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返洛杉矶 > 第57章 牡丹花下死
    一个跳芭蕾舞的气质软妹,突然就变成了能把壮汉过肩摔的彪悍女人。

    这种反差让韩初冬无法接受。

    褒曼小姐还是那么漂亮,但在他心里的印象却截然不同,如果非得说是变好了或者变得糟糕,可能都有一点,实际上韩初冬觉得刚刚她穿着校服过肩摔,气势比较酷。

    更奇怪的还在后面。

    她见到韩初冬之后,居然快步走来坐上车,催促道:“快走!别去我家,随便换个地方!”

    “你惹事了?谁想绑架你还是……”

    总不能丢下她跑掉,韩初冬坐上车后立马启动上路,说完还看看后视镜,担心有谁追上来,车技只能算一般,没信心能甩掉谁。

    海伦娜·褒曼也在往后看,回答说:“我也想给你个答案,但是我不能说,先找个觉得安全的地方吧,我要借电话打给我父母。”

    联想到最近经常在报纸上看见的消息,韩初冬忍不住往最坏的角度考虑。

    试探着问道:“你该不会是老北极熊安插在这边的TG吧,我看报纸上说只要愿意主动站出来,能拿到很大一笔补偿,干那行太危险了。”

    褒曼小姐看向他,无语道:“你在乱想什么呢,我跟那些没关系,现在先别问,你准备去哪?”

    “我爸的单位啊,警局比较安全。”

    “别去那,其他地方都行。”

    “……”

    韩初冬满脑子胡思乱想,原先觉得是只小白兔,摇身一变竟然成了凶横的小野猫,出于直觉认为不像是坏人,却也没办法完全肯定,毕竟她什么都没说。

    车内一时间沉默。

    左拐右拐,刚巧碰到家汽车旅馆。

    如今情况未明,没办法往自己家带,索性开了进去,登记个房间先安置下来。

    韩初冬神情紧绷,他可没忘记褒曼小姐这时身上还带着家伙呢,眼神不停往她腰上看,也在看路过的任何车辆。

    直到进入房间里,还是选择站在窗边观察情况,他只是想多赚点钱,勾搭个漂亮姑娘而已,对任何可能让自己倒霉的事都没兴趣。

    又叼起根烟,站在窗边偷听褒曼小姐说话。

    她坐在床上打电话,实际上韩初冬什么都听不懂,可能是瑞典语或者芬兰语,自带加密效果,语速又急又快,期间还皱着眉。

    幸好她没说俄语,要不然韩初冬这会儿就该逃走了,万一真是JD,就算褒曼小姐念旧情,可要是还有同伙呢?

    美色和小命之间,如何选择一目了然,老天作证,他可连对方的手都没摸过。

    也难怪韩初冬慌乱。

    他以前只是普通人,谁碰到这种事能不慌张。

    不知褒曼小姐说了什么,也不知她究竟打电话给谁,等她挂断电话,韩初冬试探着问道:“没我事了吧,要不然我先走?突然想起公司还有点事没忙完,下次再约你出去吃饭。”

    “暂时先等等吧,也许有人看见你,如果可以最好把车处理掉,很抱歉让你卷进这种麻烦当中,我本以为一切都结束了。”

    “什么结束了?”

    “……我暂时不能告诉你,真的很烦啊,说不定我再也当不成明星。”

    她还是不愿说,气馁躺在床上,露出白皙腰线,没有一丝赘肉。

    身材好不好,上回一起去游泳时候韩初冬就见识过,多半被东西硌到了,褒曼小姐突然掏出枪,塞在枕头下面。

    韩初冬立马放松了些,见外面毫无动静,拉上窗帘后凑到她身边。

    满头雾水,可她什么都不说,无从猜起。

    半坐在床边,脚踮着,以便随时逃跑,再次问道:“那其他的先不说,你告诉我你是好人还是坏人?”

    被问到微微不耐烦,褒曼小姐看向他,白眼反问了句:“你觉得呢?”

    两人姿势有点尴尬。

    褒曼小姐躺着,韩初冬坐在旁边,单手撑在床上看着她。

    这样看还是很漂亮,莫名有点小心动。

    此刻懒得去管究竟好还是坏。

    突然觉得自己如此冒险,总不能什么都捞不到,人们常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但没看过花就倒霉,那也太亏了。

    装模作样也往后躺,挪动着往褒曼小姐身边凑,侧头告诉说:“我觉得你是好的这一边,其实这事吧没有绝对的好坏,就是立场不同而已。如果是当证人才出现这种局面,那就更不用担心,虽然我不清楚究竟发生什么,但……”

    她在认真听,正好奇怎么不继续往下说,侧头时候嘴巴便被堵住,能看见韩初冬的眼睛离自己很近,鼻子已经触碰到。

    一时间不知道怎办才好。

    几秒后韩初冬才松口,喘着气补充道:“但你在我眼中真漂亮。”

    说完继续。

    褒曼小姐没抗拒,这让韩初冬色胆包天起来,手也跟着不老实。

    手刚从她衣服底下伸进去不久,外面突然响起刹车声。

    两人一惊,都能看出彼此眼中的担心,同时起身往外看,瞧见是警车,褒曼小姐匆忙道:“躲在床底下,按我的意思做,把你的汽车处理掉!你这家伙真是……”

    说这话时候没忍住笑了,很好看。

    她去床上拿了枪,推着韩初冬躲在床底下,蹲着看看他,来句:“我可能要搬家了,有机会再见。”

    “嗯?你要去哪?”

    “我也不清楚,等安顿好后给你寄信,有空再联系。”

    海伦娜·褒曼说完就小跑着出门了,韩初冬原地趴了会儿,这才起身往外看,只见她坐上了车,很快离开。

    仍然没有任何头绪,但既然没被铐起来,他觉得应该没多大问题。

    “他娘的,到手的姑娘就这么溜了!”

    自言自语抱怨了句,手掌间还能感受到那滑腻的触感,想着回家问问自己老子,他已经记下那辆车的牌照号码。

    这才偷摸着出门,连押金都不要,直接上车离开。

    往二手车行开去,准备卖掉它重新换辆车。

    刚开没几天,谈好价格卖出两千六百美刀,算上保险这些肯定亏了点,但也还凑合了。

    没急着买车,先打车去褒曼小姐家。

    到达时候发现,门口已经插上待出售的标牌,却没有任何联系方式。

    还能看见门口散落的书本,看来走得非常匆忙,后悔于没有早点赶过来。

    下车在路边站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直到天边布满晚霞,发现还没有警方到来,韩初冬这才相信褒曼小姐应该是这一边的,可能是证人保护计划之类。

    再次深叹口气,往街区外面走,想着接下来换奔驰还是换捷豹,赶在商店关门前可以先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