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西游之取经算我输 > 第63章 标题娘在作者床上(2/3)
    “阿弥陀佛,师兄难道我们就这么看着吗?”

    一直等到玄奘离去,大殿中一直沉默的圆通看着老和尚开口问道。

    老和尚自然知道圆通说的是什么意思。

    倒并非是不想让玄奘待在净土寺,而是担心房陵。

    山下的女人是老虎,这句话可不是随便说说的,当年自己就因为和静慈庵——

    阿弥陀佛,往事不堪回首。

    “师兄也知道师弟的担忧,但是玄奘的理由——”

    老和尚摇头叹了一口气。

    每次说出的理由都不知道如何去反驳,若是执意要让这小子下山,那自己反倒是落乐一个不通人情,独断专行的名声。

    这样不好!

    “师弟也知师兄的担忧,既然不能让他下山的话,那我们便让他自行下山。”

    圆通的脸上露出一抹阴险的笑容。

    老和尚眼中闪过一抹满意之色,果然还是师弟能悟通老衲的意思啊。

    两个老家伙不由得相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武院。

    “喝~”

    “哈~”

    ......

    震天淡淡的训练声从校场上传来。

    磅礴的气血在这一刻好似将寺院这一片化作气血烘炉。

    单单凭借这气血的强盛程度,若是一般小妖落入这其中,恐怕瞬间就会被这灼热的气血给化为灰烬。

    玄奘大步向着武院走去。

    对于武院,玄奘本是不愿意来的。

    毕竟这是申通师叔的地方。

    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整个武院的风格有些向着申通师叔的方向发展。

    小时候还没有多少感觉。

    越是长大,这种感觉也越是有些强烈。

    每次一进武院的时候,被一群兄贵盯着看的感觉可不是那么美好的。

    “小师傅好巧啊。”

    正在玄奘寻思着要不要进去的时候,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让玄奘微微一愣。

    “长公主安好。”

    玄奘微微躬身以作礼貌。

    “小师傅怎么变得这么生疏了,明明昨天下午我们都睡一张床上了。”

    房陵顿时做出一副娇羞状。

    今天的房陵依旧是一袭宫装,只是样式确实有些了变化,也不再是以薄纱为主,而是一层层凝脂般的上号布料做成的宫装,长裙之上则是绣着各异的花朵。

    往下则是一双修长的双腿,盈盈一握的玉足即便是藏在鞋中也掩盖不了那完美的弧度,若是放在现代,单单这双腿,就足够一些人晚上一年不厌了。

    “阿弥陀佛,女施主切莫胡说,昨日你只是太累了躺在贫僧的床上休息罢了。”

    玄奘收回目光连忙摆手解释道。

    要是真吃到肉了,自己也就认了,别啥便宜都没占到,反倒是惹了一身骚。

    “话说,都睡一张床上了,我们长公主的名节还要不要了,你这和尚,怎地敢做不敢为。”

    “咔嚓~”

    看着房陵身后跟着的侍女脚下微微用力,顿时青石板四分五裂。

    玄奘咽了一口口水。

    这个侍女好像是叫秀儿吧?

    有点流弊啊!

    真的秀啊!

    哎,秀儿怎可如此无礼,小和尚乃大德高僧,他说没做那便是没做。”

    房陵的话让秀儿顿时偃旗息鼓,只是看向玄奘的眼神还是有着诸多不善。

    “本宫刚来着净土寺,对着寺院还多有不熟,不知小师傅能给本宫带一下路吗?”

    房陵看着玄奘笑眯眯的开口道。

    “这——好吧。”

    玄奘看着房陵,简单的纠结一番便同意了。

    找申通师叔学习赶路之法的事情随时都可以,似乎也并不急在这一时。

    “小师傅在净土寺多久了?”

    三人漫无目的的走着,虽然是要玄奘带自己逛一波净土寺,但房陵似乎并没有想要让玄奘不断介绍的意思,当然也没有什么过分揩油的动作。

    毕竟现在还是大白天,并且还是在外面。

    纵然被外界传的风流异常,不知廉耻,但也不可能完全不要脸的。

    当然了,最主要的是。

    房陵感觉和玄奘聊天,多了解一下这个小和尚,也是一种不错的享受。

    “已经二十多年了。”

    玄奘有些感慨的回道。

    “二十多年,小师傅你是从小就出家的,你父母呢?”房陵愣住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看到玄奘的脸色有些不对,房陵连忙道歉道。

    大唐建立还没多长时间,二十多年前还是乱世,那很有可能玄奘也是被遗弃给你佛门的婴儿。

    “阿弥陀佛,其实也不算什么,三千红尘,乱欲迷人,青灯古佛反倒是更加清净自在些。”

    玄奘笑着开口道。

    关键是想还俗,寺庙里这几个老家伙也不可能给我还俗啊!

    “本宫也是这么想的,今后在净土寺就请小师傅多多关照了!”下一刻,房陵一脸笑意的对着玄奘说道。

    “今后?”

    “没错哦,本宫打算今后也在这净土寺出家了,说不定我们还会是师兄妹呢。”

    房陵看着玄奘,笑的像是一只狐狸。

    玄奘则是彻底的怔住了。

    房陵要在净土寺出家?

    阿弥陀佛,玄奘感觉自己受到了惊吓。

    房陵名声在外,还要在一个全是和尚的地方出家!

    李二那家伙,不得直接派大军直接灭了净土寺啊,老和尚真的敢答应?

    “那...那个小和尚,过几日便是重阳我——”

    说到这里,房陵的面颊变得通红,白里透红好似是最珍贵的美玉,让人忍不住想要触摸试试手感的冲动。

    虽然早就已经不是少女了,但这种约人一起,好似是心动的感觉仍旧是让房陵这个老司机也是一阵阵的娇羞。

    “嘘~”

    正要鼓起勇气继续说,突然看到玄奘对着自己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房陵神情一愣,

    随即一阵阵细若蚊吟的声音传了过来,下意识的跟着玄奘向着声音来源的方向走去。

    只是越是听到这话语中的内容,房陵的脸色越是难看。

    “小和尚,你为什么一直穿着这件血色的袈裟啊?”

    “阿弥陀佛,这是贫僧悟的果。”

    “你们这些和尚老是喜欢打一些禅机,真没意思。”

    “阿弥陀佛~”

    房陵的脸色很不好看,那声音分明是自己侄女高阳公主的声音,而且听这话的声音,作为过来人一下子就能听出高阳的话语之中明明有一种陷入恋爱中的小女人的感觉。

    但是,这怎么能行呢?!

    “小和尚你知道那座山的名字吗?”

    “不知。”

    “那叫两界山,说起来还有一个典故呢,想不想听,想不想听?”

    高阳的俏皮的不停追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