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特种兵之变种人 > 第97章 为了看大长腿
    97为了看大长腿

    这一天的晚上五点三十。

    李鱼被人叫到了一个办公室。

    “李鱼,来,这里坐,跟你家里人打个招呼。”两栖侦察队的政委包黑脸指了指一个电脑。

    李鱼看了看电脑屏幕,刹那,他眼睛一下瞪大。

    “哥——哥——你看见我了吗?”

    他妹妹兴奋的声音从音响里传了出来。

    他的父亲和母亲也红着眼睛朝他了个招呼。

    “其他人先出去。”政委朝办公室里的人招了招手,临出门之际,他拍了拍李鱼的肩膀,少有的笑了起来:“好好跟家里人聊聊!”

    说毕,他走了出去,关上了门。

    十五分钟后。

    李鱼从那个办公室里走了出来,他的心情久久无法平静!

    刚才的经历仿佛梦一般。

    这是他们猛虎旅的的“报喜”传统,每年的春节前夕,旅部会组织一些工作人员成立一个专门的报喜小分队,为每一个立功获奖的战士把喜报送回老家,不是安安静静地送回去,而是大张旗鼓、敲锣打鼓地送回去。

    敲锣打鼓送喜报,强军练兵暖人心!

    这是老旅长当年亲自确立下来的第一件大事。

    呼——

    李鱼仰起头,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以后一定要好好干!”

    他暗暗在心里发誓。

    一定要拿奖拿到手软,让报喜小队年年给家里报喜,让家里人天天脸上有光!

    想到这些,李鱼的心里愈发激动了。

    实话实说,他当年当兵并非真的有什么大抱负大理想,只是不得已罢了,进了部队也没想过好好干,更没有为部队争光为国家做贡献的想法,但现在.....他突然想好好干了!

    他正心情激荡地走向宿舍呢,陈齐从宿舍出来朝他喊:“李鱼?赶紧,甩饭啦!”

    五班的几个人一同从宿舍走了出来。

    甩饭是陈齐的口头禅,也不知他从哪儿学来的,明明是吃饭,硬是要用甩字,真是不可理喻!

    不过对于陈齐而言,好像只用吃饭两个字真的不足以形容他的态度。

    听见陈齐喊,李鱼连忙加快速度。

    “快点快点!”陈齐不停催促。

    李鱼于是非常纳闷,这家伙.....今天这是怎么了?他平时吃饭自然也是积极的,可是也没猴急到这种程度啊!

    “怎么了?你们这是急着投胎吗?”李鱼不满地嘀咕。

    陈齐白了他一眼:“你知道什么?赶紧吃了饭好去大礼堂占座位!今天晚上有慰问演出,听说广城大学的女大学生也会来,还有好多女明星,去晚了好座位就都被占完了!”

    什么?

    李鱼一听,大惊。

    回过神后他立即撒腿就跑,一边跑还一边骂:“你怎么不早说啊,这都耽误多少分钟了!”

    一眨眼他人就跑出去十几米了!

    日!

    这是多少年没见过女人了!

    陈齐他们齐齐惊愕地张大了嘴巴。

    回过神后,他们也撒腿就跑。

    猛虎旅每年都会举行春节晚会,不过并非每年都有人来慰问演出,大多时候晚会都由猛虎旅自己主办,节目也都由猛虎旅的战士们自己排演,虽然也很丰富,但实话实说,质量真的很一般,但最关键最关键的一点是猛虎旅女兵太少了,能上舞台出节目的女兵那就更少,看的不过瘾啊!

    可是今年不一样,今年猛虎旅出风头了,旅长高兴,上面的领导也高兴,所以今年的春节晚会上面组织了慰问演出团,不但有广城文艺界的大咖,而且还有广城大学的女大学生。

    上级领导用意深远啊,所以大家能不激动吗?

    李鱼更是激动!

    看大长腿是他的最爱,今晚这么好的机会自然要抓住。

    所以吃了饭后他第一时间就冲进了大礼堂。

    不过到了大礼堂一看,他傻眼了,比他积极的人多了去了!

    第二排第三排第四排已经全部坐满,只有第一排空空荡荡的,不过中间位置已经坐了一个人。

    嗖——

    他立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了第一排,找到最中间的位置坐好。

    他看了一眼旁边的那个家伙,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穿着海军常服。

    嗯?

    这家伙的军衔.....

    他吓了一跳。

    妈的!

    回过神后,他暗暗骂了自己一句。

    他这才想起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第一排是留给领导坐的。他旁边这个军衔这么高的家伙......肯定是大领导无疑了!

    他赶紧站起。

    悄悄地站起!

    他想趁那个家伙没注意他的时候开溜!

    不想他才站起,旁边的那个人就看向了他。

    李鱼无奈,只得连忙立正,敬礼:“首长好!”

    还好,那个中年军官比较和善,笑着道:“你就是李鱼同志吧?”

    “报告首长,是的,我就是李鱼。”

    “坐吧,坐下说!”那个中年军官道。

    李鱼左右看了看,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怎么?你也像他们一样,怂了?”中年军官微笑地看着他。

    李鱼连忙道:“报告首长,我没有,但是这里是领导的座位......”

    还不等他说完,那个军官就道:“谁规定的?谁规定第一排是领导的座位?张楠吗?”

    “......”李鱼不知如何回答。

    “坐吧,晚会还没开始呢,坐下聊聊天,一个人怪无聊的,而且你难道不想坐第一排?今天晚上可是会有很多女明星的演出呢?你要是坐下来,我保证这个位置就是你的!”

    “真的?”李鱼一听,眼睛一下亮了起来。

    “坐!”中年军官又笑着道。

    李鱼于是什么也不管了,为了看大长腿,坐了!

    于是他坐了下来。

    那个军官微微侧身,笑呵呵地看着他道:“听说和平使命的演习中,你在马刀打击任务里承当了重要工作?”

    李鱼谦虚地道:“其实马刀打击行动是大家集体的功劳。”

    “我可不这么认为,我看过你们的行动报告,好几次行动中要是没有你,这个行动就不可能成功,小李,你也是几次和赵广志的蓝军旅打过交道的人了,那么你说说看,赵广志的蓝军旅为什么这么难以被打败?”

    李鱼一愣。

    那个中年军官笑着道:“每一次演习结束我都听说有人向上面告状,说赵广志用了不正当竞争手段,你跟他们接触过,你觉得呢?”

    李鱼一听,话匣子一下就被打开了:“首长,那种说法肯定是不对的,我觉得他们那就是给自己的失败找借口!”

    嗯?

    那个军官一愣。

    这种话换了别的人是绝对不敢说的。

    但李鱼说了!

    所以他有些惊讶。

    他用鼓励的眼神看着李鱼。

    李鱼之前其实就是脑子一热,但被对方一鼓励,再加上他本就天不怕地不怕、神经大条,所以渐渐地就不再拘束了!

    “首长,我觉得吧,任何一支部队的失败其实都是必然!真的,我不是贬低我们自己抬高蓝军旅,但我认为,当今条件下没有一支部队能是蓝军旅的对手,哪怕给了他们蓝军旅的尖端装备!

    这不仅仅是因为蓝军旅的装备开了挂,更不是因为导演部偏心,真正的原因只有一个,蓝军旅真正做到了实战化!

    他们为什么诡计层出不穷?他们为什么不择手段?他们为什么能把合成化做得那么好?

    归根到底,因为他们真的是为了能打仗、打胜仗!上至赵广志旅长下至每一个士兵,都把实战两个字刻进了骨子、融进了血液!

    首长,我给你讲几个小故事吧!第一个,蓝军旅的坦克基本能在两公里以外就开始进行火力打击,换句话说,他们基本都是超视距作战,但我们红军这边呢,基本都是看到了才打,而且,蓝军旅的坦克,都是几秒一次火力打击,而且能持续好长时间!

    第二个,蓝军旅的旅长被我们活捉了后,其余的蓝军并没有围住我和我们班长出气,而是立即有序转移了阵地,接着进行最后一轮的攻防。”

    李鱼越说越兴奋,越说越唾沫横飞。

    起先,那个中年军官的脸上还笑容满脸的,但李鱼把那几个小故事一一讲完,他的脸上就只有凝重和严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