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西游之取经算我输 > 第50章 又见房陵
    玄奘发誓,自己压根就没看清楚对方是怎么出手的。

    对方一个真言·无相,自己就飞了。

    还不待准备还手,对方在空中三百六十度旋转,接了个真言明王,当时自己就被打懵了,甚至冥冥中好似看到自己的血条开始疯狂地往下掉。

    自己想运起气血之力准备反击i,对方一个真言·普渡,自己直接被钉墙上,随后华丽的晕了过去。

    缓缓地睁开眼,看着熟悉的天花板。

    以上纯属口胡脑补。

    原版是,老和尚冲过来,一阵平A,自己就趴下了。

    玄奘摸了摸脑壳儿。

    “嘶~”

    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是疼的。

    老和尚下手是真的狠!

    原本玄奘以为,自己获得龙象般若功第一重,再加上金刚怒目的神通。

    就算是干不过这三个老家伙,但至少也能怼赢一个。

    现在看来的话。

    阿弥陀佛,果然——

    打打杀杀什么根本不适合贫僧。

    能靠脸吃饭,贫僧干嘛非要靠实力吃饭啊?

    这系统是真的弱,还不如直接去西天取经,路上拐带几个女妖精直接来横推净土寺呢!。

    要知道,西行路上的这些妖精。

    一个个的都是能跟自己那大徒弟打的你来我往的人!

    自己那大徒弟是谁?

    入地府、闯龙宫、闹天宫,号称齐天大圣。

    虽然其中可能有不少水分,但猴子强是绝对的。

    西行路上那些能跟猴子打的你来我往的妖怪,保守估计至少都是妖仙级别的。

    打爆三个老和尚还不是轻轻松松。

    不过话说,如果贫僧早早的去把猴子给放出来的话,岂不是更牛掰?

    不过猴子性格太烈估计不是那么容易管教的。

    即便是在原本的命运轨迹之中,也是靠着紧箍咒才磨平了猴子的性格。

    要不——

    过段时间去刷刷好感?

    微微扭头,透过窗户,看向东方。

    那里,高耸入云的两界山矗立在那里。

    相传,五百年前有妖猴作乱,天神降下五指山将妖猴镇压,那座山便一直在那里。

    玄奘眯起双眼,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

    “嘶~”

    似乎是因为面部表情过大,牵动了伤势,玄奘忍不住发出吸气声。

    “小师傅,莫要动作牵动了伤势。”

    柔媚中带着心疼的声音传来,随即一股熟悉的香味径直的向着玄奘的鼻子中钻来。

    玄奘闭目。

    闻香识女人。

    这倒不是古人胡说,就如同是在现代的女人用香水。

    喜欢使用柑橘味香水的女人一般都比较干练,在与异性的相处之中一般都会安排的头头是道,更喜欢一种井然有序的生活状态。

    而如果偏爱花香的香水,这种女人一般都是走在时尚的最尖端,甚至可以根据她们使用的栀子花香、玫瑰、或者是百合花香推测出对方平时的性格。

    而如果是偏爱水果类的女孩子,多半是能说会道,在各种派对之中也能个占据着主导的地位。

    ......

    ......

    女人喜欢用什么样的香水体现出什么样的性格这是一门很大的学问,如果是经年老司机只是通过香水便能推测出对方的性格,从而或是投其所好,或是欲擒故纵,或是推拉有度。

    而突然出现在自己禅房中的这股香味,玄奘深深的吸上一口气。

    喜欢用这种花香的多是久旷闺中的少妇,这类少妇一般欲望特别强,还是那种对小奶狗毫无抵抗力的那种。

    玄奘通常称之为女司机。

    在自己认识的人当中,符合这样条件的只有一人。

    “怎么会这般不小心。”

    不等玄奘转头,便感觉到一股柔腻的触感抚上自己圆润的脑袋。

    玄奘发誓,哪怕是最为名贵的丝绸也是万万没有这样的触感,温柔中带着嗔怪的语气让玄奘心脏瞬间开始剧烈跳动。

    如同是被蜘蛛捕食的猎物一般。

    下一刻,那女子轻轻的,好似是放置珍贵的瓷器一样,把自己的脑袋放在了一处柔软之地。

    之前淡淡、微不可闻的花香,此刻好似化作潮水,将玄奘整个人淹没。

    玄奘睁眼,怔怔的看向上方。

    大!

    圆!

    白!

    今天的太阳真好看!

    而且,好晃眼。

    “玄奘你怎么会那么不注意自己的身体呢,打不过妖怪就赶紧跑,请你师傅或者是钦天监的道士出手便是,逞什么能,你看你伤成什么样了。”

    房陵埋怨道。

    所以说,贫僧这是被妖怪打伤的?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

    他说是,那便是吧,等时机成熟,贫僧定要来净土寺降妖除魔!

    随即,玄奘怔怔的盯着上方,双眼放空。

    膝枕!

    没想到贫僧穿越成和尚之后竟然有这种待遇。

    这辈子,不亏了!

    无尽的女人香笼罩,玄奘感觉自己现在就好似是置身在天堂一般。

    就是那两个太阳晃得贫僧眼花。

    “今天阴雨连连的,怎地还开窗,这群和尚当真不会照顾人。”房陵看着打开的窗户埋怨道。

    而且外面风这么大的吗?

    怎地这盆兰花晃得这么激烈,虽然有些张牙舞爪的,看起来倒是颇显可爱,而且为什么我坐在这里没感觉到有那么大的风?

    “秀儿,念儿你们两个还看着干什么,赶紧把窗户关上。”

    房陵对着随身的两个丫鬟吩咐道。

    “是!”

    “是!”

    两个丫鬟连忙走上前去,将窗户关上,婀娜的身姿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她们叫秀儿,念儿?”玄奘一愣随即脸上有些古怪的对着房陵问道。

    房陵眉头一紧。

    这厮自己进来之后小和尚第一次开口,但是竟然不是问自己的事情,这让房陵很不舒服。

    “是啊,小师傅对她们的名字有什么感兴趣吗?”

    虽然心里不舒服,但是房陵依旧是面色不变的问道。

    “阿弥陀佛,秀与不秀皆在一念之间,好名字,她们二人将来必成大器。”

    玄奘认真的说道。

    房陵倒是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看上这两个小丫鬟便好。

    “我取的名字。”

    玄奘......

    “秀儿,念儿,你们先下去吧,把门也关上。”房陵对着两个丫鬟使了个眼色,随即妩媚的看向玄奘。

    那眼神看的正在努力压枪的玄奘身体一颤,有些心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