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西游之取经算我输 > 第83章 土地
    “老婆子,老婆子,你看这是我拿桃子从齐天大圣那里换来的猴毛,精气十足,做成的帽子,寻常小妖根本不敢靠近!”

    一个矮个小老头一脸赔笑的将一件衣服送到一个小老太的面前。

    豁了一个缺口的门牙看起来异常的搞笑。

    “就你机灵,你这牙是怎么了?”小老太笑的已经眯起来的双眼陡然一凝,随即一脸关切的问道。

    “还不是那猴子,脾气太冲,都快五百年了一点都没改变!”

    说着土地捂着自己的牙齿,一脸无奈道。

    那猴子乃是太乙妖仙,浑身上下都是宝贝,本来还以为有佛祖的封印在不会出什么事儿,但还是被那猴子一口气吹得差点没背过气去。

    牙就是那会掉的。

    不过为了这帽子都是值得的。

    想着土地公公看着满脸笑容的土地婆婆,顿时露齿一笑。

    “老头子,你以后可别干这事儿了,我们就安安心心当个小土地就成了,还是少跟那些大人物接触。”

    土地婆婆将帽子戴头上关切道。

    土地,是这个世界最底层的神职。

    别说是那些大人物了,就是凡间的一些修炼者都能对自己等人吆五喝六的。

    五指山这里还算是好的。

    像是一些穷山恶水。

    指不定哪天土地就被妖怪抓去炖了,或者被一些小妖直接夺取了神位。

    对于土地这种小神的死亡,天庭压根也不管。

    毕竟土地实在是太多了。

    你不可能因为几个土地今天和那个妖王干架,明天围剿这个妖圣吧。

    那还不如重新封几个土地省事儿呢!

    “是的是的,今天那铜汁铁丸再给我加五成吧。”

    随即土地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捂着自己还隐隐作疼的门牙,倒吸一口冷气道。

    “不行!”

    土地公公一愣,一脸懵逼的看向土地婆婆。

    为啥不行?

    “得给这猴子加一倍。”

    土地公公......

    “嘿嘿,谁让这猴子打你了。”

    土地婆婆一边笑,一边就要去拿葫芦。

    “轰隆~”

    “哗啦啦~”

    “哎呦哎呦~”

    “房子塌了,别敲了!”

    整个地下开始不停地晃动着,泥土开始不断地洒落,土地公土地婆顿时左摇右摆,显得十分狼狈。

    “哎呦,这群人每次敲门都这么大动静,就不知道——”

    “土地公公,出来接客啦!”

    玄奘的声音让正准备发牢骚的土地公公声音一僵。

    “死老头子,我说你最近怎么总是早出晚归的,究竟是二里屯的那只狐狸精,还是秋名山的那只画皮妖,今天你给我说...说清楚!”

    土地婆掀起拐杖向着土地公身上砸来。

    “哎呦,老婆子你听我解释啊,就算我看得上人家,人家看得上我吗?”

    土地公一边躲着拐杖,一边大叫。

    “你...你果然看上那群骚蹄子了!”

    ......

    两界山下。

    玄奘和高阳等人一脸震撼的看向玄奘。

    这——

    刚刚那一下,简直就像是山崩了一样。

    这和尚,是怪物吗?!

    “咕噜~”

    咽口水的声音此起彼伏响起。

    房俊等人更是下意识的缩了缩脑袋。

    虽然早就知道大师牛逼了。

    但这根本不是牛逼就能解释得了吧!

    这是小母牛倒栽葱,牛逼冲天啊!

    不过——

    “土地呢?”

    高阳抬头看向玄奘开口问道。

    看着齐刷刷看向自己的众人。

    玄奘面色不变,心中却是已经开始骂娘了。

    我擦!

    这情况不对啊,贫僧的记忆里。

    西游路上,贫僧那大徒弟拿那根能长能短的棍子往地下一戳,土地山神刷刷的就出来了?

    贫僧都这么大动静了。

    可竟然一个都没来?!

    瞧不起贫僧怎么滴?

    不对!

    贫僧可是金蝉子转世,怎么可能比不了那个泼猴儿!

    难道是贫僧用的力气太小了,要不——

    把金刚交出来再砸一下!

    “喂喂喂,出家人不打诳语哦~”

    高阳看着玄奘适时的笑道。

    “高阳,别胡闹。”

    房俊连忙挡在高阳身前,声音颤抖的说道。

    “对啊高阳,也许今天土地公公不在家呢。”

    房陵也是连忙解围道。

    “阿弥陀佛,殿下不是故意的,师兄万莫生气。”

    就是辩机也是走到玄奘身边小声道。

    见识了玄奘那一脚之下地动山摇的场景,没有人能够平静的面对这一切。

    万一,玄奘要是一个没忍住动粗了呢?

    那细胳膊细腿的,但是动起手来,估计在场没人能挡得住。

    “阿弥陀佛,房陵殿下说的有道理,也许土地公公出门不在家了,贫僧觉得下次再来拜访比较——”

    “谁啊,嘈嘈,嘈嘈的,烦不烦,烦不烦!”

    玄奘后退,一个挂着寿桃的拐杖砸在地面上,地面上顿时砸出一个深深的印记。

    “谁敲门的,会...会不会敲门,能...能不能不好好敲门了?”

    入眼的是一个鼻青脸肿,门牙还有个豁口的老头子。

    看到这老头的瞬间,玄奘眼睛就亮了。

    土地公公这不是出来了吗!

    看这五短的身材,看这白胡子,还有这慈祥的——

    啊咧~

    这脸,怎么好像刚被鞋拔子踩过一样?

    “还...还有什么叫接客,接谁的客啊,大白天的喊什么喊,不是早就说过暗号了吗?”

    土地公公一边揉着自己的腰,一边骂骂咧咧的说道。

    这特么——

    究竟是谁这么不靠谱啊!

    “阿弥陀佛,土地公公安好。”

    玄奘有些尴尬道。

    “安好?老头子我不好,你们是谁啊,没事儿来这溜达干啥,一个个的都给我赶紧走走走!”

    土地公挥手赶人道。

    玄奘双掌不断的摩擦。

    阿弥陀佛的,话说这个土地公公怎么有些油盐不进啊!

    贫僧这盛世美颜,也就略逊作者一筹。

    这老头竟然无视贫僧?

    手痒了,咋办?

    动手的话会不会被讹上啊?!

    “哼,哈哈哈哈哈,你这和尚以为随便找个老头子来扮演土地公公本公主就会上当吗,你就算要找个假的来也得找个好一点的演员吧。

    你看看这胡子乱糟糟的,再看看这脸上还有个鞋拔子印呢,土地公公你该不会是被土地婆婆扫出家门的吧?!”

    高阳嘲笑道。

    就是房俊也是忍不住低头憋笑。

    “你这小姑娘,你这你......”

    土地公公拨开白胡子就要说点什么,陡然面色一愣?

    “你这小姑娘,老头子我...见过你。”

    高阳一愣,随即心中一喜。

    见过我?

    这老头子果然是长安的人,现在定然是知道本宫的身份幡然悔悟,准备揭开玄奘这个臭和尚的面具呢,只是土地公公下一句话让高阳的面色一僵。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