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盈满 > 第17章:80小炮灰8

如此几个月下来,盈满已经可以在空间里跑步了,力气增加了不少,可以和成年男人媲美了,不过虽然力气增加了,可是因为没有学习过打斗的技巧,所以恐怕不一定打得过男人。

盈满也知道这个,作为在信息大爆炸年代生活的人,哪怕盈满还未成年,可是知道的事情也多很多,毕竟后来网络什么都有,甚至于各种死亡瞬间的视频都敢直接往网上发。

她准备再练习一下五行拳,原本是不打算修炼的,只是她到底是一个女子独身居住,还是学一些自保的手段才好。

于是在习惯了空间的重力之后,盈满就开始练习五行拳,却没有修炼内修心法,因为空间的重力是会根据她的修为提升的,这个修为并没有规定一定是本体修为,要是她将小世界的身体修为提升了,回去后重力不会降回来,吃亏的可就是她了。

以后修为提高了倒是可以利用这一点,可是现在她才刚刚起步,还是慢慢来才好,而且如今到底还是比较安全的,也不用担心那么多。

也因此,除了台风之后跟着大家一起去抢救稻谷之外,其他的盈满就很少单独行动,就算是上山,也都是和王希白梦周晓梅一起的,老无赖一直没有等到盈满落单,渐渐地倒是也不怎么来了。

让刘秀又是气得半死,不过很快她也没有力气生气了,因为,秋收的时间就来临了。

他们这里的秋收,在确定收割之前,就先将水田里面残余的水能放的都放了,晾了几天也算半干了,就开始正式的抢收。

盈满也拿着镰刀和大家一起下田,虽然田里的水都放了,却还有一些泥泞,走起来还要甩一下脚把黏上来的泥巴都甩掉。而一直弯腰割稻谷也容易腰酸背疼,更不要说叶子弄到身上更是浑身痒。

他们这里可以种的田地不多,都是梯田,可是却也要趁着天色好赶紧收了,免得碰到秋雨,那就无法晾晒了。

等到割了一半之后,女同志就被分配去打稻谷了,这会儿可没有什么电动打谷机,只有脚踩打谷机,而且,整个村子,打谷机也就那么几台而已。

打谷机前面围着竹席,这种竹席是特制的,在下面后一个小口,看起来是凹字形的,这个主要是防止打的稻谷乱飞。

这种打谷机的动力就是人踩,通常是一只脚踩着传动踏板,踩下去,等到它自动回升再踩下去,一直重复,而手上也有动作,拿着一把稻杆将前面的稻穗往打谷机的滚筒上,滚筒是那种木桶,上面安装着很多的硬铁丝,弄成三角形。

这个时候要小心,不要靠得太里面,也不要一下子把稻杆放上去,而是要把稻穗那里小心的放下去,否则可能人都会被拽去。

滚筒滚动的时候可以把稻谷从稻穗上打下来,旋转着稻杆让上面的稻谷都可以被打下来,如果担心还不够干净还可以将稻杆摊开打。

打干净就扔到一边,技术好的往往可以将稻杆都整整齐齐的,盈满没用过这种老式的脚踏打谷机,她虽然也帮爷爷奶奶打过稻谷,不过她那会儿用的已经是电动打谷机了,虽然结构还是一样,可是却不需要以脚踏当动力了。

第一次尝试用这种方法打稻谷,真的很累,脚特别酸,经常都是没一会儿就要换一只脚打,盈满觉得,这绝对是锻炼腿力的一种好法子。

因为脚踏比较累,所以通常一台打谷机都是两个人打,两个人一起踩就比较省力了。

累了之后就和别人换一下,换到打谷机前面去,在打谷机前面的人需要做的就是把打下来的稻谷从席子下面挖出来,不要堵塞住了,而做这个的人也要小心,不要把手伸到滚筒那里,要是被滚筒打倒那可就惨了。

而弄出来的稻谷也需要处理,首先先把一些大的稻杆稻叶之类的扒拉掉,然后用筛子将一些零碎的稻叶筛掉,剩下的一些就要等晒干之后,对着风向口在筛一遍,让风把这些都吹掉,最后实在弄不掉的就用扇车吹掉。

他们这里没有比较平坦的地方适合当晒谷场,都是直接在那些比较干的田里,将田地上面的稻杆头割掉,然后打开竹子编起来的晒垫,将稻谷倒上去,用犁耙把稻谷推开摊晒。

晚上的时候,要在太阳下山之前将晒垫上的稻谷收起来,用蛇皮袋装好,放在边上堆成一堆,盖上稻草,防止露水打湿稻谷。

这样一天工作下来不但累得慌,还浑身痒的厉害,因为稻谷上面有一种很小的毛会掉在身上。

一个秋季抢收盈满整个人都瘦了一圈,也幸亏秋收期间吃的是大锅饭,不用在累的半死之后还要做饭。

不过之后也没有闲下来,因为还有番薯要收,收番薯首先要做的就是将已经干黄的番薯藤蔓割掉,将这些收到一起,准备有空了切碎发酵等到冬天喂猪。

将全部的藤蔓割掉之后,才开始挖番薯,这个是一个技术活,熟练地老农民一锄头下去可以将整株番薯挖出来,还不会伤到多少,而差的,那一锄头下去一半都切成两半了。

挖的人挖,而其余的人都拿着箩筐将已经翻出来的番薯捡起来,剪的时候要将上面的泥巴弄掉。

如此又花了几天的时间,总算是将番薯都弄好了,等到上交了公粮之后,他们还需要将剩下的番薯处理一下,将番薯倒进猪盆里洗干净,晾干,然后擦丝。

猪盆是他们这里杀猪用的木盆,可以将整只猪放进去的那种超大盆子,将整框的番薯倒进去,加水,然后用一根前面有一块竹片的竹竿不断地在里面搅动,将泥巴都洗干净。

将番薯捞出来晾干之后,就用擦板来将番薯擦成丝,然后放在已经空出来的晒垫上晾晒,等到干了之后就和粮食一起按照工分人头当做粮食分给各家各户。

忙活了这么久,拿到分到的粮食,盈满心中也充满了激动,虽然她不是没做过农活,可是强度这么大的真的还是第一次,又是在这种粮食并不充裕的年代,感觉是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