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盈满 > 第189章:无盐可吃的炮灰7
    所以在林山河避开之后,林珊珊也知道之前的方法是没有效果了,于是就改变了策略,改抓为拳,直接对着林山河的胸口打去。

    林山河不敢大意,连忙伸手抵挡,却被那小拳头上的力道给震惊了一下,心中更加震撼,却也小心谨慎了很多。

    最后两人的比试是以林珊珊输了为结果,虽然林珊珊力气不小,也学过招式,可是她的招式还太死板,不会变化。

    而林山河到底是上过战场,并且平安活下来的,自然不是林珊珊这种小孩子能比的,只是虽然赢了,他还是觉得心惊。

    廖恒将这一场战斗看下来,看向盈满得目光也不一样了,他清楚,如果这里面有谁是那个可以做师傅的,就只有这个女孩了。

    他对盈满是更加好奇了,盈满虽然暴露了,却也不在意,其实她一直都没有很好的经营过人设,崩人设是常有的事情。

    而且,盈满想要得到更过的因果点,就需要改变,可是因为这个地方偏远闭塞,她根本无法得知这个世界的真实情况,现在倒是可以通过廖恒知道,毕竟也是镇守边关的将领。

    于是,在廖恒要盈满带他去逛逛的时候,盈满无视掉林山河担心的眼神,答应了下来,两人一路沿着路走出,上了草原。

    “徐妹妹真是厉害,居然会那些东西。”廖恒由衷的对盈满赞叹。

    “其实,那些也是我在梦里学到的。”梦什么的一般都是属于万金油一般的回答。

    “梦里?”廖恒显然是不相信的。

    “是啊,梦里,好长的一个梦呢,好像是在梦里过了一生,梦里的世界有武功,有江湖。”盈满说的似是而非,将梦里的情景描述了一下,其实就是说了一个武侠故事,还是她曾经写过的,自然说的微妙微翘,相当真实。

    而且那个故事本身也是她经历过的武侠世界写的,所以听起来可信度相当的高,廖恒也打消了疑虑。

    “那你为什么要教给那些孩子?”这是让廖恒想不通的,这个世界并没有武功,但是家传的绝学还是有的,可是那都是不轻易外传的,哪像这个,居然将自己的机缘轻易的教出来了。

    “所谓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报,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我想要做的而已。”盈满笑了笑,这个笑容通透豁达,出现在一个七岁小女孩的脸上有一些违和。

    但是,奇异的,廖恒却觉得这样的盈满很好看,哪怕她看起来就是一个瘦瘦小小,皮肤麦色的小丫头。

    “你想做什么?”廖恒询问。

    “不让外族有伤害我的家人,同村人,国家的机会。”盈满说道,看着廖恒的眼神很是认真。

    “你知道现在朝廷的情况吗?”廖恒却是转移了话题,提起了这个。

    “什么情况?”盈满皱起眉头,她之前也觉得这个朝廷不太对,官盐缺失了两三年,私盐泛滥,朝廷居然都没有反应过来,这实在太不对了。

    “如今历朝已经传了7代,当今是个贪花无能的,只喜欢美人和淫奢,朝廷被丞相把持,丞相此人残暴不仁,弄得朝堂乌烟瘴气,导致整个朝堂混乱不堪,下面也开始苛捐杂税,官盐私卖什么的只是一个小问题而已。”廖恒简单的说了一下如今朝堂的形式。

    盈满嘴角抽了抽,她真的以为这个世界只是一个侦探类小说而已,那里知道居然还是乱世,也难怪这边官盐私卖这样的问题一直都没有人发现,这哪里是没有发现,是根本就没有人管好嘛。

    所以,这个世界其实不是她以为的如同狄仁杰那样的官盐私卖的侦探类文,而是古代争霸文的前奏吗?

    就是不知道男主是土著还是穿越的,想着事情,突然听到了少年的一句问话,让她突然转眸看着他。

    “你说,这样的世界,要如何才能改变,让百姓安居乐业呢?”

    这句话,怎么听都不像是一个只想守好边关的将领该说的,虽然现在这个少年不过13岁而已。

    “还能如何,改朝换代,破而后立。”盈满也没有假装自己听不懂,直接回答道,她本来就没有对古代的皇权有多敬畏,这会儿更是如此。

    “你是这般想的?”廖恒看着盈满,没想到她会直接说出来。

    “那是当然,做皇帝,作为朝廷不能为百姓谋求福利,带来好生活,这样的朝廷不反了还留着干什么?天子天子,那是天下万民之子,真以为是上天的儿子不成。”盈满一点也不忌讳的说出了她的心里话。

    “天下万民之子。”廖恒第一次听到这般的说法,呢喃了一句,“也就你敢这么说。”

    “我说的是实话,皇帝在高高在上那也就一个人,一个家族,要是他做的不好,让老百姓过不下去了,就算是军队也不会保护他,毕竟,军队里的战士也是老百姓出生,父母亲人都是老百姓,所谓水可载舟亦可覆舟,不就是这个理吗?”盈满双手一摊,表示她这话可是很认真的。

    “你说得对。”廖恒细细想了一下,点点头。

    “你想当皇帝?”盈满突然看着少年,发现他身上还真有一丝帝王之气。

    不过盈满对面相之类的不是很懂行,毕竟她之前修真学的是丹药法器符箓阵法这些,相面属于占卜术,她并没有狩猎,倒是魔法的占卜术她学过一些,只是也不会相面,只是,她修炼的因果诀,可以看出一些旁人看不到的,比如因果业债之类的。

    所以她也就能看到一些人身上的气,比如这位,身上就带着一丝紫气,所谓紫气东来贵不可言,这可不是人人都能有的,如果没有皇帝命,就算是命格贵也一般是金色的气息。

    “没有。”少年摇摇头,他没想过当皇帝,但是却有反意。

    “哦。”盈满点点头,至于相不相信就是另一回事了。

    “我想请你教导军中将士们武功,不知道可不可以?”廖恒这才说到了自己约盈满出来的目的。

    “我去的话可能不合适,你让林山河回来和我们练几天,到时候回去在传授给军中吧。”盈满对这些守军还是比较满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