子。

    晃晃悠悠,边走边考虑。

    遇到卖糖葫芦的小贩,还上前买了串,那山楂味能让他回忆起自己小时候。

    好像从记事起就一直在读书。

    小学、初中、高中没挣钱,都在花钱,大学每学期都拿到奖学金,然而算上生活成本以及学费,还是没赚钱。

    念研究生和博士时候已经来到美国,更不用多说,学费可不是一般的贵,因为在留学,很难拿到全额奖学金,算起来还是花掉不少。

    眼瞅着能归国工作挣钱,老天跟他开了个玩笑,意外回到这七十年代。

    如此说起来。

    前些天截留下来的一万多美金,其实算是韩初冬真正意义上第一次挣钱了,而奖学金、补助金那些,更像是自己通过努力,将缴纳的学费又拿回来一部分。

    总是在过紧巴巴的日子。

    这也促使着,当韩初冬发现机会之后,对金钱充满了欲望。

    他希望在未来某天,轻飘飘对谁说句“我对钱完全不感兴趣,我根本不需要钱”,又或是“年轻人应该定个小目标,先挣他一个亿”之类,光是想想就非常爽。

    选址的位置很重要。

    如果开在唐人街街区内,顾客群体就只有这么多人,而且绝大部分都不富裕,有些家庭的电视、收音机这些,出厂时间可能是六十年代初期,或者五十年代,不用坏了绝对不换。

    要是开在外面,更有可能吸引到其他顾客群体,然而这帮同胞们很有可能就近,直接去那些小零售店购买商品。

    韩初冬还记得当年老家开了第一家苏宁电器城的场面,当时那叫一个热闹,具体的经营细节不清楚,但有些东西值得借鉴,就只开一家店而已,他相信自己可以处理好。

    正是因为没有经商经验,因此考虑得更加细致。

    先产生个往这方面创业的想法,构想出大概的框架后,又开始琢磨着细节,明明还一分钱没挣,就先因为一些想法而把自己惊艳到,例如“以旧换新”服务。

    可以少赚些,薄利多销也挺好。

    他不准备冒冒失失涉足这行,脑袋里的那些经营思路,正在增加他的信心……

    建筑古色古香,牌楼和红灯笼随处可见。

    路面油腻不堪,垃圾也随处可见,唐人街的环境与洛杉矶其他区域差别较大,导致这里的房价上不去。

    地铁还没修到这边来,街上很少看见白人身影,更多则是亚裔,皮肤略黑的东南亚人同样很多,治安情况比较混乱。

    “天下为公”牌楼的广场较小,“孟欧之风”牌楼这边更加出名,行人也更加多些,所谓的“孟欧”是指孟子和欧阳修,不是在称赞歌颂他们俩,而是在夸他们的母亲,有与人为善,邻里和睦的意思在里面。

    极少有人体会这句话里面的内涵,更多唐人街居民们只把它当成一个地标建筑,吃饭、打车或是碰面时候才提到。

    一路逛到这。

    有几间店铺关着门,原先是一家古玩店,觉着位置很不错,韩初冬凑过去查看上面贴着的红告示,是篇转售信息。

    出售,而不是出租。

    位置蛮不错,意味着店面价格肯定便宜不到哪去,将脸贴近玻璃,往里头看了眼,货架什么的都被清空,就剩下些杂物在里面,大概百多平米。

    网购要等不少年后才会兴起,如今零售业比较好做,而且很分散,超级市场、连锁便利店这些还没成气候。

    对附近人流量以及店面大小都比较满意,可惜的是准备出售,而不是出租。

    想着先问问看。

    韩初冬记住号码,来到旁边卖烟酒的小店,询问说:“我要打电话,多少钱?”

    “一分钟三十。”

    “什么?一分钟三十刀?!”充满难以置信的话语脱口而出。

    那大婶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看韩初冬,继续说道:“美分,不是美刀,我倒是想赚三十刀,谁乐意给啊。”

    “哦,抱歉,刚刚在想事情,没反应过来。”

    韩初冬不着急打电话,先试探着询问说:“请问旁边那古玩店的店铺是谁的,我有长期租下来的想法,不过那老板打算卖掉?”

    “你要租?老板是谁我不清楚,不过之前开店的那老头就在店门口睡午觉,一睡就没再醒过来,东西也都让人搬走了,准备开啥店?”

    “还没想好,就先看看。”

    大婶听完点点头,再次来句:“做别的都成,敢开烟酒店我肯定去闹,这么年轻的小家伙,别干那砸我饭碗的事,听见没?”

    “肯定不能啊,两家一样的店凑一起,岂不是找死呢么,谁做生意不想着挣钱。冒昧问句,你这店铺租金多少?”

    “我自己家的店,旁边卖黄金的店也归我,租给人家每年到手六千刀,凑合着补贴家用。”

    嘴里说凑合,但大婶脸上表情那叫一个风光,临了还不忘补充句:“我这店也有人想租,在家躺着一年就能赚一万二,可惜闲不下来,就随便卖点东西找事情干。”

    韩初冬很给面子,附和道:“那你这日子真爽,租金就这么多,店面岂不是得值个二三十万?”

    这大婶乐到合不拢嘴,算是找到炫耀家底的机会了,继续说:

    “可不是嘛,低于十万一间我肯定不乐意卖。小伙子你想租那大店估计有点难,附近最好的门店就是那三间,还都连着,租金肯定低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