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诸天降临大逃杀 > 第154章 B级难度游戏!我是来刷积分的!
    叶垂轻而易举的困住了怨灵,对于这种精神能量体的攻击,他不管是本身的神族血脉还是魔戒的传奇力量,都对其有着极大的防御力,区区怨灵对他没有任何危害。

    怨灵对他的精神入侵,就跟在他身上轻轻挠了一下差不了多少。

    在意志的世界中被捏在叶垂神灵幻象手中的怨灵,不断挣扎,但无法挣脱束缚。

    叶垂将怨灵拉入了魔戒中。

    从外界看,那个正被叶垂的锁灵符所化的锁链捆起来的怨灵身体,以她伸到叶垂脑袋中的手掌为中心,迅速被吸收到了叶垂的体内,道道淡蓝色的光辉在叶垂的身上浮现出来,汇聚到了叶垂手指的魔戒上。

    魔戒在电影世界中本身就承载了魔君索伦的强大力量,在神的游戏中,它拥有广阔的可以容纳灵魂力量的内部空间,妲水儿所化的戒灵便被束缚在这里,此时叶垂将怨灵也关押到其中,送到了妲水儿的面前。

    那虚无的世界中,灵魂、戒灵都以意识的状态存在,但叶垂可以在感官中将她们实体化,可以看到她们的形态。

    “妲水儿,接下来她就交给你了,弄清楚她到底有什么目的。”叶垂对妲水儿道。

    “交给我吧。”妲水儿愉悦的回应。

    怨灵被束缚进魔戒内,这个可怕的空间让她心生畏惧,更可怕的是她能够感觉到同在这个空间的庞然大物,那是跟她一样的灵体存在,却比她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她不断发出疯狂的嘶吼想要从中逃离出去。

    “安静点。”妲水儿的意念散发出来。

    下一刻怨灵的意志被束缚起来。

    意志世界都是虚无的幻影,不过叶垂作为魔戒掌控者可以将这些幻影在心中具象化,小狐狸妲水儿化为戒灵困在魔戒中时他便可以看到小狐狸的形象,而此时叶垂更看到妲水儿的形象已经重新发生了变化,不再是原本的那种风情女子装扮,而是……一身黑色皮衣皮裤,手中还拎着一根皮鞭。

    这是受到了第一次将妲水儿带到现实世界时那家旅店内的情·趣用品影响吗?

    狐狸精就是狐狸精,虽然叶垂当时没解释那些东西是干什么用的,她就无师自通了。

    现在她啪啪的开始对着吊起来的贞子抽打,叶垂可以感受到她愉悦的情绪。

    经过这段时间的修养,妲水儿的妖神力得到极大的恢复,最初的A杯已经达到了C杯,挤一挤的话D也是有的,她形体也从小萝莉变成了御姐,玲珑有致,再加上此时的黑色皮衣装扮,一股凌厉的女王气质迎面扑来。

    “……”只是化身女王的狐狸精把贞子吊起来抽……这画面就说多么古怪吧。

    解决了怨灵,叶垂整理了一下略显狼狈的客厅,又安慰了小媚。

    他突然从院子的老松口中听到了什么信息,感觉到了什么看向别墅外,隐身后悄然离开别墅来到外面,别墅外的山林中,一道身影正站在一棵大树的枝干上,带着淡淡担忧的看着别墅方向。

    是叶青梅,这里的剑阵刚刚被激发,她有所感应于是立刻就过来查看了。

    此时她虽然带着面具,可以看得出头发湿漉漉的,似乎是接受到这里的讯息时正在洗澡,于是就急急忙忙的穿好衣服连头发也没有顾得上擦一擦就赶了过来。

    她站在树枝上看着别墅的方向。

    叶垂心中想到了什么,回到别墅走进房间,出来时已经是现身的效果,等叶青梅看到叶垂安然无恙,脚下的树枝微微一荡,人便已经消失无踪了。

    确定叶青梅离开,叶垂叹了口气,叶青梅所定的酒店距离叶垂这里有些距离,叶垂住在紫金峰别墅里,突然住进这么大房子不可能找到什么借口,她知道这一点,不想让叶垂察觉到她其实知道叶垂的事情所以才选择挺远的距离住下,但这里发生意外,她还是会迅速赶过来。

    她对叶垂是真的关心,只不过……叶垂看着手指上的魔戒若有所思。

    这个怨灵对于普通幸存者来说实力不弱,特别是她潜入别墅,连这里的术阵都无法察觉到她的存在,可叶青梅出现在中都市就是为了这个怨灵而来的?

    客厅里,纸人正露出一副有些忧郁低沉的样子,蹲在沙发靠背上,耸拉着头,两只胳膊抱着自己的腿。

    小媚凑近脸庞看着它,还求助的问叶垂:“主人,它怎么了?”

    “……”这个样子,是发现自己其实只是一只猫后,内心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刚刚它竟然发出了猫叫,对这一点叶垂也感觉有些意外,他一开始以为纸人是创造它的阴阳师分裂了一部分意识改造而成的,后来也想过它可能是阴阳师丧心病狂用活人的灵魂创造的。

    不过慢慢的发现它有很多古怪的习性,前几天甚至还发现它偷偷把叶垂吃剩下的鱼骨头收集到了一起……原来阴阳师是用猫的灵魂创造了它。

    一切都说得通了……

    “你还可以发出刚刚的叫声吗?”叶垂饶有兴趣的问道。

    纸人扭过身子来,看着叶垂,酝酿片刻:“喵……”它迅速捂住嘴巴,脸露惊恐,继续酝酿,片刻后,“喵喵……喵?”

    只能发出这一种声音的吗?

    “那你以后就叫喵喵好了。”叶垂终于确定了一直以来的名字难题。

    “喵喵!”纸人立刻露出一副抗议的表情,它一直认为自己是人来着。

    “嗯,看来你很喜欢……”叶垂用手指揉揉纸人的脑袋。

    “喵喵!”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叶垂高兴的点了点头,不用再纠结名字的问题了,真好。

    他站起身来准备回去二楼,纸人立刻上蹦下跳,我才不要叫喵喵,你喵的重新起名字!

    小媚高兴的用双手捧起纸人喵喵,她很高兴,以后终于可以用名字称呼小伙伴了:“喵喵,这个名字很好听哦。”

    “喵喵喵!”纸人冲小媚瞪眼。

    小媚愣了一下,也跟着叫道:“嘤嘤嘤?”

    “喵喵!”

    “嘤嘤!”

    走到楼梯上的叶垂,奇怪的回头看了一眼:“小媚,你能听懂它的话?”

    “不能啊。”小媚回答道,然后继续对纸人,“嘤嘤?”

    纸人:“……”

    叶垂:“……”

    片刻后,叶垂的意识很快就重新回到了魔戒中。

    狐狸精妲水儿依然还在把贞子吊起来抽,这似乎让她找到了充分的乐趣,虽然她现在的形象只是一种意识具象化的投影,可那也是她现在对自己幻想中的形象。

    “情况怎么样了?”叶垂问道。

    “很痛快,你不知道我被困在百鬼夜行中的时候,每天都受到各种各样的折磨,当时我就想等以后出去了一定要好好的折磨一下别人!”小狐狸妲水儿很高兴的说道。

    “……我是问知道她的来历了吗?”叶垂有些头疼的道,你这是被抽的时间久了所以抖S属性觉醒了吗?

    “哦,光顾着抽她忘了问了。”妲水儿回答。

    “……”你要做狱卒肯定会被投诉的!

    还是自己来吧。

    意识世界中,那个怨灵身体已经无比残破,变得虚弱不堪,妲水儿对她的抽打是一种精神攻击,不过让她受创严重的其实主要还是来自先前被叶青梅的剑阵所伤。

    叶垂的意志降临到对方的面前:“你好,可以交流吗?”

    这是意识的交流,所以并不用担心语言的问题。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你竟然拥有这种能力,这是什么物品!?”虚弱、恐惧并且还有几分怨毒的意念传达了出来。

    “你是来杀我的?谁让你来的?”叶垂没有回答她,而是问道。

    怨灵的意识回答道:“我不会告诉你任何问题的……虽然你的能力远远超过我的预期,但是你绝对不可能关住我的,我一定会逃走,我一定会逃走的。”

    “……”都已经这样了,怎么还这么有自信,难道是有同伴会来接应她?

    叶垂和怨灵的交流是通过意念而非是语言,叶垂能够感觉到她的确信无疑,她一定会逃走……那种自信不可能来自对同伴的信任,虽然叶垂没有告诉她这里是什么地方,可她应该能够感觉得出这里的强大。

    是什么让她有这样的自信?

    “至少告诉我你的名字吧。”叶垂接着问。

    这一次怨灵迟疑了片刻,回答道:“安娜。”

    (ps:美版午夜凶铃中贞子的名字……)

    “好吧。”叶垂点了点头,其实要彻底从对方的身上搜索出信息很简单。

    这里是魔戒内的空间,叶垂可以借用魔戒的力量直接对她进行碾压式的搜索,不过那样一来名字叫安娜的怨灵将会被彻底湮灭,叶垂本来是打算这么做的,可听到安娜的话,反而让他有了其他的打算。

    “让她自信的原因说不定是因为……”

    现实世界中叶垂眼睛微微亮了一下。

    “你想要做什么?”妲水儿有些不解,她知道在魔戒内的世界中,任何灵体都不可能对叶垂有所隐瞒,叶垂既然将怨灵抓到了这里来,想要知道对方的秘密轻而易举,一个念头其实就可以做到了,她刚刚抽打怨灵本来也没指望可以借用这种方式问出对方秘密,她只是单纯的觉得比较爽而已……

    “把她的命留下几天。”叶垂对妲水儿说道,接着想到了什么,“你的妖神力借我用一下。”

    “你又要干什么?”意识具象化的画面中,叶垂仿佛看到妲水儿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胸,一副叶垂要对她做什么的感觉。

    叶垂无语,从妲水儿体内抽出了一丝妖神力,将之凝结成一道咒符,塞进了怨灵安娜的体内。

    这类似一种定时·炸弹,其中包含了叶垂新学到的茅山术法也有从纸人体内的阴阳术阵所得到的感悟,此时的怨灵安娜,生死就在叶垂一念间。

    魔戒可以关押灵魂,但不能作为灵魂容器,如果不是戒灵,任何灵魂形态在它其中都将时刻受到魔戒本身的压制,将会很快烟消云散,这跟百鬼画图会磨灭灵魂意志是一样的,它只能作为一个暂时的灵魂收容所。

    普通的灵魂进入魔戒,恐怕会瞬间化为乌有。

    安娜将自己化为了怨灵,应该可以坚持一段时间。

    时间很快到了第二天,这一天上午叶垂没有出门,一直留在家里,临近中午时他坐在客厅沙发上,眼睛时而会看向一边墙壁上的钟表。

    时间滴答滴答的过去。

    魔戒中已经极度虚弱的怨灵安娜,这时反而有些亢奋了起来。

    当墙壁上的时钟,三根指针重合到了12点时,一道金光突然降临下来,笼罩住了叶垂,金光之外的时间停止了下来,这一幕叶垂再熟悉不过。

    神的游戏开始了!

    叶垂身体不由自主的悬浮儿起,同时,魔戒受到金光的影响,怨灵安娜残破的身躯被抽离出来,悬浮在叶垂身体一侧,她那张阴森苍白的脸庞上正带着狂喜的表情。

    怨灵安娜虽然是怨灵,但她依然是幸存者,她拥有幸存者的资格,她将自己转化为怨灵后依然可以继续参加百鬼夜行大逃杀!

    今天中午十二点,正是她新一次大逃杀开始的时间!

    她的自信就是来源于此。

    不管叶垂是用什么样的方式困住了她,但神的力量凌驾于一切,只要她的意志还未磨灭,那在游戏开始的瞬间她就将会强行从束缚中解脱出来,去参加大逃杀游戏。

    她如今参加的游戏难度是B级。

    在B级难度的游戏中,就算进入游戏时是在一起的,幸存者也会被随机分散在战场中!

    没想到叶垂会这么难对付,但没关系,只要进入游戏中她就可以自由了,一切可以重新再来。

    将自己化为怨灵,虽然会牺牲许多东西,可就跟格林变为猫头鹰一样,能够让她更容易在大逃杀中活下来,至于叶垂……他很厉害,可至今只参加过C级难度的游戏,B级难度大逃杀的残酷不是他能想象的,他死定了。

    她心中这样想着,看向叶垂时却看到叶垂脸上正露出一副兴奋的表情。

    兴奋?

    能不兴奋吗,B级难度的积分上限肯定超高的啊……

    昨天跟怨灵安娜的交流,让叶垂猜到了她依仗的是什么,B级难度的规则叶垂早就已经知道,论坛上他还看过一个有关的帖子,有一名幸存者被他人抓住后,就是借助这种方式成功逃脱的,当然,游戏结束后他依然会回到进入游戏时的地方,不过只要在游戏中杀死那个困住他的人,就可以解决问题了。

    安娜的自信,就是来源于此。

    【欢迎你重新回到神的游戏!

    你们将会在封闭的战场中迎接诸神世界的杀戮者,它们会疯狂的攻击你们。

    活下来或者死去。

    持续时间:五天。

    诸天杀戮者:强兽人10000名,隐藏暗杀者一名!

    游戏难度:B级。

    隐藏奖励:魔戒(可杀死隐藏暗杀者获得)

    游戏规则:

    半兽人大军将会在第五天集结,进攻圣盔谷,游戏参与者必须在第四天赶至圣盔谷,阻挡半兽人的进攻!

    杀死一只集结前的强兽人得到1个积分。

    杀死一只爬上圣盔谷高墙的强兽人得到150积分。

    杀死一只进入高塔堡垒的强兽人得到200积分。

    如果圣盔谷被强兽人击溃,所有幸存者将会被抹杀。

    当一切结束,用积分可以兑换诸天世界的物品、能力、血脉。

    幸存者可以选择继续进行接下来的游戏,或者也可以选择彻底遗忘这一切。

    如果你死去,那么你在世界上存在的一切痕迹都将被彻底抹除,你的亲人、朋友将不会记得你的名字,你就犹如从未在世界上存在过一般。

    游戏,现在开始!】

    “……强兽人杀戮者?魔戒诸天世界的大逃杀!”金光中叶垂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片广阔的草原上,他左右四顾,同时思索着游戏规则,“隐藏暗杀者……难道还有一个咕噜会出现?”

    【不,你是魔戒拥有者,当你加入魔戒为奖励的大逃杀游戏,你将会是这场游戏的隐藏暗杀者!

    隐藏规则:杀死一名幸存者可掠夺对方本场游戏所获得积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