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西游之取经算我输 > 第163章 刘洪你事儿发了!
    皇宫之中。

    一个小小的身影正在花园中不断地玩耍着。

    身后宫女太监则一个个的紧张的跟在她身后,仿佛生怕她出事儿一般。

    “没意思,也不知道比父皇还好看的小和尚哥哥有没有想兕子,兕子很想小和尚哥哥啊!”

    穿着宫装的小姑娘,顿时坐在青石上,嘟着嘴开口道。

    “呦呦呦,什么人竟然让我们的兕子这么念念不忘啊~”

    活泼中带着些许调侃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一名穿着淡黄色宫装的少女嬉笑着走了过来。

    “哼,才不告诉二姐你呢!”

    晋阳顿时扭过脑袋,一副我就是不说的样子。

    “嘤嘤,小晋阳不理二姐了,二姐生气了,本来听说今天殿上来了一个小和尚,还想带着兕子你去看看呢,被唤作二姐的少女故作委屈的说道。

    一边扭过头去的小晋阳听到和尚两个字,一双大眼睛顿时一亮。

    下一刻,像是讨食的小奶猫一样转身向着黄衣少女凑过去。

    “二姐~兕子最喜欢你了。”

    ......

    大殿上。

    “你觉得贫僧与你长得像吗?”

    听不出喜怒,好似真正的出家人四大皆空之后说出的话语一般。

    但刘洪却有一种被针扎了的感觉一般。

    若不是场合不对,恐怕早就会吓得跳起来了。

    随即可能是脑昏了,刘洪还真的抬头看向玄奘的长相,暗暗和自己的长相比较起来。

    像尼玛呢!

    劳资要是和作者长得一模一样,主角就是我了!

    不像!

    一点儿也不像。

    但是,感受着周围齐齐看向自己的目光,刘洪感觉自己需要说点什么。

    下一刻,刘洪深情的注视着玄奘,眼眶之内甚至有泪花浮现。

    看着此刻好似真情流露的刘洪。

    玄奘表示妈卖批。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刘洪丫的是什么人,就这演技,贫僧浸淫骗道二十多年都差点被你给骗了。

    贫僧给你八十二分,剩下十八分以666的形式发给你!

    奥斯卡欠你一个小金人

    “像,真像!”

    刘洪热泪盈眶的看向玄奘开口。

    李二顿时别过头去。

    不仅是李二,台下的大臣们一个一个纷纷别过脑袋去,有那么一两个人甚至没憋住笑出了声音。

    像?

    这个‘陈光蕊’的脸皮真的是有够厚的,睁眼说瞎话呢,你自己长什么样难道心里就没点逼数。

    “啪~”

    “像尼玛呢!”

    清脆的把掌声,刘洪瞬间在天空中三百六十度翻滚下一刻倒在地上。

    这让刘洪再一次成为全场的焦点。

    此刻,刘洪捂着脸满脸有点懵。

    一半是被打懵的,还有一半纯粹是有些没办法接受现在这么一个情况。

    这和尚——

    这和尚竟然打我?

    我现在的身份可是陈光蕊啊,陈光蕊是谁?

    如果皇帝陛下没有忽悠我的话。

    面前的这个和尚应该便是陈光蕊的儿子。

    儿子打老子?

    翻天了啊!

    陛下还有文武百官,难道就不管管?

    事实上,此刻皇座上的李世民捂着脑袋,直感觉脑门有些发凉。

    这也太狠了,隔这么远都能感觉到疼。

    虽然,这巴掌打的很爽就是了。

    玛德,敢杀朕的朝廷命官,打不死你!

    李世民感觉自己此刻越看玄奘越觉得顺眼了。

    这和尚——

    朕看观音不爽,就可劲儿的打脸那观世音,朕看着群别有用心的世家大族不爽,就跟他们对立、朕看这刘洪不爽,就直接甩他一巴掌。

    若不是知道自己不可能被读心术读心,差点以为这和尚是朕肚子里的蛔虫了。

    这和尚啥都合朕的胃口。

    就是长相有些花里胡哨,不像朕这样有一股历史的沧桑感。

    “行了,这里是太极宫。”

    李二故作皱眉道。

    虽然对这件事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了,但这里是太极宫,不是街头斗殴的地方。

    “阿弥陀佛,陛下恕罪,小僧自幼在净土寺出家,辨人说话真假几乎已成一部分本能,看到别人说谎话,总忍不住抽他们!”

    玄奘一本正经的说道。

    李二以及下方的诸多大臣顿时嘴角直抽抽。

    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听到这种病症,你个秃子坏的很,嘴里没一句真话!

    如果要是玄奘知道在场其他人想法的话,恐怕就要喊冤了。

    事实上,自从成年之后,自己一直秉持着出家人不打诳语这样的话。

    至少刚刚说的话可不是假的,平时听到别人说假话确实是有一种想抽对方的冲动,只不过能克制住罢了。

    “陛下,陛下微臣不碍事的,玄奘兴是在外面受了太多的苦,对微臣心有怨念。”刘洪跪在地上大声的辩解。

    只是这辩解的方式却是让其他人有些无语。

    除了隔壁那群傻大个大老粗之外,在场的都是成了精的狐狸。

    你搁谁玩聊斋呢!

    表面上似乎是为玄奘辩解,只是却避重就轻,仿佛要下套一般。

    “阿弥陀佛,施主您刚刚说谎了,你看贫僧像你吗?”

    玄奘对此倒是无所谓,反正拼着一个钻石宝箱不要,今儿个这事肯定没完,如果不把自己心中郁闷发泄出来的话,玄奘感觉自己可能会疯。

    “像——”

    刘洪下意识的想说像,随即看到玄奘那白净如玉的手掌,肿起的半边脸上,剧烈的疼痛提醒着刘洪刚刚那事儿不是幻觉。

    一想到玄奘刚刚说的话,一遇到说谎的人就忍不住抽对方?

    “太像你母亲了!”

    刘洪‘激动’道,下一刻似乎想要起身去摸一摸玄奘,只是似乎想到台上的皇帝还没让自己起身,顿时又回去,只是脸上的表情却是越发的激动。

    “行了刘洪,事到如今不用再演戏了。”

    这一刻李二也有些看不下去了。

    这刘洪绝对是自己见过的脸皮最厚,最能演戏的人了。

    都这个时候了,演你妹呢!

    刹那间,正想继续飙戏下去的刘洪整个人像是被定身术定住了一样定在原地?

    刘洪?

    那个贱人出卖我!

    这是刘洪第一想法,随即便狠狠的摇了摇头。

    那个贱人生性胆小,而且一直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怎么可能会有时间去通知他人。

    难道是这个小和尚?

    刘洪看向玄奘,随即摇了摇脑袋。

    当初这孽障被江水冲走的时候,不过才刚出生,如何能知道那么多?

    “陛下,刘洪是谁,我不认识啊?”

    随即刘洪一脸迷茫的看向李二开口道。

    “啪~”

    下一刻,刘洪再度三百六十度旋转倒地,隐隐的还有一颗泛黄带血的牙齿脱落出来。

    李二和百官的嘴角顿时抽了抽,随即正准备找事儿的御史台一众人等顿时眼前一亮,下一刻便要上前参玄奘一本。

    这个和尚太嚣张了,还一直在大殿上动手,简直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不给他添添堵,自己良心都过意不去啊!

    “阿弥陀佛,抱歉,没忍住,这位大人出列可是有话想说?”

    玄奘晃了晃手掌,有些人畜无害的看向准备搞事的御史台几人。

    “咕噜~”

    齐齐咽了一口口水,原本已经出列的御史台喷子,顿时又缩了回去。

    惹不起,惹不起,因为想刷波存在感被这和尚给打一巴掌?

    拉倒吧,咱这小身子骨不得被打死啊!

    “噗~”

    “噗~”

    武将那边此起彼伏的笑声让御史台的几人脸色更黑。

    不怂不行啊,这和尚动起手来简直无所顾忌,偏偏陛下还不管。

    就算是参到这和尚了,若是被打了那也是万万不值的。

    “阿弥陀佛,刘洪施主别演了,须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啊,出家人慈悲为怀,贫僧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另外,你杀害陈光蕊的事儿发了。”

    看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刘洪,玄奘蹲下身子缓缓开口道,随即似若有所察似的看向一旁的偏殿。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