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西游之取经算我输 > 第162章 你觉得贫僧与你长得像吗?
    太极宫并不算是特别豪华。

    至少相比之前的许多朝代并不算是特别豪华。

    其实李二也想住的好一点,比如说用汉白玉把太极宫铺满了,再用纯金打造一副椅子。

    以后番邦的使节来大唐参拜。

    看到太极宫的第一眼。

    卧槽,大唐牛皮!

    然后回到自己国家,和自己国家的国民一说。

    大唐李世民牛皮!

    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然后——

    然后这事儿当然是不能实现的。

    没钱是一方面。

    最主要的是——

    今天自己敢建,明天魏徴就敢一头撞死在这大殿上。

    别说这样的了,就算是自己想要重新翻新一下皇宫,御史台那群喷子就已经开始磨刀霍霍准备开喷了。

    某种意义上御史台这群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的人都是一群平头哥,弱化版的魏徴。

    平日里不说逮着谁喷谁。

    但这群人就像是一群狼一样。

    什么事情热度高,他们就喷什么事情,若是能喷到名留青史,这群御史台的人那就开心了。

    不过这些事情,刘洪都不知道。

    越是往宫殿深处走去,刘洪越是能感受到一股摄人心魄的威严。

    按照自己的出身,哪怕是自己占了陈光蕊的身份,自己也是不可能有机会来到这里的。

    毕竟,顶了别人的身份,但是却没有真才实学。

    也是靠着各种贿赂,拉帮结伙才能让自己现在的位置变得稳固。

    至于更上一步?

    那自己也没想过。

    只是谁也没想到,老天爷给了自己这么一个机会。

    思索间,刘洪已经看到大殿入口。

    满朝文武齐聚一堂。

    刘洪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周围。

    贵气逼人儒雅异常的文官。

    满脸凶相,煞气逼人的武将。

    每一个都仿佛自带一股气势让刘洪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就像是混在狼群中的哈士奇一样。

    与哈士奇不同的是。

    二哈太傻,可能会把狼当成是自己的同类,但是刘洪不会啊。

    越是靠近,刘洪感觉自己的腿肚子越是开始打颤。

    这是源于未知的恐惧。

    就像是学渣在面对学霸的时候会天然的受到学霸光环的压制。

    现在,刘洪就是这种感觉。

    特别是,此刻刘洪还有一种自己仿佛成了场中所有人焦点的错觉。

    肯定是错觉的!

    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小人物,就算是献了蟠桃给陛下,那顶多也就是让以后的路好走一些,怎么可能会成为场中所有人的焦点。

    毕竟,场中站着的可都是一根手指能碾死自己的大佬。

    错觉。

    没错,一定是错觉。

    随后,刘洪目光往上移。

    并没有第一时间被坐在龙椅上的李二所吸引,而是看向了站在前方的一个和尚。

    和尚很年轻,长相更是俊俏非凡,唇红齿白,皮肤如玉,隐隐的透露出一股健康的润红色,再配上那一身卓然的气质,恍若谪仙临尘。

    但是刘洪却是皱了皱眉头。

    这正是昨天晚上才见到的那个宵禁了还在大街上走的和尚。

    一股发自心底深处的厌恶感油然而生。

    “臣,陈光蕊拜见陛下!”

    下一刻,陈光蕊上前一步,双膝跪地,做出一个跪拜的动作。

    站在最前方的魏徴几人顿时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满的看向刘洪。

    拜见皇帝,除非盛大祭典之类的场合,不然的话是不需要行跪拜礼的。

    这陈光蕊以上前来便行此大礼,妥妥的佞臣啊!

    魏徴低头,似乎在寻思着该怎么怼。

    另一边御史台的几人一个两个也面面相觑,似乎在心中琢磨素材。

    “你是陈光蕊?”

    李二看向陈光蕊,面无表情的开口问道。

    若是之前没有陈玄奘说的那番话,看到这陈光蕊见到自己第一面便行此大礼,那自然是极为高兴地。

    看到没?

    人家第一眼看到朕,就被朕的气势吓得行此大礼,难道不能说明朕有多牛逼吗?

    然而,经过玄奘之前的诉说,李二只感觉一股浓浓的讽刺,语气之中更是充满了冰冷。

    “正是微臣。”

    刘洪的头趴的更低了。

    “这平日朝堂之上本是不需要行跪拜礼的。”

    说到这里李世民顿了顿。

    刘洪抬起头看向李二,只是却被前面的光头和尚给当着完全看不到。

    “但是,既然你想跪着,那边和他们一起跪着说话吧。”

    李二的话让刘洪整个人瞬间懵逼。

    一见到李世民便行大礼,这是自己之前便已经想好了的,到时候龙颜大悦,说不得自己还能获得不少的封赏,只不过此刻——

    陛下您不按套路来啊,随即刘洪看向身边不远处。

    发现那边还有一群人在跪着,而且看穿着,官职还不小的样子,心情瞬间平衡了。

    也许——

    也许陛下今天只是心情不好吧,不过自己怎么说也是献了蟠桃很有可能救了皇后的人,应当不会对自己怎么样吧!

    “听说你是xx年间的新科状元?”

    李二看向面前的陈光蕊,声音无悲无喜的询问道。

    同时也在不断地打量着面前的这个‘陈光蕊’。

    长相粗犷,隐隐的还有一丝凶戾之气透露出来。

    这特么哪里是新科状元,这就是一个土匪吧,对于玄奘的话也越加的相信,只是越是相信,李二的心情也越是不好。

    堂堂朝廷命官,竟然被一个山野土匪给冒名顶替,当地官员都是干什么吃的,难道他们全部都是瞎子不成?!

    “回禀陛下,当年之事不提也罢。”

    虽然话是这样说,只是语气之中却透露出一股子得意。

    虽然自己不是陈光蕊,但做了这么多年的陈光蕊,陈光蕊做的事情就像是自己做的事情一样,有时候刘洪甚至把自己当做陈光蕊了。

    对于新科状元这件事,刘洪还是相当得意的。

    “哼,不提,不提,那便说说现在吧,朕听闻你曾有一子,幼年便与你走失,说来也巧,朕找寻到了一个和尚,自称乃是陈光蕊之子,你且抬头瞧瞧。”

    李二的语气中压抑着怒气,就像是一座即将爆发的活火山一样。

    刘洪整个人瞬间如遭雷击,一张面孔更是变得煞白起来。

    陈光蕊的——

    儿子?

    抬头看向面前的玄奘,这一刻,刘洪终于想起面前这和尚为什么给自己熟悉的感觉了。

    这眉宇间分别有几分陈光蕊的影子啊!

    “阿弥陀佛,你觉得贫僧与你长得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