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西游之取经算我输 > 第309章城阳的告白,玄奘的鸡汤

还俗?

想啊!

都想了二十一年三个月又十七天了。

但是自己能还俗吗?

那肯定是不能啊。

如来那老梆子在看着呢,贫僧要是敢还俗,明天佛门的罗汉菩萨就敢来堵我门你信不信。

不仅是不能去做。

甚至连说都不能说出来。

当然了,最让玄奘在意的是城阳的表现。

虽然早就知道了这小姑娘对自己可能有好感,但对方今天问出来还是有些超乎玄奘的预料之外了。

害羞,那是肯定的。

虽然唐朝的公主大多比较开放。

但那也只是相较于其他朝代的公主罢了。

大致就像是前世的华夏人出门的时候,其他国家的人都说华夏人素质差,但是华夏人的素质真的差吗?

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也正如同你看到天天叫嚣着维护某权,然后打着这个幌子去做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这种人存在吗?

肯定是存在,但很多吗?

只能说华夏有脑子不被忽悠智商在线的女人还是很多的。

不能因为一小部分的过错就去揣摩整个整体的不好。

所以唐朝的公主,其实比较开放的也就那么几个,大部分还是好的。

只是那几位搞事情的公主把自家的丑事闹得太大了而已。

玄奘看着城阳陷入了沉默中。

不得不说,李二一家的基因都是十分强大的。

晋阳公主很是可爱精致的跟个瓷娃娃似的。

城阳公主就好似是一个大号的晋阳公主。

当然了两人的性格却有着极大的不同,晋阳公主的性格虽然活泼,可爱一场惹人怜爱,城阳公主则相对沉稳一点,对于自己所做的事情也能个分析利弊,做出比较理智的选择。

“阿弥陀佛,未曾想过还俗。”

玄奘双手合十,强忍着悟空传世界唐三藏对自己的残余影响,言不由衷的说道。

顿时城阳公主脸上一阵失望。

这大概就类似现代男孩子和女孩子告白。

然后女孩子跟你说:你是个好人,但我们不合适(我被发过凸(艹皿艹))。

“为什么,当和尚真的那么好吗?”

噙着眼泪,城阳公主看向玄奘强忍着哭意开口问道。

不好一点也不好!

玄奘看着似乎快要哭出来的城阳公主,心中有些不忍。

纯纯的恋爱贫僧也想要啊。

但——

童话里的故事都是骗人的,贫僧不敢啊,怕被打死!

“阿弥陀佛,并非如此,只是贫僧有必须要去完成的使命罢了。”

玄奘开口。

至少干翻如来之前贫僧还是老实一点比较好。

“是什么,成佛做祖吗?”

“是普度众生,人间苦海,众生争渡,贫僧愿将此身投入普度众生的事业之中,公主贫僧觉得你做的有些狭隘了,公主觉得人的一生该怎样度过?”

听到玄奘的话,城阳表情一顿有些不明所以。

人的一生该如何去度过?

嫁个好人,然后在家相夫教子,就这样过下去?

但是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为什么感觉在小师傅普渡众生这样的大宏愿下变得有些太过渺小了。

“阿弥陀佛,贫僧觉得人的一生至少应该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耻;

这样,在临死的时候也能在史书上留下浓墨淡彩的一笔。

千百年之后当被人提起的时候不再是一笔带过,而是城阳公主,为大唐为人族做过什么事情。

公主殿下,您想成为这样的人吗?”

玄奘目光灼灼的看向城阳,那目光看的城阳内心一震。

虽然没有完全整明白玄奘的意思,但当小师傅说出那句话之后,城阳感觉整个人都有一种燃烧的冲动。

这个时代从来没有人去思考这么多,最多也就是武将思考着保家卫国,文臣思索着青史留名,女性活的实在是太过浑浑噩噩了。

但这一刻,城阳感觉自己似乎是找到了前进的方向一样。

最主要的是,如果做出一番事业的话,是不是能更接近玄奘小哥哥,城阳公主的目光顿时变得迷离。

看着城阳公主的眼神,玄奘轻轻地舒了一口气,小姑娘真好忽悠。

果然,鸡汤文不管在什么时代都是管用的啊。

不过这小姑娘发育的真好,呸,贫僧是说小姑娘这么好忽悠,要是放现代学校里肯定也是要被盯上,然后贷了网贷顺便多出几个g的小故事。

随即,玄奘表情一顿。

说起来,现代社会的那些网贷,为什么老是找一些小姑娘呢,男孩子网贷出事儿的就少点。

这是在瞧不起蓝孩纸吗?

选择哪个感觉自己是不是应该找有关部门投诉一下这些网贷部门歧视男性,男女不平等?

我蓝孩纸女装起来也很好看的好不好啊!

当然了,这种事情也就是想一想。

这各种原因大家都懂得,也就是从下面说起的故事。

不过在这个世界的话,肯定是没人敢去动城阳公主,毕竟这是李二的闺女。

就好似,你敢去动普京大帝的闺女吗?

“你愿意和我一起吗?”

看着一脸畅想的城阳,玄奘感觉自己必须要做点什么,毕竟以后说不准哪一天就抽到个好东西然后干趴西天了呢,到时候还不是秒还俗?

最主要的是和善就不能娶妻了吗,谁规定的?

等贫僧做了大boss,贫僧说啥那就是啥。

“你愿意和贫僧一起吗?”

手掌轻轻地放在城阳的手上。

城阳公主的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

包间内,气氛一下变得绮丽了起来。

“咔嚓~”

伴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包间的门刷的一下被推开,玄奘和城阳的手也刷的一下分了开来,城阳公主整个人更是低着脑袋一副不敢见人的样子。

“江流儿,江流儿先生在哪里?”

进来的是一名长相帅气,与李世民有几分相似的青年。

唯一有些不同的大概就是此时这男子身上一副破破烂烂,衣服上更是又被烧焦的痕迹。

“三哥,你怎么弄成这样?”

城阳一脸不满的看着青年。

“哎,别提了,泾河里蛟龙鱼怪到处都是,听说是一天龙路过扫了泡尿被这群水族吃了,刚刚我就是带兵去镇压去了。”青年一脸晦气的说道。

“噫~,好恶心~”

城阳的脸色也恢复了正常,此刻一脸嫌弃的看向青年。

“这位大师想必就是江流儿了吧,在下李恪见过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