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盈满 > 第80章:清朝小宫女5

盈满体内已经修炼出一丝内力了,用这一丝内力在弘晖体内转了一圈,确定他几下之后,直接将内力留在了他体内,又拿出一瓶营养液看着他喝下去,她就离开房间了。

亲眼看见空无一人的门栓自己栓上,弘晖的震惊可想而知,但是对于盈满的敬畏却又多了一些,感受了一下体内的那丝内力,眼神也坚定了起来。

之后盈满并没有再找弘晖,而是按班就部的上班工作,下班修炼,一直到一个月后,盈满才再次出现在弘晖面前。

“哟,小徒弟,好久不见,修炼的怎么样了。”再次出现在弘晖的房间,看着醒过来的小正太,看着对方那个发型,盈满实在忍不住吐槽了:“讲真,你们满人这个发型真的是丑毙了,你们都没有审美的吗?”

“这是我们满人的风俗。”弘晖对此并没有什么发表意见,常年在这样的地方生活,从小见到的父亲小太监都是这发型,审美已经扭曲了。

“啧,真是丑陋的风俗,讲真,你上位以后必须给我改了,否则我不介意给你们和生发剂,拿东西抹在体表可以快速生发,喝下去,呵呵呵,那就是快速生毛发。”盈满直接标明了自己的审美。

“我会努力的。”听出了盈满的威胁,弘晖立刻答应。生毛发应该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吧,那样就真的太可怕了。

“这样就好,你的内力修炼的怎么样了?”盈满点点头,询问其另外一件事情。

“还行吧。”弘晖不太确定自己的情况是好事坏。

盈满挑眉,直接检查了一下,发现原本她留下来的内力已经被他炼化,还滋长了一丝,看起来习武的天赋很不错,这样想着,盈满觉得其他的也可以开始打基础了。

“还不错,不过接下来你需要打基础才行,每天抽出时间扎马步吧。”扎马步可以说是众多武功的基础之一,锻炼腿力之外也是为了下盘的稳。

盈满现在也在练习扎马步,而且,她是直接扎好马步转移入空间,在十倍重力的情况下想要保持简直是艰难,基本上没有几秒她就趴下了。

不过效果确实非常显著的,毕竟空间里的灵气比外面多,更加适合修炼。

“马步?我们的马术课也有教。”弘晖听盈满提起,就说道。

“哦,做给我看看。”盈满听闻就让他做一下看看,然后弘晖就照做了,盈满给他调整了一下姿势,“以后,你就以这个姿势做。”

“我知道了。”弘晖保持着姿势,回答道。

“这个给你,”盈满拿出一枚戒指,然后强行给弘晖滴血认主,“里面的营养液你每天喝一瓶,可以提升你的体质。”

弘晖感受着那个空间,嘴巴都要张成了o形,他之前就发现这个送上门来的师傅不一般,但是有这样的神鬼手段,果然不似凡人啊,同时,心里越发尊重盈满了一些。

之后,宫里的那些小阿哥们就发现,弘晖突然对练武感兴趣起来,每次马术课都在扎马步,从一开始的半刻钟到后来的一个时辰,还要负重跑,对此他们疑惑怀疑,但是都打探不出什么。

等到半年后,马步已经很扎实,体质也增强了许多之后,弘晖终于开始被要求学习扇子舞,扇子舞的各个招式要是不对敌的情况下看起来就像是在耍帅,所以就算是在外面练他们也以为是小少年的耍帅行为。

甚至有一些其他的小娃娃也和他一样开始拿着小扇子耍帅,天晓得弘晖那看上去平常的扇子扇是盈满炼制出来的,看着小小一把,重量却不轻,而且还会随着他的熟练逐渐增加重量。

时间转眼就过去了两年,比起原主记忆中,弘晖多长高了两寸,身体已经非常强壮了,内力也修炼到了第二层,实力一点也不差,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历史惯性一样,在他的死劫这段时间,他居然生病了。

盈满没有立刻救他,她想到的是这两年来因为种种限制,导致她对于弘晖的教育一直停滞不前,她觉得这是一个机会。

要知道这两年她闲着没事干都去找历史上鼎鼎有名的李四儿麻烦了,可惜的是她来的时候那个正妻已经遭难了,被弄成了人彘,盈满也只能帮她解脱,顺便在她眼前将李四儿也照着弄了一份,算是免除她的遗憾了。

于是,在弘晖被太医宣判病危,四爷和福晋都集中在弘晖屋子里的这一天,趁着大家不注意打开了药瓶,迷晕了所有人,她自己也施展了一个幻术让她的身体出现在地上,而她本身却已经穿上了魔法袍,“想救他吗?”

“你是谁?”听到声音转身,就看见倒了一地的人,而眼前却多出了一个黑衣人,胤禛警惕的看着盈满,将乌拉那拉氏护在身后。

“来人。”福晋转头下意识的就开始呼喊,可惜都没有得到回应。

“没用的哦,他们都已经倒下了,我就想问问,你们想不想救他,要知道他的天命已到,除了我没有人能够救他。”盈满可是放到了除了他和福晋全部人。

“什么意思?”胤禛瞳孔一缩。

“意思是,他的寿命就只有这么长,想要活下去,只能跟我走,在这段时间里改名换姓,等到十年后他才可以回归。”盈满将早就想好的说辞提了出来,这个也和弘晖说过,弘晖也是同意的。

“不行!”乌拉那拉氏是第一个出口拒绝,“不行,你不能带走他。”那是她的儿子,他的嫡长子,要是被带走了,她怎么办,十年的时间,被抹去的会有多少。

“只有这个办法吗?”胤禛比起妻子要冷静许多。

“反正是你们儿子,是生是死就在你们的一念之间,与我并没有什么关系,只是我与他有一段缘,就此了结也好,等到下辈子也可以。”盈满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另外,你一生都只有这一个嫡子,怎么选择就看你自己了。”

这一句话将原本死活不想同意的乌拉那拉氏给打了回去,只有这一个儿子,也就是说她不可能有第二个孩子,而四爷也不会,弘晖就会是唯一的嫡子,哪怕离开十年,嫡子的分量依旧存在。

清楚丈夫有夺嫡心思的乌拉那拉氏很明白有一个嫡子对自己的重要性,虽然对弘晖有疼爱,可是作为一个古代的贵妇,还是皇家的,嫡子对她的意义更大于儿子,所以听盈满这么一说就犹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