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西游之取经算我输 > 第48章 辩机和高阳的初次见面
    哎呦喔擦。

    这和尚竟然抓住我的脚了?!

    “死和尚,你放开喔,喔可告诉你,你林北我当初逃难来这边的时候,就发过誓,不会让任何人抓到喔的脚,我告诉你哦,喔可要生气了!”

    大花一边扑棱着翅膀,一边开口大叫道。

    “哎呦,小脾气还挺爆。”

    玄奘握着大花的小短腿,不停地上下晃动着。

    迎来的是大花那一声高过一声的惊叫。

    直到这个时候程处亮等人才算是完全看清楚了玄奘一行人。

    一行总共四人。

    其中一个年轻和尚长得相貌平平,背上还背着一个瞎眼老和尚。

    众人直接忽略了这对奇怪的组合。

    毕竟,相比于另外两个和尚,这一老一少两个和尚未免太过普通了一些。

    随即众人看向辩机。

    倒不是说辩机的相貌有多引人注意。

    主要是,一身血红色的袈裟,带着浓浓的血腥味,隔着老远就闻到了。

    就是玄奘曾经也看着辩机身上的袈裟出神。

    这妖血简直是堪比世界上最好的染料了。

    一般的血液,刚出来是鲜红的,但是时间久了就会变黑。

    但是蛇精和蝎子精的血液溅落的袈裟,却是一直鲜红如火,仿佛永远不会褪色一样。

    另一边,看到辩机的一瞬间。

    高阳的眼睛一亮。

    面白如玉身材高大,即使是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也能感受到辩机身上那一股股儒雅的气息,那血色袈裟更是给辩机整个人增添了一丝邪异。

    高阳一瞬间就痴了。

    以前,高阳是不相信一见钟情这种事情的,但是看到了辩机,高阳这一刻信了!

    这简直就是自己心目中的完美夫君人选。

    然后,高阳看向玄奘,神情微微一滞。

    这个和尚生的未免太过好看了一些,而且气质卓然,比之辩机更甚。

    但是高阳的视线并未在玄奘身上久留。

    这个和尚太暴力了一些。

    随即再一次目光灼灼的看向辩机。

    辩机莫名的感觉浑身一颤。

    随即抬头。

    刹那间,四目相对。

    空气中好似擦起了火花。

    “咯咯咯咯,你这个混蛋赶紧放开我,喔告诉你哦,你林北我当初从岭南道逃脱追杀的时候,手起刀落手起刀落,不知道杀了多少个像你这样的人。“

    大花虽然感觉脑子晕乎乎的,但是此刻依旧是一边吹逼,一边挥舞着自己的翅膀做出一副凶狠的样子。

    “呦呦呦,挺厉害的样子,说出你的故事,贫僧洗耳恭听。”

    玄奘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腰间,顿时有些失望。

    酒在上山的时候便已经丢了。

    哎~

    虽然抄袭了济颠的‘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世人若学我,如同进魔道’。

    等等。

    话说,现在的济颠应该还在灵山做他的降龙罗汉吧。

    要抄袭,也应该是济颠抄袭贫僧才对!

    阿弥陀佛。

    一想到,等到降龙罗汉投胎成济颠的时候。

    对着方丈大喊一句,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

    有人告诉他那是贫僧说的,然后把后一句话怼上去。

    想想,还有些期待看到降龙那家伙到时候的表情呢。

    “怕了吧,喔可告诉你哦,岭南道那里,岭南道那里充满着一类比妖怪还恐怖的人。”说到这里大花的眼睛充满了恐惧。

    “他们见人就吃,还到处抓蛇虫鼠蚁,只要是能吃的,他们都敢吃,我老母,我林北、喔兄弟姐妹都被他们抓去吃了。”大花声音带着一些颤抖。

    “等等,人吃人?”

    玄奘一愣,随即有些诧异的问道。

    人吃人这种情况在历史上并不算罕见。

    但那都是在大荒之年,或者干脆是战乱、天灾。

    虽然新朝初立,但是大花才多大,难道已经有几十年了,一直从隋末活到现在。

    “咯咯哒~夸张,夸张手法。”

    大花有些尴尬的咯咯叫道。

    玄奘和大花这边的动静也让高阳和辩机顿时回过神来。

    高阳顿时羞涩的低下了脑袋,辩机则是一瞬间面色涨的通红,心如鹿撞。

    “贫僧让你夸张手法。”

    毫不犹豫的,玄奘扯着大花的腿一把摔地上。

    “疼疼疼疼~你个死和尚,喔可告诉你,那群什么都吃的人我都是一脚一个,把喔惹火了,本鸡一把火烧死你!”大花晕晕乎乎咬着舌头大骂道。

    “喂,你放开我宠物!”

    就在玄奘准备继续给这嚣张的大花一点教训的时候,高阳皱着眉头上前一步大声道。

    玄奘手上的动作一滞,随即看向这个少女。

    长得倒是和房陵有几分相似,只是缺少了房陵那种让人着迷的少妇气质,玄奘只是看了一眼便不再关注。

    毕竟,自己手里资源还是蛮多的,小卓、兰妖就长得比这妹子美丽多了,最主要的是玄奘并不喜欢这种过了萝莉保质期,但是却又没有完全长开的小丫头。

    等等,似乎混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阿弥陀佛,贫僧不是萝莉控,贫僧控的是御姐!

    “阿弥陀佛,这妖孽是贫僧的战利品,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宠物了,不信你叫这妖孽一声,你看看它答不答应。”玄奘双手合十面色平静的说道。

    大花:“主人,主人快救我,主人快救我,这个死和尚坏死了!”

    高阳顿时听着胸口得意的看向陈玄奘。

    玄奘表示此刻的自己受到了暴击。

    娘嘞!

    大花这么没节操的吗?

    之前不是说你从岭南道那边逃过来的时候有多牛逼的吗,现在你妹的就这鸟样?

    阿弥陀佛,贫僧感觉压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了。

    贫僧观大花今日必有血光之灾!

    出家人不打诳语!

    ”师...师兄,不如就...就放了大花吧。“

    身后辩机低着脑袋,面红如血的说道。

    玄奘一愣,随即看了看辩机又看了看高阳,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这是——

    又到了交配的季节了啊!

    “阿弥陀佛,嘿嘿,嘿嘿!”

    随手将大花扔在地上,鲜红的鸡冠在地上擦出一丝丝的血迹,玄奘带着莫名的笑容向着净土寺方向走去。

    ......

    “玄奘啊,你死的好惨啊~”

    “玄奘啊,你怎么就这么没了啊!”

    刚走没几步,隔着老远,净土寺传来的一波波恸哭声让玄奘整个人一脸懵逼。

    贫僧,什么时候死了?!

    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