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西游之取经算我输 > 第326章 紫儿
河边。

    一名肥头大耳的男子坐在小酒馆里。

    桌子上更是摆满了鸡鸭鱼肉,不时地还拿起放在地上的酒喝上两口。

    看的周围人不住地指指点点。

    男子却是丝毫不管周围人的想法。

    这年头,吃一口少一口啊!

    也不知道自己师傅想什么,非要让自己跟着个和尚去取经。

    和尚不能吃肉,不能喝酒、还不能娶妻。

    这简直就是在为难我老猪!

    “小二再给我上一壶酒,鸡鸭各来三只!”

    猪刚鬣大叫道。

    这些肉真的是吃一口少一口了,现在还是赶紧多吃点好。

    “客观,时间也不早了,您看要不要——”小二点头哈腰的上前陪笑道。

    “咚~”

    一块金灿灿的元宝放在桌子上。

    “哎,马上给您上!”

    小二顿时点头哈腰道。

    “切~”

    猪刚鬣嘴角勾起一抹不屑。

    不管过去多少年凡间的人类还是一个样啊!

    随即猪刚鬣看向河上的画舫船。

    古色古香的画舫船缓缓的在河上漂流着,优雅的如同天鹅吗,又好似一个个亭亭而立的大家小姐,让人不由得心向往之。

    那七只蜘蛛精就在这船里。

    当初这七只蜘蛛精离开之后,自己便跟随着这些蜘蛛精来到这里了,让猪刚鬣感到好笑的是——

    这七只蜘蛛精竟然径直钻进了画舫船里,成了几名清倌人,名声还闯的大大的。

    每当想到这里的时候,猪刚鬣就忍不住想笑。

    说好的去吃唐僧肉的呢?

    你们径直去了妓院是几个意思?

    说实话,猪刚鬣真的是有些怀疑这些妖怪的脑子是不是正常的了。

    难道她们还能奢望一个和尚去妓院找她们不成?

    这得猪脑子吧!

    随即猪刚鬣表情顿了顿。

    猪脑子?

    自己不就是猪脑子吗,她们应该是连猪脑子都比不过好不好!

    想着,猪刚鬣,端起酒灌了一口。

    等等,那是谁?

    蓦然间,猪刚鬣有些惺忪的双眼看向画舫船的方向。

    那里——

    一个光头和尚和一个锦衣公子径直的向着画舫船走去。

    “客观,您的酒菜来了!”

    小二端着酒菜过来,却是惊奇的发现对方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了,有些懵逼的挠了挠脑袋。

    ......

    “二姐,你说那和尚会来吗?”

    黄衣蜘蛛精理了理秀发看向橙衣蜘蛛精有些疑惑的问道。

    “我们家黄儿天生丽质,在那群人的传播下早就传开了,你们只知那陈玄奘是金蝉子转世,恐怕不知道那金蝉子还有个笔名叫江流儿。

    江流儿诗集你们可知道,那可是在长安城盛传的诗词,就是陈玄奘写的。”橙色衣服的蜘蛛精一脸得意的说道。

    这个消息可是自己打听了许久才打听到的。

    “哇~没想到这个金蝉子转世还这么有才学!”

    一边的紫衣蜘蛛精夸张道。

    “那当然了,不仅有才华,我还听说对方很英俊呢。”

    橙衣蜘蛛精看着屋内其他几只已经目眩神迷恨不得快点见到玄奘的小蜘蛛精,脸上则是带着笑意。

    “好了,今天表演的时间已经快要——”

    秀气的鼻子禁不住嗅了嗅。

    “什么味道,好香!”紫衣蜘蛛精更是忍不住双眼放光的开口道。

    “姐妹们,他来了!”

    ......

    莺莺燕燕的声音不断地萦绕在耳边。

    湿润的空气中不断地传来脂粉的味道。

    让这深秋的空气,反倒是变得有点像是春天百花盛开时节一般。

    事实上这船内也像是春天一般。

    环肥燕瘦,争奇斗艳,比之那盛开的花朵也是丝毫不差。

    不时地有穿着仙气飘飘的娇艳女子在人行道中穿行,好似是要采蜜的花蝴蝶一般。

    嗯,玄奘沉思。

    采蜜?

    某种意义上来说,蜜蜂或者是蝴蝶的采蜜其实是为了给花朵之间授粉。

    如果是这样看来的话,男人恐怕更像是蝴蝶或者蜜蜂之类的授粉生物吧!

    仔细一想的话。

    玄奘莫名感觉肩膀沉甸甸的。

    “嗯?”

    突然,玄奘感觉自己的重要部位被袭击了一下,抬头,顿时一只花蝴蝶似的少女娇笑着走了过去。

    所以说,这里的妹子都是这么开放的吗?!

    夭寿啦!

    “阿弥陀佛,没想到你堂堂一皇子竟然会来这种地方。”玄奘不停地打量着船内,脸上则是毫不掩饰自己对李恪的鄙夷之色。

    “呵呵,谁规定皇子就不能来这里了,而且你一个和尚来得,本王就来不得?”

    李恪同样鄙夷道。

    “阿弥陀佛,注意你说话的语气,贫僧可是你叔叔。”

    “呵,你——”

    李恪刚想讥讽两句,看到玄奘竖起的白净拳头,顿时咽了口口水。

    “本王不跟你一般见识。”

    李恪转过脸开口道。

    武力强就能为所欲为吗?

    本王可是皇子哎!

    竟然跟本王说这种话,真当朝廷不会砍了你?

    嗯,如果朝廷能砍了这秃子的话,李恪丝毫不会怀疑这秃子现在就已经到监牢里带着了。

    关键是——

    自己父皇对这秃子的态度也太暧昧了一些。

    “喂,说了让你来之前换一件衣服,你看他们现在看你的眼神。”李恪脸色有些发黑的说道。

    一个和尚喝花酒,出去绝对成为焦点啊!

    “阿弥陀佛,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而且不是你叫贫僧来的吗?”

    玄奘似笑非笑的看向李恪。

    李恪顿时没话说了。

    “哼~”

    看着有些傲娇的李恪,玄奘感觉挺有意思的。

    这货傲娇起来简直和李二一模一样。

    难怪朝堂上下都在说李恪与李二最相像,可惜的是——

    李恪的出身,不然的话倒是极有可能是太子之选。

    “哎呦~”

    玄奘想要继续说什么的时候,一道紫色的娇躯猛地冲进自己的怀中。

    软玉温香,一瞬间玄奘有一种目眩神迷的感觉。

    双手下意识的扶住来人,让来人不至于倒地。

    看到的是一袭紫色纱衣少女。

    精致如玉的肌肤,淡淡的脂粉香味顺着空气飘进鼻腔,随即直冲脑门。

    “姑娘你没事吧?”

    玄奘开口问道。

    “没事,你就是李公子说...说的江流儿吗?”

    紫衣少女的脸颊刷的一下飞上一抹红云,看起来煞是可爱。

    “阿弥陀佛,应当便是贫僧了。”

    “大师你好,叫我紫儿就好,姐姐们都想见见你这大才子长什么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