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西游之取经算我输 > 第212章 长安城备战,大唐底蕴
    长安城。

    这些日子以来,长安城并不平静。

    当然了,并没有什么上古文明的神明准备搞事情,也没有什么魔种生物在暗地里筹谋什么阴谋。

    有的,只是一股肃杀之气。

    就算是最为普通的贫民亦是能够感觉的到。

    太极宫的那位陛下似乎在筹划着什么。

    上一次出现这种情况还是二十年前。

    那一天,整个长安城就像是现在这样的气氛,天色阴沉沉的,好像整个世界都坍塌了一般。

    然后——

    当天,玄武门那里喊杀声震天。

    整个长安都仿佛在颤抖。

    没过几日,整个天下的人都知知道。

    然后大唐的天——变了。

    现在笼罩长安的气氛和当年玄武门之变前是一模一样的。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好好好,这江流儿当真是好文采好报复,恨不能与之坐而论诗!”一名穿着儒衫手持折扇。

    一看便是读书人。

    “呵呵,就张兄你肚子里的那二两墨水,你该不会是又想要买诗吧?”

    一名同样是锦绣儒衫的青年嘲笑道。

    那张姓青年的脸色刷的一下就涨红了。

    “你...你怎能这般凭空污人清白!”

    搞笑的一面顿时引来哄堂大笑。

    不过这哄堂大笑,倒是并无多少恶意,反倒是调侃的居多。

    说来也算是一桩乐事儿。

    这张姓青年看上了一位花魁。

    这在圈子里并不算是稀奇事儿。

    流连烟花之地不仅算不上什么恶名,反倒是还能落得个放浪形骸风流才子的名声。

    那些青楼之中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发大财的机会。

    每年每个楼都有一两个清倌人、花魁、才女什么的来迎合市场。

    有点类似于现代的各种选秀节目选出的明星,均是待价而沽罢了,只不过更加赤裸而已。

    这个张姓儒生之前看上了一个清倌人,想要讨好那个花魁,便重金买了一首诗,只是最后被人发现。

    倒是他本人的文才也不差,做的又是风雅之事,倒也没有引出什么严重的后果,反倒是经常被人提出来打趣儿。

    “我倒是感觉这个江流儿很可能是我等同道中人,你看这首:妾在舂陵东,君居汉江岛。一日望花光,往来成白道。一为云雨别,此地生秋草。秋草秋蛾飞,相思愁落晖。何由一相见,灭烛解罗衣?”

    说着男子闭眼做出陶醉状。

    “嘿嘿,我倒是喜欢另一首,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另一名正坐在栅栏前努力的摆出自己帅气姿势的读书人摇头晃脑的猥琐道。

    这江流儿当真是大能,也不知道是哪里冒出来的。

    但是自从前几天这诗集出来之后,江流儿这个名字可以说瞬间火遍大江南北。

    谁都想见识一下这这位才华横溢的江流儿,但是可惜却是一直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只知道这本诗集一开始是从城外净土寺里面流传出来的。

    但是江流儿可能是和尚吗?

    拉倒吧,能写出如此佳作的人,必然是身经百战之辈,怎么可能是普通和尚?

    “太白,你不是经常自诩诗剑双绝吗,你来说说与这江流儿相比又如何?”先前的那名张姓青年看着倒在地上醉醺醺的青年有些揶揄道。

    “呵呵~”

    抬起酒葫芦使劲儿的灌了一口,肆意潇洒的动作短时让周围的青年一个个羡慕万分。

    虽然经常在一起吃饭喝酒。

    但是这李太白和自己等人完全画风不一样的感觉。

    自己等人把妹。

    不仅需要找个好些的风景,还要找个居高临下的地方固定一个姿势坐上数个时辰,但是看看李太白这货。

    就是个醉鬼,但是人家每一个动作,哪怕再庸俗的动作,做起来那也是浑然天成,帅气逼人。

    装逼犯!

    不过好羡慕啊!

    要是有这种技能,何愁把不到妹子。

    “我欲乘风向北行,雪落轩辕大如席!”

    李太白起身,整个人有一种摇摇晃晃,似乎随时会倒地一般,但是仿佛有一股特殊的力量在牵引着青年,让其不会倒地,很是奇异。

    “我欲借船向东游,绰约仙子迎风立,我欲踏云千万里,庙堂龙吟耐我何,昆仑之巅沐日光,沧海绝境见青山,长风万里燕归来,不见天涯人不回。”

    李太白起身遥望太极宫,一股莫名的气度出现在李太白的身上。

    “你们只知风花雪月,却不去思考如何杀敌报国,与那不知亡国之恨的女子又有何区别。”说罢李太白手中宝剑刷的飞起,整个人驾驭宝剑化作一道流光飞起。

    斩龙吗,倒是可以一试。

    “对了,其实我比较喜欢那首《滁州西涧》。”

    下一刹那李太白消失在天际。

    “卧槽,太白兄竟然是剑仙!”

    一直到李太白离去那张姓青年这才反应过来,一张脸上满是不可思议。

    这简直就像是那位与木兰生活了十数年却不知木兰是女郎的士兵一样,一起和自己等人吹牛打屁,泡妞喝花酒的李太白,竟然是特娘的剑仙!”

    “滁州西涧吗,太白兄真乃大才!”另一名青年不由得感慨道。

    “那什么,李太白前面念的那首诗和后面教训我们的话有什么关系吗?”

    不和谐的声音让现场再度沉默下来。

    “也许是为了装逼吧。”

    幽幽的猜测传来,却让其他人找不到一丝一毫反驳的理由。

    不仅是李太白,这些日子,长安城之中不时的有流光飞过。

    或是剑仙,或是仙风道骨的高人,更有宛若大慈大悲的和尚,甚至于连浑身魔气的修士都混杂其中。

    但是,这些在平时很可能会直接打起来的人,在此时此刻却是意外的和谐,这也让整个长安城的气氛变得越发的沉寂,就像是一头沉睡的巨龙。

    随时会苏醒向着天下展现自己强烈的存在感以及锋锐的獠牙。

    太极宫内。

    “嘭~”

    李世民已经忘了这事自己杂碎的第几个杯子了,李二感觉自己自从遇到玄奘这个夯货,心情就从来没好过。

    “你看看,你们看看这是一个和尚能写出来的东西吗?!”

    李二指着放在桌子上的诗集,这正是玄奘平时口述,辩机代笔出版的诗集。

    对于别人来说,想要查到玄奘的身份或许很难,但是对于李二来说完全不是个事儿。

    打开的一页正是西涧,越看李二越觉得升起,这简直有辱斯文,佛祖为什么不一巴掌拍死这个假和尚。

    关键是你当假和尚也就算了。

    朕邀请了你那么多次,竟然一点面子不给朕。

    你这假和尚还当上瘾了不成?

    最主要的是,朕都给你出头了,这贼秃关键时刻直接不见了踪影。

    势必让朕这一次的征战师出无名,简直有毒这贼秃!

    “陛...陛下,也...也许只是我们想多了呢。”

    李君羡额头冒着冷汗说道。

    作为百骑的首领。

    虽然——

    这话连自己都不信就是了,然后就看到李二黑黝黝的眸子瞪了过来,心里顿时一个咯噔。

    得自救啊!

    “陛下,臣手下探查到,一名疑似玄奘大师的和尚进了钦天监。”李君羡连忙开口道。

    李二一顿。

    随即爽朗的大笑声响彻整个太极宫。

    看着开心的李二,李君羡擦了擦额头冷汗。

    娘嘞,又活过一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