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盈满 > 第11章:被废的审神者10

大广间里的男刃都还盯着堀川,堀川这会儿却只能苦笑了,刚刚好像想起来了什么,可是被盈满这么一打岔,全给忘了。

不过众刃还是看向了盈满的身后,今剑顿时一下子蹦了起来:“三日月!是你吗?”

“哈哈哈,可不就是老头子我吗。”深蓝色短发,面容俊美如玉,头上戴着金色麦穗状饰品,和头发同色系的出阵服上也有着同样的麦穗,上面还有金色的月亮纹路,很是美丽,最重要的是那一双如同夜空弯月的眼睛最是瞩目。

“萤丸!”爱染发现那个矮个子是他的兄弟萤丸,兴奋地直接扑了上去。

“爱染。”一头银色短发,两边头发还翘起来,穿着一身短裤黑色带披风军装,背着一把比他身高还长的大太刀男孩将比他还高点的兄弟雯雯接住。

“咔咔咔,没想到本丸里已经有这么多刃了。”一身僧侣服饰的男子看了一圈,然后走到山姥切国广身边,向来不怎么合群的三老切也没有避开他。

“哦哦,这是在聚会吗?有没有酒?”开口的是一个高大的一身花魁装扮的男子,容貌艳丽的他这一生装束除了身高是没有半点违和感。

“大家好,我是太郎太刀。”他身边是一个同样高大的和服长发男子,黑色的头发梳成高马尾。

“一次来五个刃,其中一个还是天下无道之一的最美刀,还有三把大太刀。”虽然知道盈满很欧,可是这样也足够让人吃惊的了。

“现在看来,我们三条派就差一个石切丸了。”小狐丸对岩融说道。

“是啊,就差一个石切丸了。”今剑也很开心,他们三条派的刀剑除了他都是属于比较稀有的,没想到居然可能会成为最先被集齐的。

“话说你们之前再聊什么?”盈满这才想到自己进来的时候他们似乎是在讨论事情,当然,这种事情她向来不会插手。

其他刃都面面相觑,不知道应不应该直接询问。几个新刃入座,看到他们这样,也有些好奇。

“那个,姬君,你之前在万屋是不是看到您的仇人了?”好一会儿,堀川突然开口。

顿时,所有刃都看向他,不知道他怎么会直接这样问出来,堀川却另有想法,他向来是个细心的,也发现了盈满是个直来直去的性格,万事其实并不喜欢拐弯抹角,这样直接询问反而更好。

“嗯,的确是他。”盈满点点头,直接承认了,让众刃下巴都快下来了,有这样的吗?这简直不按牌理出牌。

“那姬君为何之前在万屋却瞒着我们?”和泉守顿时皱起眉,那个时候就应该直接上去。

“不瞒着你们让你们直接冲上去?那女人实力很强,而且,身边的刀剑等级练度都比你们高,让你们上去送死吗?我要报仇,也是在我能够安然全退的情况下,为了报仇搭上小命,我没那么傻。”盈满却笑道,她当时也是考虑到这一点才没有直接去跟踪,她坚信,要是她当时说出来了,那三个刃绝对会直接冲上去。

“都是我们拖累了姬君。”听了盈满的话,前田顿时低落起来。

“就算没有你们我也不会冲上去的,我们国家有句古话叫做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是小女子,当时却也不会比不上君子,我现在实力不够,是不会冲上去找死的。”盈满摆摆手,她说的也都是真的。

“姬君你放心,我们会尽快提升等级和练度的,希望您多安排我们出阵。”长谷部立刻对着盈满说道。

“不用急,还有时间。”盈满却没有同意,此事根本不用急在一时。

不过她话是这样说了,可是众刃们却没有听进去,之后几天的出阵都安排的满满当当的,因为盈满将队伍排好之后其他都让他们自己安排出阵远征的时间。

而盈满,察觉到了也没有阻止,但是却给她们买了不少的御守,确保他们的安全,她正在努力的研究她得到的那个阴阳术,每天还要去万屋的阴阳殿学习,直到一个月满就不再去了。

随着对阴阳术的深入了解,盈满就发现,她得到的阴阳术和其他人的不一样,其他人的阴阳术,最强大的咒印就是九字真言,可是盈满这里却不是,在她这里,最强大的的咒却是名字。

这个盈满也能理解,在修真界,妖修一般不会将真名告知,因为真名对他们而言,那就是一种天然的咒,被人知道真名,有可能就会被人控制,相对而言,这个对于人类的约束就小一些。

可是也仅仅是如此,古代就有很多以名字、生辰八字咒人的传说,说明了名字对于人的重要性,尤其是出生后起的第一个正式的名字,就是一个人的标签,同时也是一个人存在的证明。

不过,这种咒的确存在,可是想要掌握却没有那么容易,要不然名字起起来就是让人叫的,每天都有人叫不得把人给叫死。

所以虽然有这个,盈满一开始学的还是九字真言的咒印,同时,盈满也找到了治疗的相关阴阳术,有了这个之后,修复经脉比起之前简单了一些,之前到底是插不对口。

如此两个月后,盈满的伤势终于是彻底恢复了,感觉到体内可以轻松流转的灵力,而本丸里的灵气也明显浓郁了许多。

“姬君,你的身体是不是好了?”今天的近侍三日月进来后就看见打开窗户迎接阳光的盈满,说道,虽然是询问,但是口气却是肯定的。

“能感觉得到?”盈满转头,看到穿着日常装的三日月就笑道。“讲真,三日月,你就不能好好的穿衣服吗?现在好歹是春暖花开的时候,你居然还在衣服外面套毛衣。”

明明是个大美人,结果大半的却像是个乡下土村姑,第一次看到他这一身的时候,她差点没喷了,没见过这样糟蹋自己的。

“哈哈哈,毕竟我是个老爷爷,怕冷是正常的。”三日月一点也不在意的哈哈笑。

“不,我的意思你不热吗?”盈满无语,她是这个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