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返洛杉矶 > 第20章 月光兔歌舞厅
    小聚会儿聊聊周末的安排,大概想好摆脱自家老子的办法,于是韩初冬不再心烦。

    再说了,就算韩一枪他知道真相,还能把自个儿往法庭上送?

    毕竟是家里的一根独苗,从老子那时不时带些“小礼物”回来的生活作风看,即使正直,也不会是那种不圆滑的人物。

    退一步来说,韩初冬还能不清楚他的把柄?

    想归想,却没对大军、西瓜头两人说。

    万事开头难,中间难,结尾更难,不过好歹快把创业资金的问题解决了。

    如果不偷奸耍滑,第一桶金也能赚到,可惜要花很长时间以及更多精力,而韩初冬不希望错过接下来几年的投资好机会。

    这会儿。

    西瓜头周楠,撺掇着问他们:“今晚去歌舞厅跳舞怎么样,好久没跳舞,感觉身体都快生锈了,上回在那边碰到位很心动的女人,也不知最近去没去。”

    “跳舞?好啊,刚巧我妈给我买了件衣服,晚上在月光兔门口集合。”赵大军笑道,好像非常心动的样子。

    用古怪眼神看看他,韩初冬说着:“你以前就这性格?平时看着这么正经的一个人,怎么听见歌舞厅就变态了,我不去,我不会跳舞。”

    “好看的姑娘都喜欢去那,小冬你去了能给我们酒水打折呢,你爸认识月光兔歌舞厅的老板。”

    比起辩解,赵大军显然更在意韩初冬不乐意去这件事,和西瓜头一起撺掇着他,连帮忙干活这种人情都搬出来,还能说什么。

    ……

    约定好到时候一起去,暂时先各自回家吃晚饭,顺便收拾下换身衣服。

    韩初冬先去理发,让理发师按照自己喜好来,两边剃短,上面留着,适合梳成大背头。

    口袋里揣着钱呢,赚那么多钱如果不买点东西,总感觉心里不舒服。

    于是又打车去商场,有机会他肯定会把自己衣柜里的衣服都换掉,包括内衣鞋袜,真不符合他审美。

    如今还没车。

    汽车有点贵,买倒是能买得起,只不过暂时没理由跟家里人说,而且接下来尝试着创业也需要资金,不然买一辆拉风的老爷车,开起来肯定酷。

    工科男哪有不喜欢豪车的,这年代买点好车保留到二十一世纪,能送上拍卖场进行拍卖。

    不算浪费,这叫投资。

    肯定会买车,但绝不是今天。

    ————————

    一直借自己老子衣服穿,不太合身。

    来到商场看完花里胡哨的衣服之后,最终还是选择进入了正装店,兜里两百多美金,买两套比较不错的衣服肯定够了。

    被导购小姐领着,挑选了两套黑色西服,外加一双鳄鱼皮鞋,试穿完看看。

    没听对方的建议,非要拿小号,这年头松垮的西服瞧着不好看,穿小一号会舒服些。

    选中其中一套,直接穿在了身上剪掉吊牌,旧衣服和鞋子没必要再拿,反正不打算继续穿。

    准备离开前还挑了顶帽子,加皮带、领带、白衬衫,总共花掉一百七十多美金。

    换完衣服,整个人都舒服不少。

    打电话回家里,说就在街上吃,喝杯拿铁、点份薯条,在商场里坐到六点半,才打出租车往回走,直接去那家名为月光兔的歌舞厅……

    七点钟,天色刚黑不久。

    路上亮着五光十色的霓虹灯招牌,车后的尾气简直辣眼睛,老人们回家之后,年轻人逐渐走上街头。

    可供娱乐的方式太少,又不想窝在家里发呆,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大军等人还没进场,站在歌舞厅门口等待韩初冬过来集合,双方碰头时候彼此都愣住,也都觉得对方穿得很奇怪。

    过来跳舞嘛,韩初冬觉得应该正式些。

    然而西瓜头穿着红色皮外套,脖子上还挂着金属饰品,至于大军,身材本就强壮,穿上紧身喇叭裤之后,那场景简直绝了。

    同行的还有另外两位,和西瓜头关系不错,上次的募捐活动他们俩也帮了忙,简称分别是小裘和路易。

    至于真名,韩初冬不清楚,他们俩也都是华裔,路易属于混血,但还是长残了,典型的鞋拔子脸。

    一辆野马汽车停下,从里面下来几位年轻人,两男两女,身上穿着和大军他们差不多。

    看看他们,再看看自己,正想着自己是不是穿错衣服,不过韩初冬可不愿跟这群人同流合污,一起加入杀马特家族,笑着询问说:“新买的衣服,我穿这身不错吧。”

    西瓜头嫉妒他的脸,也嫉妒他的身材,没好气来句:“口口声声说着不想来跳舞,居然穿得这么正式,一看就是想勾搭谁,贱人。”

    “你妹的,你穿这身跟我们坐一起,来姑娘喝酒岂不是都被你拐走了,不行不行,新衣服借给我穿一晚。”大军也语气不爽说道。

    歌舞厅,前世小时候去见识过,但等成年后已经消失,变成清吧、蹦迪厅之类。

    老实说这会儿韩初冬有点小期待,没接那话,说道:“赶紧进去吧,门口人这么多,里面位置够坐嘛。”

    率先在前头走。

    法律规定年满二十一周岁才可以喝酒,但门口保安管得并不严。

    瞧见韩初冬后,一位中年华人还笑着来句:“这不是韩公子么,稀客啊,那么久没见到,待会儿给你送半打啤酒。”

    韩初冬顿时相信这里的人,真认识自己老子,能刷脸换酒干嘛掏钱买,装熟悉回道:“行啊,好久不见,待会儿一起喝两杯,总共五个人,里面桌子有吧?”

    “有有有,进去自己找个地方坐,我待会儿再招待你们!”

    往里走了几步,他这才小声问西瓜头:“跟我说话,说送啤酒的那位是谁?”

    “……月光兔的老板啊,这也忘了?”

    “原来是老板,早知道多要点啤酒。”

    韩初冬叹了声起,放眼看去,舞池里的人排成两排,动作一致,灯球在地上投出彩色图案。

    音乐声不大,感觉蛮不错,和他想象中的歌舞厅相差无几,也有不少穿了西服的,年纪多数都在三十岁往上,喇叭裤几乎成了标配。

    能瞧见几位白人,全是男性,就只有服务员是白人姑娘,还有肤色较黑的拉丁裔。

    摘掉帽子,随便找了张桌子坐下,能看出不少有趣的事。

    男人脖子上那一条条晃眼的金链子;姿色还不错,去上厕所路上不断被人搭讪的妇人;男朋友去跟其他女人跳舞,留在座位上生闷气的女人等等,这些对韩初冬而言都很有意思。

    点完酒,嘴边叼起了烟,目光看向舞池里,竟然想起了将来大妈们的广场舞。

    韩初冬笑得高兴,朋友大军还以为他盯上谁了,对他说着:“看上谁就去试试啊,来都来了,喝会儿酒我们就一起下去跳舞,我最近在家练了段新舞,绝对帅到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