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西游之取经算我输 > 第182章 大花的贱
    在太白金星面前干死虎将军?

    哪个干?

    阿弥陀佛,贫僧听岔了,是斩杀!

    系统任务变了,看到这里玄奘稍稍松了一口气。

    说起来系统得终极任务是让自己不去取经的,也就是说要躲开九九八十一难。

    但是有的劫难就坑了啊。

    简单来说就像是现在自己遇到的这个出城逢虎。

    如果按照之前的想法,必须得拒绝这个任务才能胜利。

    关键是遇这种事情。

    除非贫僧跟李淳风一样是个神棍,不然天知道怎么拒绝啊!

    而且不管谁干掉这只虎妖,还是不管他直接找跳道跑路,都已经算是过了这一难。

    任务改变也是理所应当。

    不过现在西游都还没开始,特么的要怪就来了?

    什么鬼?!

    难道说,以后贫僧躲长安城,还能有妖怪来找贫僧麻烦不成?

    不可能!

    这谣言是不能乱传的,小心如来听了去。

    巧合,绝对是巧合!

    “咯咯,什么鬼,陷阱?”

    大花一脸懵逼。

    人类?

    毕竟,只有人类才会利用陷进去抓猎物,

    而妖怪的话。

    有实力的通常都会靠自己的实力去捕猎,总不可能一个明明有实力的妖怪,却靠着卖萌去混吃混喝吧?

    太违和了好不好!

    只是这个想法瞬间就被大花给推翻了,因为坑顶不一会儿已经站着几只小妖。

    说是妖或许都有些抬举这几个家伙了。

    仍旧是动物的形象,只不过眼睛之中却多出一些灵动之色。

    顶多只能算是初开灵智的小动物。

    直到这个时候,玄奘也终于是想起了第五难的具体内容。

    就是半路碰到个劫道的寅将军,将跟随自己的那两个随从给吃了,然后玄奘被太白金星路过救了出来。

    纵观九九八十一难中的所有妖魔,寅将军的实力绝对是低的令人发指。

    两界山有三怪。

    分别是寅将军、熊山君、特处士三只妖怪,这三怪实力低到什么程度。

    抓人都不用自己是妖力,而是学人类去设置陷阱,还惧怕阳光的那种精怪。

    总之,就是真鸡儿丢妖怪脸皮的那种龙套妖怪。

    看着围观在洞口的一群妖怪,这种感觉就好像是自己突然变成了被人观赏的猴子一样。

    虽然有任务但是玄奘却是一点也不着急。

    任务——

    是当着太白金星的面,干掉寅将军。

    按照自己的记忆,太白金星是一直等到寅将军离去的时候才出来救自己出这个大坑的。

    “老大怎么办?”

    大花看着洞口的诸多妖怪,大花眼中闪过冷芒。

    虽然都是未曾化形的小妖怪。

    但是大花感觉自己应该能轻松干掉他们,并不是盲目自大而是真的有这么一种感觉,好像自己和上面这群家伙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妖怪一样。

    本鸡是家养的,它们是野生的!

    家养的比较温顺!

    不由得大花自内心深处升腾起一阵自豪感。

    家养的,似乎也不错。

    “先收拾这些小怪,等然后等!”

    玄奘开口,大花顿时安静的蹲在那里,只是眼睛有些不善的看向=这些刚开了灵智的精怪,眼中满是不屑。

    “呦,看到没,这只大肥鸡还瞪我们呢,寅将军只吃人,这只肥鸡等会儿我要吃它的腿!”

    一只黄鼠狼精看着大花直流口水的说道。

    黄鼠狼对鸡的追求不亚于狼对于羊的追求,黄鼠狼精紧紧的盯着大花,准确的说是在想等会儿在想等会儿从什么地方开始下口。

    “扑gai,看什么看,没看过这么帅的鸡爷吗?”大花被看的浑身不自在直接对着黄鼠狼精破口大骂道。

    “死肥鸡你说啥?!”黄鼠狼精顿时眼睛一瞪满脸杀气的看向大花。

    “林贝骂的就是你哥龟儿子,有本事你下来打我啊!”

    大花伸长脖子对着黄鼠狼精瞪着眼睛大叫道。

    “你个外地肥鸡还敢在这这里撒野!”黄鼠狼精向前一步一脸不爽的说道。

    虽然这些年来大花口音已经改了许多,但是岭南味仍旧十足,让黄鼠狼不爽的是。

    我是黄鼠狼精啊,你个外地来的鸡精不怕我就算了,特么的还这么嚣张,你当你是太太乐啊!

    “咯咯,咋地?不是本鸡说你,你个垃圾若是在我们岭南那儿活不过一天,种族都给你吃绝了,也就能在这里耍耍威风。”

    大花大骂道。

    随即抖了抖胸口的肥肉。

    “看到没,好大的一块鸡胸肉啊,有本事儿你下来吃啊,不过你个没种的黄鼠狼肯定是不敢下来的。”

    随即大花顿了顿,伸出一条鸡腿。

    “肉嫩多汁的鸡腿肉,还有这鸡翅膀,可惜你吃不着,咯咯......”

    大花的嘴像是机关枪一样开始不断地说着。

    黄鼠狼精的脸色也越来越黑。

    事实上不仅是黄鼠狼精,就是黄鼠狼精身边的几只小妖,乃至是大花身边的陈玄奘这个时候脸都黑了。

    这只鸡,太贱了!

    “吱吱,本狼这就要打死你!”

    黄鼠狼精就要冲下去,只是冲到一半,便被一条花斑大蛇一尾巴拽了回来。

    “嘶嘶,冷静他们就想引你下去呢!”花斑大蛇语气阴冷道。

    黄鼠狼精顿时冷静了。

    “呦呦呦,还本狼,黄鼠狼是狼吗,你丫的就是只老鼠,还本狼,猪鼻子插葱装什么象呢,那只大蛇叫你不下来你就不下来啊。

    你们两该不会是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吧,噫~

    听说蛇做那事儿能做好几天。”

    说着大花鄙夷的看了一眼黄鼠狼精的两腿之间。

    “你行吗,咯咯?”

    黄鼠狼精......

    蛇怪......

    吸气~

    吸气~

    黄鼠狼精感觉自己快炸了,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大花。

    “吱吱,你个死肥鸡不就是想骗我下去吗,然而本狼就是不下去,寅将军就要来了,等会儿本狼就把你分尸了,看什么看你丫的有本事上来——”

    黄鼠狼话说到一半蓦然一僵。

    只见大花扑棱着翅膀飞了上来,一双眼睛戏谑的看着黄鼠狼精。

    “沙雕,林贝有翅膀!”

    下一刻,不约而同的,花斑大蛇和黄鼠狼精对视一眼,齐齐的扑向大花。

    ......

    两界山,某山洞。

    “寅将军、寅将军,大喜事、大喜事!”

    一只人立而起的狐狸急匆匆的赶了进来。

    “我们抓到两只猎物,准备送给寅将军你享用!”

    “吼~人类,骑没骑白马,穿没穿袈裟,身边是不是还有两个随从?”

    一道紧张的大吼声从山洞深处传来,将走进来的狐狸震得眼睛直冒圈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