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西游之取经算我输 > 第237章 辩机:一页书的朋友在寺外求见方丈(二合一)
    掌面沟壑纵横,玄奘甚至能看到掌心之中那无数好似细胞一样的存在。

    而惊人的是。

    这些细胞带着淡淡的佛光,每一位都仿佛一名正在念经的僧人,此刻掌面横压而下,就如一方世界横压而下,那种压力是恐怖的。

    事实上,那佛掌也确实是与一方世界无异了。

    掌中佛国便是凝练一方世界与手掌之中,挥手间便有一方世界的加持,此刻如来使出即便是玄奘也感觉到莫大的压力.

    跑?

    跑不了。

    佛掌横空,天上地下全部被锁定,五百年前即便是强如妖王之王孙悟空,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都只能化作真身与之硬抗。

    这一刻,玄奘身后那十四头太古龙象在这一刻仰天狂笑,恐怖的气血疯狂地对抗着这如来神掌,只是那堪比山岳大小的太古龙象,在如来神掌之下却是显得渺小至极。

    就好似人体身上的寄生虫一般。

    嘶吼声,随即变得如同受了气的小媳妇一般开始哀鸣。

    “破甲尖峰七旋指!”

    倏然间玄奘开,一股莫名的气息充斥全身。

    原本在哀鸣的诸多气血龙象这一刻轰然间消散一空。

    本就是纯粹的气血,太古龙象只是最符合道与法的形象,但若是有需要随时可以化作其他的形象,此时此刻,无尽的气血汇聚。

    刹那间化作一根冲天手指,无形气旋笼罩在这根手指之上,如天地初开之时顶天立地的撑天神柱,正要撑开那不断落下的佛掌。

    原本是很庄严肃穆,很紧张的一幕,但是不知为何,看到这一幕的众人,却是一个个面色变得极为古怪起来。

    盖因为——

    那竖起的手指。

    是中指。

    在这个诸天通用手势的作用下,瞬间就变得极为古怪起来,场面一度变得十分滑稽。

    如来自然也是看到了这一幕,只是却并不放在心上。

    自己可从来没有把金蝉子放在眼中啊!

    五百年前如此,五百年后依旧是如此,虽然那金蝉子的身上似乎出现了一些超乎自己预料的事情,但那又如何。

    丈六金身之下。

    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破开的。

    之前那气血龙象如何凶猛,但在自己的金身之下连个角质层都轰不掉。

    变个形象就能有什么变化了不成?

    更不要说,如来神掌可是自己的独门绝技。

    如来神掌使用出来,那掌心可以说是此时此刻自己浑身上下最强之处。

    无物不可镇!

    自己的对手可一直是那只六耳猕猴啊!

    金蝉子,预料之外的跳梁小丑而已。

    “轰~”

    下一刻,如来神掌与气血之力化作的中指狠狠的撞击到了一起,猛烈的气浪从二人交击之处轰然爆开,所过之处,山峰夷平,湖泊蒸干,整个大地好似被荡平了一般。

    躲在远处的牛魔王狼狈的躲开这气浪,一双牛眼惊恐的看着那与如来神掌抗衡的气血手指,心中开始不停地打颤着。

    卧槽,刚刚这唐三藏要是直接用出这招,自己不得凉了啊!

    缩了缩脑袋,牛魔王看向如来神掌和那气血中指交击之处,那恐怖的威力即便是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也让牛魔王心惊胆战的。

    “咔嚓咔嚓~”

    稍一僵持之后,肉眼可见的那手掌缓缓的压下降,似乎下一刻玄奘就要被那佛掌镇压一般。

    玄奘自然也是看到了这一幕。

    不过玄奘并未有丝毫担心。

    下一刻,原本单薄的身体轰然间膨胀一圈。

    滚滚气血如狼烟一般自玄奘周身穴窍之中涌出,那原本已经出现颓势的气血手指,下一刻像是吃了金坷垃一般猛然间变大、并且变得更加粗壮。

    达到第一阶级之后

    气旋飞舞。

    “咔嚓~”

    金色的血液洒落,这仿佛成了某种新时代的开端一般,下一刻气血手指势若破竹的硬生生的贯穿了如来那金色巨掌,这一刻整个天地安静了下来。

    “妖邪鬼魅祸乱世间,金蝉子你真的想好了吗?”良久金色巨佛看向金蝉子缓缓开口。

    肉眼可见的,金色佛像之上裂纹变得越发的多了,犹如精致的的瓷器好似随时都要碎裂一般。

    “如是我斩!”

    玄奘开口,语气亦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此方世界。

    妖邪鬼魅丛生祸乱人世间,虽然自己并无什么大志愿,但花上一两年的时间清理这方世界的妖邪孽障还是可以的。

    “神佛不存,人世浮沉,纲常混乱,何解?”

    “神佛不可畏,天道不足法,众生之难自有众生解,又何须神佛插手。”玄奘道。

    咔嚓咔嚓~

    一块块金色碎屑开始缓缓的自佛像之上跌落。

    “阿弥陀佛,六道同坠魔劫万千,引渡如来。”

    玄奘双手合十,原本矗立于上方的中指顿时化作纯粹气血归于己身,那金色的佛掌开始缓缓消散。

    “南无西方极乐世界。”如来你开口。

    “轰隆~”

    巨大的金佛化作金光倒塌,掌心棺材开始疯狂颤动,似乎是想要直接吞噬如来的尸体一般。

    玄奘紧握拳头制止住掌心棺材的异动。

    被贫僧戳一指头就死了?

    你这如来金身是充气的吧!

    那浑身的裂纹明显是之前探索自己记忆的时候触及到某种禁忌存在所造成的,如来的实力绝对不弱,虽然一招破甲尖峰七旋指破了他的金身。

    但要想干掉他的话却是远远不够。

    至少也得9+8,九梵神印加上八部龙神火才能干趴他。

    但只是触及到那个隐藏在自己身体中的某种秘密,就直接金身碎裂,基本凉凉了,玄奘突然有些惊悚了,对于那个秘密更是敬而远之。

    冥冥中好似有一种预感。

    若是哪一天自己知道那个秘密是什么,自己恐怕也就不是自己了,或许代表着某个被遗忘了名字的存在鸠占鹊巢重新复活了。

    “轰隆~”

    如来金身所化的佛光如水浪一般迅速的覆盖整个世界。

    并无什么杀伤力,就算是最弱的妖魔在接触到这佛光的时候也并无什么感觉,他就好像是最为普通的光一样。

    但是玄奘却是发现。

    天,变了!

    原本充斥于天地之间作为妖魔源头的无尽怨气、煞气、在这金色佛光之下正在不断地被净化着。

    长此以往的话。

    妖魔的数量会逐渐减少,甚至千百年之后妖魔不存,这就会成为一个人类当家做主的世界。

    佩服!

    即便是对如来这老梆子没什么好感,此刻玄奘心中也不由得升起一股敬意。

    这是掘了妖魔的万世根基啊!

    当然了,仅凭如来一人的力量似乎还无法做到这种程度,顶多也就让四五千年之内世界之上属于妖魔的力量缓缓消散,也就是所谓的末法时代。

    “阿弥陀佛~”

    .....

    诸天佛陀高呼佛号,下一刻如出一辙,金色的佛浪缓缓向着全世界扩散而去。

    玄奘看着这一幕,突然感觉心情有些复杂难明。

    牺牲自己以全苍生,玄奘自问自己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佛吧。

    所以,自己只能是一个凡人,也永远都是一个凡人,不是畜生、更不是佛,只是一个凡人。

    “兄弟,这是——”

    不一会儿,原本消失不见的六耳猕猴手提两把沾染着金色血液的西瓜刀,浓烈的杀气几乎能让人窒息。

    “阿弥陀佛,如来不愧是如来,猴哥刚刚去哪儿了?”

    玄奘没有解释,而是看向六耳猕猴问道。

    这一声猴哥喊得六耳猕猴喜笑颜开,原本看向那无尽佛光的目光也收回来了。

    要知道,猴哥这个称呼在六耳猕猴的记忆里可是别人叫孙悟空的,一直想活成孙悟空,但是自己却只是六耳猕猴,只不过正因为如此。

    听到别人叫自己猴哥,才越加的兴奋。

    “去了一趟天庭,把那群不安分的小崽子全给砍了。”六耳猕猴笑了,笑的很是开心,即便是能够明确感觉到空气中那妖怪诞生基石在不断的消失也没有丝毫动作。

    反正自己这次一定是要离开这个世界的,这个世界变成啥样关俺屁事。

    俺可是受够了这个世界了,随即一脸赔笑的看向玄奘。

    玄奘登时无语。

    天庭,这就被灭了?

    这猴子——

    还真是厉害。

    “大师,我...我们啥时候离开啊?”

    六耳猕猴陪笑道。

    “阿弥陀佛,随时可以,不过有一事却是需要说清楚,我们所去的只是另一方世界,这也是贫僧最大的权限,至于其他只能看——”

    玄奘看了看天。

    “知道,知道。”

    六耳猕猴欣喜若狂的点着头,对于玄奘看天的举动,自然是当成了玄奘联系聊天群的那几位大佬。

    只要能离开便是很好的了。

    玄奘点头,对于将六耳猕猴带到自己所在的西游世界会不会造成什么不可知的变化,玄奘并不在意。

    虽然六耳猕猴在这个平行世界之中似乎是强的可怕,直接以一猴之力干趴了天庭,打翻了西天,但自己所在的西游可不是这个西游降魔篇的世界。

    自己那个世界可也是强的可怕!

    真仙之上是为金仙,金仙之上还有道果境,甚至还有那高高在上准圣以及圣人,六耳猕猴纵然是再如何凶残也是不可能翻起多大风浪。

    而若是不将六耳猕猴带走的话,这西天佛界以自己力量所创造的未来万年的和谐世界,这六耳猕猴恐怕也是不会就这么看着的,保不齐哪天直接将这些佛光给全部破坏了。

    至于直接干掉六耳猕猴,玄奘没有把握,是以只能将之带走了,

    下一刻,光芒闪过,六耳猕猴以及玄奘两人顿时消失在原地。

    徒留下一脸懵逼的虚空公子以及五行拳。

    ......

    净土寺。

    “叽叽,叽叽~”

    清脆的鸡鸣声让老和尚缓缓的爬起来。

    脸上鼻青脸肿的印记依旧还在。

    皮外伤对于修士来说,只需要汩动气血,甚至不需要做什么其他的,直接就能将这伤势完全隐匿,只是——

    不知道那个一页书做了什么手脚。

    不管自己等人用什么手段,硬是无法将那些淤血化开,冥冥之中好似有一种莫名的力量淤积在伤口处阻止自己伤势恢复,让其只能像是普通人一样缓缓恢复。

    一想到这里老和尚对一页书的愤恨更多了。

    虽然对方在拯救了净土寺,但是——

    打人不打脸。,头可断血可流,颜值不能丢,一页书这王八蛋总是对着老衲的脸打!

    这导致的最直接结果便是,自己已经有许久没有出门接纳香客了。

    毕竟,顶着一副鼻青脸肿的头去见香客。

    这等有损大德高僧形象的做法,老衲怎么可能去做!

    “叽叽,叽叽~”

    窗外的小红鸡不厌其烦的打鸣着。

    “阿弥陀佛,叫什么叫,再叫你也没有大花那孽畜的声音响!”老和尚有些恶意的大声道。

    “叽叽~”

    下一刻,扩大了千百倍的声音在窗外叫起,整个净土寺在这道声响之中瞬间安静了下来。

    “呸~”

    重新将身体缩到一掌大小,小红鸡气呼呼的对着大雄宝殿吐了一口口水。

    垃圾老和尚,真以为本鸡不知道你被人给打了啊,随即小红鸡逃也似的向着后院钻过去。

    “阿弥陀佛,孽障,孽障!”

    老和尚起身。

    这小红鸡把路走窄了啊,今儿个不让它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老衲枉为净土寺方丈,刚要起身。

    “方丈,门外有五个穿着打扮有些奇怪的人求见。”辩机急急忙忙的走了进来恭敬的对着方丈说道。

    “不见,这几天老衲谁也不见。”

    方丈没好气的说道,随即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被打成熊猫眼的眼睛陡然一亮。

    “带他们去见圆通和申通师弟吧。”老和尚开口,只是声音显得有些阴险。

    “是!”

    辩机开口,转身就要离去,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

    “对了方丈,他们说认识一页书大师,是一页书大师的朋友。”

    “什么?!”

    下一刻原本坐在蒲团上的方丈猛然站起了身子,看的辩机一愣一愣的。

    “让他们进来!”

    老和尚双眼放光的说道。

    “是!”

    辩机点头,总感觉这个寺庙自从玄奘师兄走了之后变得越来越奇怪了,真不知道玄奘师兄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等等,顺便去吧圆通和申通两人也叫来,我们三儿要一起面见这五人。”

    老和尚双眼放光的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