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返洛杉矶 > 第19章 送走拦路虎
    不敢考验自己的良心。

    无论这辈子还是上辈子,韩初冬一直以来都处于挣扎在贫困线边缘的状态,如果抛开约束不谈,很可能最后只拿一两千美金捐赠出去。

    要是自己剩下一万多美金,那么接下来的小日子就会比较舒服了。

    在这绝大多数美国人,辛苦一个月只能赚三四百美金的1973年,一万多美金绝对是个不小的数字,像那种本田小汽车,可以买七辆左右。

    制造业没那么发达,人们需要花费更多时间赚钱,才可以买到汽车、家电这些,食物、普通生活用品、房子这些则挺便宜,那么多钱也能在洛杉矶市区买一套还不错的房子。

    数钱数到大半夜,也心疼到大半夜。

    将零钱捆成五十美金一捆,用买来的橡皮筋扎好,最终犹豫着分成两份,自己那份稍微少些。

    不断调整着分配比例,最终决定拿一万美金捐出去,剩下的八千多美金先留着用。

    确实有点不厚道。

    不过他想着等赚到更多钱之后,多捐些用作慈善来弥补,想通后也就不纠结了,心满意足地睡了个好觉。

    暂时不着急往外捐赠,可以等下回再骗……不对,卖完之后一起捐赠,那样看起来数量更多。

    ……

    事情到这里就完了吗?

    并没有。

    韩初冬觉得这次的计划有疏漏,以至于到最后没能卖出一万张。

    第二天起床后,先到孙老三店里继续当学徒,期间抽空跑了趟广告打印店,和店老板商量着印刷小卡面,直接揭开,夹层里印有一等奖、二等奖,或是谢谢惠顾字样的那种。

    就像瓜子包装内的抽奖卡,只不过不是刮的,外面同样写有“捐赠证书”等字样,和小孩巴掌差不多大。

    印刷店老板琢磨完说自己这里没法做,但却帮韩初冬介绍了另外一家,说是有可能做出来,让他自己去问问。

    处理好刮奖的事情之后,再一次忙着采购商品,这回可阔气多了,能够先支付一部分定金。

    小孩玩具、公仔,收音机、电话、电视机、洗衣机之类的商品采购一大堆,另外还有五辆摩托车,以及三辆汽车,都属于同品牌中的中低档款式,光是一辆凯迪拉克汽车就花掉四千多美金。

    海报已经张贴在唐人街的大街小巷,有了上次组织活动的经验,这回只等周六到来。

    ————————

    “儿砸,我在街上瞧见活动海报了。”

    中午时分,韩父坐在餐桌旁招手叫来韩初冬,边吃花生米边抽烟,皱着眉问道:“那些慈善机构怎么又来搞抽奖,上回你说大军他们叫你去帮忙,知不知道背后究竟是谁组织的?”

    出于职业习惯,韩一枪他敏锐察觉到这里头有点不对劲,在洛杉矶生活那么多年,从没听说哪家慈善机构为了募捐会这样搞,感觉就像是圈钱的伎俩一样。

    韩初冬闻言,后背发凉。

    想着自己老子别没事找事干,查来查去最后查到自己头上。

    本来就没想着干多少次,最后一单而已,收割完之后就该想着用其他办法挣钱了,表情还算淡定,欺负自己老子喝了不少酒,果断义正严辞开口:“华人总会啊!那些慈善机构牵头,找到华人总会帮忙,这年头想让人捐钱多难,如果不用这种办法,那些慈善机构日子可不好过!”

    “可我觉得那样搞不合法吧。”韩父继续说道。

    “不太合适,但也还好,上回我还听慈善机构的人说你们警察帮忙了,好像打算给你们送些东西作为慰问,他们赚来的钱最后可不都是花在穷人们身上。”

    “也不一定,你还小着,这里头门道很多……”

    放下酒杯,韩父话题一转,笑着问道:“真打算给我们送东西?不过我们工资低没错,还没到穷得活不下去的地步,下回再举办活动我去问问那些慈善机构的人,从唐人街赚了钱,好歹要花一部分在唐人街吧,有些老人日子可不好过,在哪做慈善不是做。”

    “嗯……”

    韩初冬苦笑着,“下次你过来,我带你见见那些负责人。”

    ————————————

    紧急找到西瓜头、以及大军。

    他们都已经毕业,高中毕业,除了眼镜仔最近继续准备考试之外,包括韩初冬在内都没有接着念书考大学的想法。

    其中,大军已经找了份活,在一家建材公司干保安,只是因为韩初冬让他帮忙,这才没去报到,等下周一就该去上班了。

    即使是好朋友,对他们还是有所保留,韩初冬没将自己策划整个活动的消息泄漏给他们,两人只知道他能从活动里赚到不少钱。

    这个“不少钱”,在大军和西瓜头周楠看来,差不多只是三五百美金,也可能更少些,哪里知道这朋友竟然捞了八千多美金装进口袋里。

    如果他们知道,也就能明白韩初冬这会儿为什么愁眉不展了。

    一起坐在公园椅子上,能听见草地里虫子的鸣叫声,远处路上的汽车一辆接一辆驶过,情景和韩初冬记忆中的老电影差不多,很复古。

    西瓜头望着面前的鸽子。

    以往有一大群鸽子,后来逐渐变少,都成了鸽子汤的原材料,味道那叫一个鲜。

    其他公园的小湖里经常会放养鸭子,这边也没有,烤鸭、盐水鸭、鸭汤萝卜、啤酒鸭、血鸭、板鸭什么的,它们哪里还敢来,即使敢来,也经不起路人们折腾,除非一直飘在水面上,要不然总会被谁偷摸着逮走,鸽子也是。

    他不由觉得这些鸽子胆子很肥,身子看上去也很肥,嘴里叨念着说:“我刚才去小土家看了,被他妈拒我于门外,虽然笑眯眯说是最近别打扰他学习,可我现在想想,那笑容有点杀气。”

    “最近我们仨都别去他家,读书要紧,大学毕业能去办公室,而我只能当保安,假如以后眼镜仔他考上律师、当上老板,说不定还能去投奔他呢。”大军笑着说完,紧接着来句:“你们有没有觉得刚从学校离开,感觉瞬间就不一样了?”

    “怎么可能一样,先别急着怀旧,帮我想想我的事。我爸说要亲自跟慈善机构的人谈谈,也不清楚是不是酒话,你们认不认识合适的人,能装神父的白人?”

    话音刚落,韩初冬自己先摇头否定说:“不行,万一抓住我把柄,那我就倒霉了,都记得明早来帮忙啊,再多找两三位老实本分点的朋友,一天经手那么些钱,油滑的我信不过。工资还是之前给你们那数,找来的人就算三十美金,等忙完了再请你们吃饭。”

    西瓜头看看他,侧身对大军说道:“副帮主,我感觉就帮主他变化最大,在自家老子眼皮底下偷摸着干坏事,我怎么就这么安心呢。”

    大军没理他,帮忙出主意说道:“找个理由让你爸别过去不就行了,不过你确定那活动没事?”

    “没事的,相信我,找什么理由让他别去呢。”

    韩初冬琢磨完,忽然想到自家老子是纽约扬基棒球队粉丝。

    眼睛一亮,说道:“有了!送他去旅游,忙过这个周末就可以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