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特种兵之变种人 > 第240章 伤疤
    240伤疤

    女兵们花容失色。

    但更加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在经过一个弯道之际,哒哒哒的枪声响起,子弹呼啸着从大家的头上飞了过去。

    没有人知道那些子弹到底是不是实弹,但那些子弹从头顶飞过去时真的太吓人了,就像是真的一样,飞过去后,不远处的那些娇嫩的枝叶花朵统统被打断,看起来就像是实弹造成的一样,再加上不时发生的爆炸——有的爆炸发生在道路一侧,但有的爆炸则就在脚下(当然,威力都很小,就像一个大炮仗),所以大家都吓得不轻,心惊肉跳,魂都要飞出体外了——这样的条件下,已经没有几个人能有精力去关注那些子弹到底是不是真的了!

    就在这时。

    咻!

    一颗子弹飞来。

    子弹不偏不倚,狠狠地砸在一个女兵的小腿上。

    标记弹的威力比空包弹可就厉害多了。

    中国使用标记弹最多的地方是武警部队,他们进行反恐训练时常常使用标记弹,但他们用的多是手枪弹,四五米之内,一枪过去绝对能让一个男兵疼得闷哼一声,龇牙咧嘴,中弹处马上就有一片淤青,而且疼痛难忍。

    那还只是手枪弹!

    李鱼他们这一次用的,是进口的步枪弹,威力更猛,是以一枪打在一个女兵的小腿上时,那个女兵一下就栽倒在地了!

    也不知是她活该倒霉还是上天也在帮李鱼他们,那个女兵一头栽倒之后,脑袋一下磕在了一个小石头上,当场就砸开了一个大口子,殷红的鲜血唰的一下就流淌了出来。

    那个女兵以前是通信连的,连枪都没打过多少次,刚才又被吓得心惊胆战,是以此刻一见,当即就傻了,反应过来后,惊恐尖叫:“我中弹了!救命啊——我中弹了——我要死了——救命——”

    声音凄厉得就像半夜见了鬼的小女生。

    她努力地想站起,才才一动,就觉得小腿上一阵阵锐痛,于是,前后一联系,她越发觉得她中弹了,就快要死了!

    “救救我,我小腿上中弹了!救救我——”

    这些凄厉的叫声更是把其他女兵吓着了,大家本来就担心那些子弹真的是实弹,现在,这个女兵的遭遇似乎更加证实了那些猜测,所以大家更是心惊胆战了!

    这时,李鱼拿起大喇叭大喊一声:“卫生员,还愣着干什么?快上来把她抬走!”

    什么?

    连军医都惊动了?

    大家听了,更是魂飞魄散。

    一路跑一路爆一路打!

    自进入兽营,爆炸和流弹就开始伴随每一个士兵,这就是李鱼创建兽营的一个原则,他要让实战的基因融入每一个士兵的血液。

    现在算是好的了,只是听听枪声,看看爆炸,到了后面,每一个课目的训练都会伴随着敌人的袭扰,举个简单的例子,行进间射击的时候,不但要想着怎么样才能击中目标靶,而且还要防止有敌人偷袭,因为一旦被敌人击中,中弹身亡,那这一次的训练就结束,这个课目的成绩就为零。

    不得不承认,李鱼的这种射击真的是有些吓人的,尤其对于很多女兵来说,真的太残酷了,不但要经历高强度的体能训练,而且神经每时每刻都会受到惊吓,是以没多大一会儿,才跑了五公里左右,就有五十多个人坚持不住,选择了退出。

    待得太阳落山之际,这一场极限越野终于是落下了帷幕。

    其实李鱼并没有设定极限越野的时间,只要坚持下来基本就能进入下一个环节,但此时,也已经有差不多八十人选择了退出,兽营的训练强度真的太大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坚持下来的,很多女兵都想当特种兵,但那是浪漫主义的想象,真的能够坚持下来的其实没多少。

    极限越野完毕,李鱼把大家集合起来,他要训话了!

    但他还未开口,就有一个女兵大喊一声道:“报告!”

    李鱼循声看了过去。

    那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兵,身高一米七左右,腿很长,脸蛋很精美,就像景德镇最顶级的瓷器一样,找不出任何一点点的瑕疵,眼睛很大,很灵动,但眼神倨傲,带着一种看什么都是俯视众生的那种居高临下。

    “讲!”李鱼开口。

    “报告,请问副总教官,刚才的训练是谁设计的?我觉得简直就是胡闹,中国那么多特种部队的武装越野没有一个是这么搞的!武装越野就好好的武装越野,为什么还要搞爆炸和射击,一心多用,什么都想做,只会什么都做不好!”

    李鱼眼神一凝。

    他静静地看着那个女兵,但那个女兵丝毫不惧,直接回视回来!

    这家伙是个刺头啊!

    李鱼暗暗嘀咕。

    这次前来参加选拔的女兵中,不少都有来头,要么是有背景要么就是所谓的高材生,每一个都心高气傲的,并不把别人放在眼里。

    “这个兽营是我设计的。”李鱼开口,淡淡地回答。

    什么?

    兽营是你设计的?

    你这个变.态!

    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们?

    很多女兵顿时都在心里把李鱼骂了一个狗血喷头。

    “报告,那么请问副总教官,你这样设计的目的是什么?理论依据何在?是你异想天开还是国际惯例?”那个女兵咄咄逼人的问!

    李鱼笑了笑,声音还是很平静:“我这样设计的初衷,很简单,一切从实战出发,一切为了实战!”

    “报告,那我再问副总教官,你口口声声地,左一个实战右一个实战,那我请问,战争在哪里?实战在哪里?我怎么没有看到?”

    嗯?

    李鱼瞳孔一缩。

    这句话触动了他的逆鳞,他的脸一下冷了下来,整个人的气势陡然变得凛冽,那种野兽一般的压迫轰然而出。

    那个女兵心中咯噔一下。

    但从小到大的倔强和自负令她咬了咬牙,毫不示弱地迎上了李鱼的目光。

    “山羊!”他大吼一声。

    “到!”

    “出列!”

    “是!”

    张杨小步跑了出来,来到了女兵方队的正前方。

    “脱衣服!”李鱼一声大喝。

    “是!”

    张杨毫不犹豫地把迷彩脱了,把里面的体恤衫也脱了,于是,他胸口上那些伤疤一下裸露了出来。

    这些伤疤,一些是枪伤,一些是刀伤,枪伤都是执行任务留下的,至于刀伤,有些是执行任务的时候留下的,有些则是匕首格斗训练的时候留下的,当然,也有一些伤疤,是李鱼早就精心准备——化妆上去的!

    但不管怎么说,当李鱼把衣服一脱,那些密密麻麻的伤疤还是一下就吓住了那些女兵!

    李鱼看向那个女兵:“童丽,出列!”

    那个女兵一愣,回过神后答应了一声,小跑出来,来到了张杨身前。

    “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山羊同志的胸口上的那些东西是什么?”

    童丽睁大了眼睛仔细观察。

    “告诉我,那是什么?”

    “是.....是伤疤!”

    “大声一点,是什么?”

    “报告,是伤疤!”童丽大喊。

    “山羊同志,告诉大家,那是什么伤疤?”

    “报告,一些是枪伤,一些是刀伤,这一块,是三年前抓捕一个恐怖分子时受的伤,贯穿伤,打穿了小肠,差点死在了战场上,这一块,是去年执行作战任务时受的伤,也是贯穿伤,打在了肺上,因为气胸,差点死了!”

    张杨一点一点地把这些伤疤的来历说了出来。

    那个名字叫做童丽的女兵听了,脸色大变。

    待得张杨把那些伤疤的来历一一说完,李鱼这才看向童丽:“童丽同志,你刚才问,战争在哪里,我现在就告诉你,战争无处不在,你看不到,只是因为有我们在!世界上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你明白了吗?”

    “报告,我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