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西游之取经算我输 > 第101章 猴毛
    没...没了?!

    咯咯哒~

    舒爽的感觉让大花情不自禁的再一次叫出声。

    随即像是做了什么羞耻丢人的事情一样,双翅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巴。

    一双大眼睛鬼鬼祟祟的向着两边看去,仿佛生怕被人看到了一样。

    然后——

    长在鸡头左右两侧的眼睛下一刻分别于玄奘和黑山对视着。

    话说这两个家伙刚刚应该没看到吧。

    鸡爷我反串一下母鸡的叫声怎么了?

    这是艺术,艺术!

    我又不像那些年轻小公鸡一样,把自己打扮的比那些小母鸡都要漂亮,然后弄得雌雄莫辨的,都什么玩意儿嘛!

    我,大花,是搞艺术的!

    所以反串一下母鸡叫那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公...公鸡下蛋了?”

    坐在玄奘身后的崔大人指着大花一脸懵逼的喃喃道。

    玄奘呆愣愣的点了点头。

    就是一边的黑山老妖也是下意识的忘记了发难,一脸懵逼的看着。

    自盘古开天地以来,天地既分阴阳,何曾见过这种阴阳混乱之事。

    这特么难不成是战斗鸡?

    大花看着自己两边的眼神。

    心儿顿时狠狠一阵颤抖。

    抬爪,转身向后看去。

    自己的屁股后面——

    一个拳头大小的赤红鸡蛋安静的躺在那里。

    这是——

    我吓得蛋?

    “咯咯哒~”

    “咯咯哒~”

    “唔!”

    大花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整只鸡的三观却是已经粉碎。

    娘嘞,本鸡竟然下蛋了?!

    难道说,本鸡一直以来都不是一只公鸡?

    而是一只母鸡?!

    之前自己找未成年小母鸡,其实不是自己去把妹。

    而是人家少年鸡套路了我这只老母鸡?

    此刻,大花感觉自己的脑子已经彻底的混乱了。

    随即关于这个猜测便被彻底的抛出了脑海外。

    如果自己是母鸡的话。

    净土寺那三个老家伙早就把自己给赶出去了,怎么可能软禁自己那么多年啊!

    当然了,最关键的不是这一点,最关键的是大花发现自己此刻竟然还有那种想要排除点什么的冲动。

    这种羞耻却又让人无法拒绝的感觉让大花死死的夹住双腿!

    随即,大花目露凶光的看向在场的三个人。

    公鸡下蛋这会儿事儿。

    绝对不能让这三个混蛋传出去!

    “咯咯,所有人都得死!”

    大花目露凶光。

    “别以为本鸡失去了变大的神通你们便能打赢本鸡!”

    看着周围的人大花抬头挺胸傲然的说道。

    “本鸡可还有千里眼顺风耳的神通呢!”

    似乎是为了印证自己所说呜呜一样,一道金光顿时自大花的双眼中射出,一对小小的耳朵更是好似在这一刻化作了天线接收器,开始不断地听取各方的声音。

    异象显现。

    让玄奘和黑山老妖面上顿时露出一丝凝重。

    虽然不知道大花得到了什么样的造化,但这造化绝对不简单。

    “咯咯哒,林贝憋不住啦!”

    “啪嗒~”

    随着一枚橙色的鸡蛋落地,大花身上千里眼顺风耳的异象顿时消散一空。

    “咯咯哒~”

    大花回身,一双本就鲜红如血的鸡冠在这一刻好似变得更红了。

    “咯咯哒~”

    大花的最终,开始无意识的发出这样的声音。

    一双原本傲然的双眼在这一刻变得无神起来。

    又——

    下了一枚鸡蛋?!

    突然有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

    “不对,本鸡还有金刚不坏之身喷火吐水之神通,只要杀了你们本鸡就能——咯咯哒~”

    “啪嗒~”

    “啪嗒~”

    “啪嗒~”

    舒爽的感觉终于是让大花的眼睛变得湿润了起来。

    晶莹的眼泪滴落。

    身后果然又多出了黄、绿、青三个鸡蛋。

    身上的一阵虚弱感也让大花有困难言。

    就好似自己的能力被这些鸡蛋给全部带走了一样。

    正在一旁看着的玄奘和黑山显然也是发现了这一点,呆滞的脸上顿时掀起一抹残忍之色。

    “死公鸡,本座看你今天还有什么手段!”

    最恨大花的显然不是玄奘而是刚刚被使劲儿污辱的黑山分身。

    对于玄奘,大花这家伙顶多也就是口嗨一波。

    但是对黑山分身,大花可是真的动爪子的!

    “咯~嗨~”

    大花看着不断地靠近的黑山,竖起翅膀有些尴尬的打招呼道。

    “隐身!”

    正准备动手的黑山动作一滞,气息不见了。

    这——

    跑了?!

    竟然还有这种保命手段?

    “啪嗒~”

    随着一阵落地声,在自己神识中消失的那只鸡再一次的出现了,黑山抬头看着面前。

    只见大花正抬起爪子对着自己的腿做出一个踹状。

    大花看着瞪向自己的黑山。

    经营的眼泪开始止不住的往外流。

    要不要这么坑啊!

    本鸡的争霸之路还没开始,这就是要结束了?

    “嘭~”

    不等大花说话,阴气翻滚,下一刻大花向着玄奘所在的方向倒飞出去。

    “啪嗒~”

    “咯咯哒~”

    看着最后一枚紫色的鸡蛋,大花使劲儿的捂着自己的嘴。

    经过今天这事儿,大花感觉自己总算是知道那些小母鸡下蛋的时候为什么总是发出这种叫声了。

    这纯粹是因为太舒服了!

    抬头!

    一个可恶的面孔在自己的面前不断地放大。

    不等大花说话,玄奘伸手抓着大花的翅膀拎了起来。

    “咯咯,死和尚赶紧放开本鸡命运的后翅,不然等本鸡变成刚才安阳一脚踩死你!”

    大花叫嚣着。

    “阿弥陀佛,上天有好生之德,你这妖孽本性难驯,等贫僧回去必将对你施以火刑!”

    “咕噜~”

    玄奘看着大花义正辞严的说道。

    黑山......

    崔大人......

    大花......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而且刚刚你这和尚绝对是在咽口水的吧!

    “啪~”

    不等大花说话,玄奘当头就是一巴掌,大花顿时华丽的晕了过去。

    向着回去之后得对着妖孽施以火刑,玄奘就感觉一阵伤感,可是自古人妖不两力,即便是有眼泪,贫僧也只能往肚子里咽啊!

    玄奘看向黑山。

    “阿弥陀佛,上天有好生之德,此鸡已伏法,不知黑山施主可否退去?”玄奘看着黑山振重的问道。

    “退?本座不退你能如何?”

    黑山感觉有些好笑。

    虽然自己刚刚被捶了一顿,但那只鸡不过是意外,本座的目标本来就是你这个秃子好不好!

    我退?

    莫不是活在梦里。

    “阿弥陀佛,贫僧知道了。”

    玄奘一手拎着大花,在黑山的注视下缓缓的掏出了一根蕴含着浓郁妖气的金色毫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