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西游之取经算我输 > 第161章 自此,我刘洪平步青云!
    “我佛,那金蝉子转世并不知晓陈光蕊之事,不若贫僧下凡助他一助。”

    西天大雷音寺,观世音突然开口对着如来开口提议道。

    这西天取经的九九八十一难,是劫难同样也是机缘。

    想想这些日子以来。

    诸天神佛的坐骑宠物为何频频下界?

    仙人压箱底的宝贝为何频频失窃?

    下界妖魔为何一日猖獗过一日?

    这一切的一切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神佛失道。

    一切尽在今晚——

    咳咳,其实正是因为这九九八十一难。

    帮助应劫人度过劫难,自会有泼天的好处降下。

    就像是封神量劫,无数的神仙妖魔鬼怪都知晓量劫已至,参与其中保不齐就会身死道消。

    但参与量劫的好处仍旧是让他们一个一个前赴后继的参与其中。

    相比之下。

    西游就是个弟弟。

    玄奘虽然长歪了,但是这好处还是要捞的。

    如来瞥了一眼观世音,面上一阵无语。

    这无耻的劲头儿,当真是有二师伯的几分影子。

    整个大雷音寺,乃至整个三界,虽然很多人眼巴巴的想要参与进其中。

    但像观世音这样主动凑上来的。

    还真没几个。

    拜托,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了,能不能去药店买点碧莲?

    “那就劳烦观音大士了。”

    如来黑着脸说道。

    说了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你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和我说了,我能拒绝你吗?

    不过话说这是第几次了?

    果然把脸皮丢掉,就能够变得更强吗?

    听到如来的话,观音顿时满意的点了点头。

    随即驾起一道祥云,慢悠悠的向着南瞻部洲飞去。

    对于这件事儿,观音并不急,自己只需要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赶到便好。

    玄奘虽然有些神异,但是是不可能知道自己小时候事情的。

    不知道小时候事情,那么也肯定是不知道那刘洪便是他的杀父仇人。

    这事儿,好办!

    另一边,太极宫中。

    陈光蕊啊!

    有些久远的名字呢。

    若不是那西游记的笔记,自己随身带着可能都忘记这人是谁了。

    原本以为自己早就已经能看开一切。

    纵然做不到四大皆空,也应是能做到游戏人生,从第三方的角度去看待这一切。

    但是接连听到陈光蕊这个名字,仍旧是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

    “怎么小和尚你认识这陈光蕊?”

    原本面无表情的李二看到玄奘的表情突然好奇道。

    这个小和尚。

    李世民的感觉就很奇异。

    一般情况,自己看到秃子都是→_→

    这样的表情。

    这群秃子,每天不干正事儿,不给国家增加一丝一毫的税收,还整天收香火钱。

    收尼玛呢,那特么都是朕的!

    然后玄奘这小和尚当时给自己的感觉边睡没心没肺和其他的秃子有很大的区别。

    后来知道玄奘天生神力,吃惊之余,也有些不爽。

    啥玩意儿啊!

    有这本事不想着报效国家去当和尚?

    食屎啦你!

    然后平时便是白起搜索到的各种关于玄奘的事迹,玄奘给自己的感觉便是。

    没心没肺,玩世不恭,不守清规戒律的花和尚。

    没想对方听到陈光蕊这个名字会有这么大的变化,这倒是让李世民有些好奇,好奇陈光蕊究竟和这个小和尚有什么联系。

    “阿弥陀佛,陛下知小僧法号玄奘,却不知小僧俗家姓陈。”

    玄奘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

    这事儿没人跟自己说,自己本是不应该知道的,但自己却知道了。

    “哦?”

    李二好奇。

    “小僧自幼便被顺着江流流下吗,被金山寺的法明大师收留,后被净土寺方丈收为弟子。”说到这里玄奘顿了顿。

    说起来,老和尚三个家伙虽然平时没说当初是怎么把自己从发明那里要到手的,但是看金山寺培养出一个法海就迫不及待的让其过来砸场子,就知道当时肯定不是很友善就是了。

    说不准三个老家伙还下了点阴招。

    以自己对三个老家伙的了解,肯定是这样!

    “长大之后小僧方才知道,这俗世的父亲便叫陈光蕊。”

    “哈哈哈,今日你父子重逢倒是一桩佳话了,你这是要见到自己父亲太过激动了吗?”李二大笑道。

    有家室好啊,有父母亲情就证明有了牵挂,有了牵挂就肯定当不成和尚,迟早还不得为我所用。

    看着得意的李二,玄奘无语。

    虽然不会读心术,但是李二的想法自己也是能猜到几分。

    就像是前世起点小说的主角大多是孤儿院出来的设定一样。

    少了牵挂才能无拘无束啊,不然家长里短就扯个三五百章的,读者爸爸看着不爽怎么办?

    说到底还是牵挂的问题,但是——

    “小僧的父亲确实是叫陈光蕊,也是殿外之人的身份,只是却不时地殿外之人。”

    玄奘的话,让大殿的空气你蓦然一静。

    大殿之外。

    刘洪站在殿外。

    心下惴惴的抬头,下一刻似乎是害怕似的,随即低下脑袋。

    太豪华了。

    太令人震撼了。

    虽然来这儿之前,便已经做了些许心理准备。

    但是真的看到这威严华丽的太极宫之时。

    仍旧是难掩心中的慌乱,毕竟出身的低微让刘洪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能走到现在这个地步。

    慌乱过后,便是浓浓的激动。

    自己本只是洪江渡口的一名艄公而已,原本可能就这样浑浑噩噩过上一辈子,甚至能不能娶到媳妇儿也是个问题。

    直到,直到那一天自己碰到了殷温娇。

    碰到了殷温娇和陈光蕊夫妇。

    这两人身着华丽,一看便知道不是普通人家。

    但是自己当时也未曾想过对方会有那样大的来头。

    只是看到殷温娇的一瞬间,脑袋一昏,色心骤起,直接便将陈光蕊沉尸江底,想要霸占殷温娇。

    当时翻对方包裹的时候,看到那官服官印的一瞬间,差点没吓的背过气去。

    毕竟,杀死一个普通的游人,和杀死一个官员可完全是两回事。

    前者,这荒郊野岭的谁知道死在哪儿,是被猛兽吃掉,亦或者是被强盗打杀。

    可能性太多,官府也不愿意耗费那么多的时间去查。

    但是如果死掉的是一名官员的话。

    查到自己的可能性便高了许多。

    索性心一横,直接带着殷温娇假冒了陈光蕊的身份,前去赴任。

    这么多年来,倒也是混的风生水起。

    唯一不爽的便是——

    便是殷温娇这个贱人,明明都已经跟自己这么长时间了,却始终不让自己去触碰。

    贱人!

    不过——

    刘洪看着面前的太极宫,眼中闪过无尽的渴望以及野心。

    “陈大人,殿下宣您进去呢。”

    刘洪顿时狂喜,随即一挥衣袖,大步向着太极殿中走去。

    自此——

    我刘洪平步青云!

    神来了都阻止不了,我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