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诸天降临大逃杀 > 第383章 教祖对他们的爱真是深藏不露(二合一章节)
在神的游戏中,信仰是一种精神力量,信徒通过坚贞的信仰之心,来获得信仰能量,叶垂的邪恶信仰,就是通过让信徒们信仰一件物品或者行为,再从中获取力量,这种运作方式,本质上就跟喊出了“爆发吧我的小宇宙”的圣斗士一样,是一种让精神凌驾于之上的力量。

信仰力量发自本心,只要意志坚贞,叶垂的邪恶崇拜就可以给予信徒力量。

叶垂作为教祖,可以掌控这种信仰力量的方方面面,理论上只要他不封禁邪恶崇拜能力的运转,就没有人能够让信徒的信仰力量突然消失。

那兽人奥祖的情况就有点古怪了,他的信仰力量是怎么失效的?

“是因为赤道天做了什么吗?”和蜜娅那里结束了联系后,叶垂通过魔戒和小龙进行了联系,他想要了解一下赤道天到底是什么样的家伙。

作为龙魂组的首领,小龙应该跟赤道天有过直接的接触。

“可惜,我并不了解那家伙,估计就算是赤道天组织内部的成员,也没有多少对他的力量有所了解的,那个家伙就算对自己的子嗣也不会泄露任何秘密。”但在听叶垂讲述了兽人奥祖的遭遇后,小龙沉思了片刻,便如此说道。

“不过听你这么说,倒是让我想到了一件事。”接着他继续说道,“我曾和赤道天参加过同一场s级游戏……”

在那场游戏中赤道天一开始就默默无闻,甚至有传言他被人杀了。

可在最后关头他突然又出现了。

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小龙感觉他身上有些不正常,本能的拿出了诛仙剑,他随后就提议要和小龙结盟,那之后直到游戏结束,在小龙的刻意警惕下,他都没有再露出什么特殊的地方。

现在想一想,当时他可能是准备攻击我的,但因为不是小龙的对手就主动放弃了。

而在那场游戏中有几名欧洲来的信徒,他们曾莫名其妙的丧失信仰力量被杀戮者杀死。

“丧失信仰力量,和兽人奥祖的情况类似。”叶垂说道,拥有信仰力量的自然不仅仅是叶垂的地狱火俱乐部或者赤道天,还有一些幸存者的组织也拥有类似邪恶崇拜之类的特殊能力,小龙所说的信徒就是这种类型的。

“那几个信徒对他们所信封的恶魔无比坚贞,但就是无法再使用信仰力量……游戏结束后,我跟他们中一个幸存下来的有过交流,离开游戏后他的信仰力量便又恢复了。”小龙继续说,“这极有可能就是赤道天暗中搞的鬼,这家伙可能拥有掠夺信仰力量的能力!”

“掠夺信仰力量?”叶垂一愣,他想到了先前在君临时遇到的变形魔女。

这个来自魔科党的幸存者凭借自己的变种优势,轻易的完成了七神试炼获得了七神信仰能力,而七神信仰就是一种可以掠夺信仰的能力,不过七神信仰掠夺的是信徒,可以将其他教会的信徒转化为自己的。

维斯特洛大陆上七神本来就是掌权者为了统治便利而创造的教会。

不过这和掠夺信仰力量完全不同,这是直接将对方体内通过信仰产生的力量据为己有。

小龙最后说道,“赤道天的传奇物品就是信仰图腾,这种类型的力量总是十分稀奇古怪的,远没有看起来那么容易对付,赤道天正常状态下没有战斗力,可他如果掠夺了其他人的信仰力量,也许就能操控这些信仰力量去战斗,你接下来最好小心一点。”

“我会小心的。”叶垂于是点了点头道,他心里很愤怒,竟然敢掠夺我最钟爱的信徒的力量!

他们可是每天都把“恨叶垂”挂在嘴边的,每一个都是把叶垂恨到了骨子里的人!

嗯……从感情上看这也怪复杂的。

话说,赤道天如果是诈死的,正用某种方式在掠夺偷取恨叶垂信徒们的信仰力量,那他体内应该已经积攒了很多的恨叶垂信仰力量……

他是准备暗中操控这股力量对付教祖以及叶垂?

“嗯……”

叶垂眼前忍不住就浮现了这样的画面。

一个一脸二百五的阿三身上绑着一吨的炸·药,气势汹汹的来到他的面前,手中握着火把冲叶垂叫嚣,“你的力量都已经被我窃取了,哈哈哈”。

然后说着话不小心就自己引爆了自己身上的炸·药……

和小龙结束了联系叶垂又用邪眼水晶联系了蜜娅,让蜜娅小心一些。

接着叶垂继续赶路。

他很快就来到了沿海区域,在这冰与火的世界,走海路是最快的方式,让喵喵召唤出卡拉森,通过卡拉森前进将会是最快的方式,不过这就遇到了一个问题。

小媚晕船……这一次带着她是不好走海路的。

于是叶垂就做出决定,让喵喵先乘着海怪从海路前往南方,叶垂和小媚就路行过去。

“克劳迪娅,你也和喵喵一起吧。”叶垂这时对正趴在小媚头顶的血蝙蝠说道。

克劳迪娅立刻化为人身,哥特女孩一脸警觉的看着喵喵,身体一边往叶垂身后晃,一边用最怯懦的声音说出了最嚣张的话“本公主才不会和宿敌一起行动,科科科,我害怕我会忍不住对她出手,那会让主人损失一员大将!”

她心里终究还是对喵喵有点抗拒的。

叶垂有些汗的摇了摇头,跟喵喵说“那你自己小心一点。”

“主银不用担心,本喵才不会有事呢。”喵喵回答道,眼睛看了一眼克劳迪娅,“你可要好好留在主银身边。”

“哼哼哼,可恶的喵星人,去抓你的老鼠吧。”克劳迪娅一边叫嚣一边又往后面倒退了一米的距离。

喵喵犯了一个白眼,和小媚挥手告别后,就往海岸走去,叶垂听到她口中嘀咕道“愚蠢的蝙蝠,她一定猜不到我现在根本抓不到老鼠。”

“……”这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好么?

喵喵翻身跳进大海,片刻后大海中露出一个狰狞的头颅,正是海怪卡拉森,喵喵站在卡拉恩的头顶远远冲着叶垂挥了挥手,就操控着海怪往远处海域游去了。

叶垂这边则带着小媚和克劳迪娅继续往南方前进。

赤道天被干掉后多恩被龙母势力攻克,现在龙母势力已经完全掌控了南方的区域,形成了和北境割据的局势,接下来就是一场大战了,叶垂这时候要做的事情就是过去插手,摆平可能的障碍,让喵喵先走一步,也正好让喵喵以教祖的身份,尽快出现在龙母的身边。

至于吸取信仰力量的赤道天,叶垂倒是并不太担心喵喵会遇到他,因为喵喵本身就不具备任何信仰力量,她跟叶垂所建立的恨叶垂神教没有任何的关系。

……

叶垂要赶往君临还需要几天时间,他现在可以操控血神之书进入血神状态,不过使用那个状态多少会给克劳迪娅带来一阵负担,反正叶垂现在也不着急,就带着僵尸和蝙蝠慢慢的前进了。

他也时刻都在关注着龙母身边的状况。

通过蜜娅,叶垂知道接下来的几天内,又有几名幸存者信徒都发生了和兽人奥祖类似的情况,莫名其妙的晕倒过去,醒来后身上的信仰力量就消失一空了。

当又有一名信徒莫名晕倒并失去了信仰力量后,蜜娅心情忐忑的通过手中的邪眼水晶,联络了叶垂,向叶垂汇报了这个情况。

“在他们晕倒之前,没有任何奇怪的事情发生吗?”叶垂好奇的问道。

“我询问了奥祖他们,他们在昏迷之前似乎都听到了虫子飞舞的声音,还有被叮咬的感觉,并且……”蜜娅声音停顿了一下,“根据他们的描述,那嗡嗡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大了,好像叮咬它们的虫子正在变得越来越大。”

“嘶——”意念联系中,叶垂似乎倒抽了一口凉气。

“教祖大人,你不用担心,我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的。”蜜娅连忙保证道,她觉得自己作为叶垂手下最坚定的信徒,竟然在有人倒去信仰力量时毫无作为,这让她感觉十分的挫败,教祖大人一定会对她失望的。

“我相信你,你是我最信任的信徒。”叶垂连忙说道。

他此时正坐在树林的空地中,享受着小媚为他烹制的蛋糕。

维斯特洛大陆上本身就有蛋糕这种食物,烤制的方式和现实世界略有点不同,昨天路过了一家旅店,里面就有出售柠檬蛋糕的,小媚对吃的东西有种发自本能的兴趣,就把这种烤制柠檬蛋糕的方法学会了,现在正好帮叶垂烤制了出来,味道还是很不错的,只不过让他有点不能接受的是,这蛋糕有点酸,柠檬汁放得太多了。

“下次做的时候柠檬少放点,蛋糕应该是甜的,太酸像什么样子。”叶垂小声跟小媚说,你看把他脸都酸的拧巴起来了,还忍不住就倒抽了一口凉气,酸蛋糕简直就是邪道,蛋糕就应该是甜甜的才对,就像是豆腐脑应该是……不对,现在不应该是关心这种事情的时候。

叶垂连忙摆正表情,通过信仰力量的联系对蜜娅继续道“你们都是我最关心的信徒,这一次你们面对的可能是一个拥有传奇物品的信仰能力者,现在变成影子躲在暗处肯定会更加的难对付,不管如何你们可都不要出事。”

“教祖大人,我一定会小心的。”蜜娅有些感动的道,她感觉得出虽然教祖刚刚对她有些失望,可他心里果然还是爱戴他的信徒的。

教祖对他们的爱,真是深藏不露的。

蜜娅暗暗发誓,为了教祖,她一定要亲手干掉叶垂,这样才能对得起教祖对她的关心!

“就这样吧,这段时间我的分身会去找你们,他会帮你们对付那个影子的。”叶垂最后说道,在外人眼中,喵喵就是教祖,不过这无法欺骗恨叶垂神教的信徒们,叶垂干脆就将喵喵称作是自己的分身了。

结束了通讯后,叶垂坐在森林间的火堆旁陷入了沉思。

小媚静静的抱着小蝙蝠站在旁边,不敢打扰叶垂,她们因为拥有智慧的时间很短,对很多事情都并不了解,但知道在叶垂思考的时候,最好不要去打扰他。

现在叶垂肯定是正在思考什么重要的大事情。

片刻后,叶垂终于开口了。

“小媚啊,柠檬口味的蛋糕再给我来一块,我想来想去,觉得这蛋糕口味还是蛮过瘾的。”叶垂认真的对小媚说。

这玩意就跟酸菜一样,第一次吃的时候接受不了,但只要多吃几次酸菜炖菜、酸菜饺子,就觉得这味道真的很正宗啊。

……

维斯特洛南方沿海的破船湾,有一座临海而建的城池,名字叫做风息堡,龙母的主力军队如今正驻扎在这里。

多恩地处维斯特洛大陆最南方,中间被一条连绵数千里的山脉所隔绝,那片山脉难以通行,所以龙母的军队是从海路进入的多恩地域,如今完成了对多恩的征服便从海路返回,刚好在风息堡这里暂时停靠。

风息堡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城池,龙母入住了其中宏伟的风暴城堡。

蜜娅和恨叶垂神教的信徒们,则选择了居住在城堡东侧的一座塔楼上,风息堡的城墙上刻有神秘的魔法,在神的游戏中这城墙对于信仰力量也极有影响力,蜜娅为了可以保证和叶垂时刻交流,便选择了靠近城墙的塔楼,在高耸入云的塔楼中,魔法城墙的隔绝力量将会减少到最低。

刚刚结束了和叶垂联络的蜜娅,脸上带着几分坚定,表情神圣的收起了邪眼水晶,从刚刚的联系中,她可以感觉到教祖对他们深深的期望和关爱,她绝不能让教祖失望!

她透过塔楼那布满岁月痕迹的石窗,看了一眼外面的大海,接着就想要去看看最近失去了信仰力量的几个信徒,身为信徒,却失去了信仰力量,这对他们来说是巨大的打击。

只是就在她转过身去时,一阵嗡嗡嗡的声音突然在她的耳边响了起来。

她神情微微一变,“轮到我了吗?”她身上所穿着的红色长袍顿时鼓动起来,一层无形的能量屏障出现在她身体四周,她的变种能量就是操控能量,不过只能吸收和释放,但拥有了信仰力量后她如今已经可以做到将吸收的能量化为屏障,防护在自己的身体四周。

同时她眼神迅速扫过整个房间。

很快,就看到了那发出嗡嗡嗡声响的是什么。

那是一只金色小虫,外形跟蝉有些相似,但要小了很多,正不断的在空中四处飞舞。

biubiubiu——

蜜娅手指接连弹出,射出一道道的能量波,攻击那只虫子。

那虫子灵巧的接连躲避,快速向着蜜娅靠近。

它速度很快,就在蜜娅再次屈指弹出的瞬间,突然落在了蜜娅的手背上,针管似得口器就要扎进蜜娅的皮肤中。

轰!

可就在这时,蜜娅的手臂整个爆裂开,体内的能量决堤般从手臂上释放出来,爆炸的火光填满整个房间,冲击波让这原本就简陋的塔楼石室变得更加狼狈不堪。

爆炸灰尘很快消散,蜜娅警惕的看着四周,她释放爆炸的手臂看起来有些红肿,似乎自己也受了不小的伤。

这种瞬间释放大量爆炸能量的方式,对她自身也很有负荷,不过如果能将那只虫子干掉,一切都是值得的。

她很快就在狼狈的房间地面上,看到了那只变得焦黑无比的金色虫子,它好像也受了重伤,那双蝉翼翅膀已经被完全毁掉,正缓缓向前爬动。

啪,蜜娅急忙冲过去,一脚将这只虫子踩死,她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刚刚的爆炸竟然没能杀死它,不过这样以来它必死无疑了吧……”

可随后,她突然察觉到了什么,脸上表情一惊,身体急忙向后跃开,她脚下那只虫子已经消失无踪,同时她脚底突然传来一阵针扎似的痛意。

这虫子根本不惧爆炸,它故意做出一副受到重伤的样子,就是为了要让她失去警戒心靠近它的!

蜜娅心中闪过这种念头,下一刻她身体一歪就倒在了地上。

爆炸让龙母势力这边的士兵和其他的信徒匆匆赶了过来,但他们只看到了晕倒了蜜娅,变为中年男人形态的兽人奥祖,连忙让人小心翼翼的将蜜娅抬回旁边的房间,他满是担忧,现在竟然就连蜜娅都中招了。

蜜娅陷入了昏迷,她很快就会醒过来,但体内的信仰力量会消失一空……而谁也没有注意到,就在蜜娅被抬回房间时,她露出的手臂上突然凝聚出了一块金色的花纹。

那是一个充满神秘感的图腾。

图腾纹路一闪而过,接着她手臂上出现了一个金色虫子,快速的飞离了而去,那正是先前的虫子,只是现在它变大了许多,变得更像是一只金色的蝉了。

金蝉飞到城堡外,悄然趴在了一棵大树上,蛰伏了起来。

它已经掠夺了很多信仰力量,现在它已经很强大了,不过似乎还不够,它要连那位教祖的力量也一起吞噬掉,那样的话它应该会变得十分强大了……

蜜娅在昏迷了两个小时后便醒了过来,和其他信徒一样,她现在失去了自己的信仰力量,虽然她确定自己对教祖的敬仰之心丝毫没有改变,可现在的她却无法再通过邪眼水晶继续聆听教祖的神谕了(精神联系)。

不过幸运的是,叶垂口中的分身,很快就会来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