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盈满 > 第140章:种田文小姑姑20
    “你想好了?”盈满眨了眨眼,想着可能发生什么事情,按照一般种田文的套路,大概是宇文席被追杀,然后躲到了虞山村,被王羽婷捡到救助之类的,促使男女主感情感情升温。

    “我不知道。”王羽婷也很迷茫,她不确定如果和宇文席在一起她是否能够得到幸福。

    “如果不确定,那就跟着心走,至少你未来想起来的时候不会因为这个时候的放弃而后悔。”盈满也没有阻止她,两人到底是男女主,哪怕这里不是,可是他们的姻缘是天注定的,除非有外力强行破坏,否则他们还是天生的一对。

    “可是……”到时候他要是有了其他人该怎么办,因为在外面,王羽婷没有说完。

    “你担心他会这样,可是又怎么知道你选择其他人不会这样。”在盈满看来,男人都那样。

    要变心那基本上都会,如果命定的男主都会背叛女主,那也没有其他好可以相信的了,既然这样还不如选择自己喜欢也喜欢自己的,变心那就不过了呗,作为一个现代人难道一个人还活不下去?

    就算以后可能当皇后不能和离,那就生个儿子搞死皇帝自己当太后好了,在很多时候,盈满看的很开。

    毕竟盈满小时候也没少因为没有父母而被人说道,也幸亏农村留守儿童很多,盈满的爷爷奶奶也护着她,倒是没有人敢欺负她,可闲话可是听了不少的,从小到大已经能做到左耳进右耳出了,对她而言,没有什么比自己开心,祖父母身体健康更重要的了。

    因此,盈满从来不会委屈了自己,在有限的空间里达到自己的心愿,比如嫁人这件事情,在古达这是在所难免的,那她自然会选择爱自己的,毕竟被爱总是比爱人更加幸福。

    “满满,走了。”冷名酌叫盈满。

    “哦。”盈满应了一声,和王羽婷告别,“你自己想清楚,不要让自己后悔就行。”

    “嗯。”王羽婷点头,然后目送两人上楼。

    “你们说了什么?”宇文席有些好奇的看着她。

    “秘密。”王羽婷看了一眼男人,突然笑了,自己何必矫情,她喜欢这个男人,既然如此,将他牢牢握在自己手上才是真理不是吗。

    宇文席看了她一眼,感觉她的笑容里似乎多了什么东西,但是又不知道是什么。

    “你和你侄女说什么?”冷名酌好奇的询问盈满。

    “啊,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盈满的回答却让冷名酌一头雾水,怎么突然念起诗来了。

    “吃饭吧。”盈满没有再说。

    吃了一顿火锅,感觉全身都暖洋洋的,盈满想着,之前居然忘了带上辣椒酱了,真是失败,嗯,什么时候回去拿上一罐吧。

    过年的时候,盈满和冷家人一起进宫,吃了一顿冰冷的年夜饭,到了二月皇帝寿辰的时候,盈满作为晚辈送上了贺礼,一副江山图,盈满收集了能收集到的地图,然后结合现代地图弄出来的,比起现在任何地图都要完善。

    让皇帝龙心大悦,询问她想要什么奖励,盈满直接说了想要开一家女子学院学习琴棋书画女红这些。

    皇帝自然应允,还亲自选址让人帮她建造书院,盈满连忙道谢,然后坐回原位,不少人看着盈满的目光都变了一些,虽然她的身份低微,但是目前来看各方面能力并不差,一点也不想的小家子气,礼仪方面也没有什么差错。

    但是一个人的脸色却并不好看,脸上的笑容看着有一些僵硬,听着其他夫人赞许盈满的话,她却只觉得是讽刺。

    宴会结束回去,冷名酌和盈满和公主夫妻告别,结果公主却直接说道:“跪下。”

    盈满和冷名酌都不知道她怎么了,但是两人还是都跪了下来,“娘,怎么了?”冷名酌不解的询问。

    “怎么了,我还问你妻子呢,你怎么可以当中提要求,你的教养呢,我的脸都给你丢尽了。”长公主冷着一张脸厌恶的看着盈满。

    盈满的脸也冷了下来,“公主要是看我不顺眼可以骂我,但是不要波及我的家人。”盈满最不喜欢听得就是别人说她有爹生没娘教,毕竟她从来无父无母,说她教养不好就是在骂她的祖父母。

    “怎么,你现在都敢顶撞我了,这样的教养还能说好吗?”长公主没想到盈满敢给她摆脸色,顿时更加生气了,怒极反笑,冷嘲热讽的。

    “如果这样我都不能为家人反驳,那还怎么为人子女,公主虽然是长辈,但是也不能这样侮辱我的父母亲人。”盈满直接从地上站起来。

    “你你你……简直反了。”长公主指着盈满,气的手指都颤抖了。“你是不是不想在这个家待下去了,是的话我就让酌儿给你一份休书。”

    “娘!”冷名酌立刻喊道。

    “你不要叫我,如果你还当我是你的母亲,你就休了这个女人。”长公主直接对最疼爱的儿子吼道。

    “娘,我是不会休了满满的,而且,我和满满是圣旨赐婚,根本不能休。”冷名酌自然不会休了盈满,很快又想到了圣旨赐婚的事情。

    “我这就去求皇上下圣旨。”长公主真的是气疯了,直接接口道。

    “夫人,算了。”冷侯爷拉住公主,摇了摇头。“你们回去休息吧。”冷名酌看了一眼公主,立刻拉着盈满离开。

    “你做甚拉着我。”长公主看两人离开,脾气直接冲着冷侯爷发去。

    “不然呢,让你将儿媳休了,在她刚刚受到皇上的嘉奖之后?”冷侯爷很是冷静,其实盈满提的要求并不过分,只是长公主先入为主不喜欢盈满,才会处处看她不顺眼。

    长公主一听这才冷静下来,“也不知道那女人对我们儿子下了什么迷魂药,让他这般喜欢她。”长公主不是没给儿子塞过通房,可惜都被拒绝了,用婆婆的身份压着塞进去也会被赶回来,爬床的更是都被儿子一脚踹下去。

    这让长公主对盈满更加不满意,“儿孙自有儿孙福,你看开一点。”冷侯爷经过几个月倒是没有一开始那么排斥盈满做他儿媳了,只是长公主更加不能接受而已。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