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诸天降临大逃杀 > 第321章 这是一把涂了剧毒的武器(上)
    叶垂隐身躲在一旁,看着瑟曦满是失望和愤恨的看着詹姆,她口中呼呼的喘了几口粗气,转过身走到一面破碎的石窗前道:“那些尤达家族的人,我希望能听到他们死讯从婚礼上传出来,我站在这里可以看到婚礼的现场!”

    “瑟曦,这事情实在是……”詹姆低头看向自己的手中,他手里正握着一个冰蓝色的小瓶子,那显然是某种剧毒之物,是刚才瑟曦交给他的。

    “那些人把你阉了,难道就连你的胆子也跟着被切了吗?”瑟曦语气有些恶毒的说道,又转过头死死的盯着詹姆。

    詹姆表情微微抽动了一下,最后似乎下定了决心,将那个瓶子收好后转过身离开。

    叶垂颇为好奇的跟在詹姆身后,他知道瑟曦所说的尤达家族,可能就是未来会的那些人,未来会看来是以家族的名义加入了君临势力。

    让詹姆用毒药毒害这些人,叶垂不用想都知道肯定不会成功,但是……如果叶垂帮他呢?

    说起来,身为老阴逼他竟然从来都没有尝过给人偷偷下毒的滋味,一想到这里叶垂就为自己的不专业而痛心,他真是太正直了……这一次他要为自己的职业正名!

    “那个冰蓝色的小瓶子里的……难道是传说中的里斯之泪?”叶垂十分好奇。

    冰与火的世界中,有不少剧毒的毒药,也有不少人是死在毒药之下的,里斯之泪就是其中被提及较多的一种,叶垂记得这东西好像就是被盛放在类似的蓝瓶内的。

    他跟着詹姆离开这座高楼,看着詹姆有些畏畏缩缩的离开,叶垂正要靠近去把毒药顺走时,有一个人却突然拦在了詹姆的面前。

    那人是突然就出现在詹姆面前,对于普通人来说恍若瞬移,但叶垂能分辨出来,那人是以极快的速度冲到了詹姆面前的,他身上穿着灰色的巨大斗篷,戴着厚厚的兜帽,当他停在詹姆面前时,身上的衣袍在惯性作用下呼呼作响,几乎要将詹姆卷起来。

    这让詹姆口中发出了一声惨叫,身体颤抖着急忙向后退去,并下意识的从腰间拔出了一把用来防身的匕首。

    狮子家的詹姆,在原剧中也算是一个很有担当和勇气的骑士了,他背负弑君者之名,是国王的御前侍卫,虽然外人眼中品行不怎么样,实际上却是少有的坚持骑士品德的好男人……

    可惜的是摊上了瑟曦这么一个煞笔姐姐兼爱人。

    而如今他在未来会的陷害下,被变成太监,或许未来会也对他做了其他的手脚,让他的性格变得无比怯懦起来,这是件颇让人感觉惋惜的事情。

    “你……是你!达奇斯大人……”詹姆看清楚了出现在他面前的人是谁,握着匕首的手剧烈颤抖起来,叶垂躲在一旁都可以感受到他此时彻骨的恐惧。

    灰袍人身体看起来又高又瘦,衣衫裹在身上空荡荡的,他伸出缠满了绷带的手将头上兜帽摘下,露出一张惨白而瘦弱的脸庞,那张脸上正露出阴森森的微笑:“是我,詹姆,你要对我动手吗?”

    詹姆看了一眼手中的匕首,立刻就要将匕首收回去。

    可达奇斯突然出手,一把将那把匕首夺了过来,他打量了一眼匕首的刀刃,伸出呈现黑青色的舌头舔了舔刀刃,接着就在叶垂有些愕然的表情中,咔嘣一声,在匕首上咬了一口,嘴巴咀嚼,吞咽……

    “这货竟然吃匕首?”叶垂愕然,这是什么血脉?变形金刚?不对……叶垂靠近了一些达奇斯,他没有贸然用术法去感悟达奇斯,但依然可以感受到达奇斯的身躯并非是机械之躯,而是充满了某种古怪的魔法能力。

    叶垂皱眉思索:“这是……巫法师?”

    “太让我失望了。”吞了一口匕首的达奇斯对詹姆摇头说道,“这把匕首上为什么不抹上毒药?口味太淡了!”

    叶垂:“???”

    詹姆早已经开始不断颤抖,仿佛不会再说一句话了。

    达奇斯手中一挥,手中便出现了一条色彩斑斓的蛇,那蛇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可看那样子绝对是毒蛇无误,达奇斯熟练的捏住毒蛇的脑袋,冲被啃了一口的匕首上挤压,呲的一声,一道毒液喷射到了匕首上,达奇斯挥手将毒蛇收回空间,满意的继续开始啃那把匕首。

    这一次他对匕首的口味仿佛十分满意了。

    “这一下味道好多了。”

    “啊啊啊——”詹姆被彻底吓坏了,身体一下子就摔倒在了地上。

    叶垂站在一旁却感觉有点反胃,不过他隐约也明白了这达奇斯是怎么回事:“这应该是巫法师中的巫医血脉吧?”

    魔法血脉有各种分支,其中就包括巫法师,而巫法师中还有一个分支,名字叫做巫医,属于魔法师变种,这样的存在比食死徒还要邪恶,叶垂在论坛看到过关于巫医的介绍,这些家伙可以使用一种巫毒力量,他们可以吞噬金属,化为自己的血肉,还可以吞噬毒药来提升自己的力量!

    达奇斯将整把匕首都塞进嘴巴里,连手柄都没有放过,不过嘴巴在拒绝了几下后他吐出了一摊嚼碎了的木头,接着他笑着对詹姆说:“你刚刚去见了你的姐姐吧?你们做了什么?”

    “她,她……”詹姆瘫倒在地上不断颤抖,缓缓的从衣兜里拿出了那个瓶子,“她给了我这个,让我在婚宴上毒杀你们……”

    “哦?”达奇斯眼中却是一亮,将那个小瓶拿在手中,“这可是好东西啊……”他冲詹姆道,“给我滚吧!”

    “是……”詹姆连忙说道,连滚带爬的就往旁边走去,当他从地上站起来时,身体似乎微微僵了一下,叶垂站在旁边可以看到他脸上露出了一抹坚毅,可那表情很快就一闪而逝了。

    看着詹姆迫不及待的离开,叶垂心中忍不住叹了口气,原剧中他还是蛮喜欢詹姆这个角色的,可惜啊……接着叶垂看向达奇斯。

    达奇斯打量着手中的瓶子,仿佛得到了什么宝贝,急匆匆的就往一个方向走去。

    叶垂连忙跟了上去。

    “巫医可以通过不断服食剧毒之物,来提升自己的力量,看达奇斯的表情,那瓶子内的毒药应该是他从未服食过的……”叶垂心中思索。

    他跟着达奇斯一路前进,很快就来到了城堡中一处位于地下的密室,这里弥漫着一股腐臭味,密室入口处的草地一片枯黄,就算是几棵大树也变得毫无生机,那似乎是石室中的某些东西毁掉了它们的生命力。

    跟着达奇斯,叶垂进入了一间昏暗的密室,这里摆满了各种瓶瓶罐罐的东西,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叶垂小心翼翼的走进这屋子,虽然他是隐身状态,可依然感觉到了一股十分不舒服的感觉,下意识的捂住了鼻子。

    他扫过这间不算大的石室,视线落到旁边一张长条桌上的东西,表情突然愣住了——

    “卧槽?这是……”

    一具魁梧的身躯正躺在那上面,那身躯身高超过两米,健硕无比,身上满是腐烂的痕迹,有一些肉瘤组织正不断生长着,令人恶心的蠕动着。

    叶垂靠近了一些后,在那堆肉瘤中看到了一张粗旷而凶残的脸庞:魔山!

    魔山格雷果·克里冈是效忠于狮子家的一位领主,他在原剧中犹如bug般的存在,身体挥舞巨大,几乎没有人能够硬撼其锋,后来被多恩的红毒蛇杀死(他临死前还捏碎了红毒蛇的头颅),大学士科本将他的躯体进行改造,变为了更加可怕的生化魔山。

    不过现在,在神的游戏中因为未来会的到来,一切都跟原剧剧情不同,科本应该不会再出现,可取而代之的巫医达奇斯,显然正在对魔山进行更加可怕的改造!

    达奇斯来到这里后,他先是来到魔山的面前,对正在经历某种改造过程的魔山进行了一番查看,口中低声自语道:“暴君魔山看来快完成了……”

    “生化危机中的暴君?”叶垂有些愕然,原本的生化魔山,现在要被改造成暴君魔山了!

    生化危机系列电影中似乎并没有涉及到暴君这种怪物,不过电影毕竟是通过游戏改编的,一些游戏中存在的东西,可能会通过一些特殊奖励的方式被幸存者获取。

    暴君不算是生化中最可怕的怪物,但也绝对是十分强力的存在了,拥有多种形态,如果能够创造完全体解放的暴君,那杀伤力绝对不弱……

    达奇斯既然在这里研究暴君魔山,那暴君魔山的威力对他来说肯定会很有帮助。

    叶垂收回放在暴君魔山身上的目光,他看到达奇斯走到旁边的工作台上开始倒腾那些瓶瓶罐罐,似乎在配置某种药剂,那个冰蓝色的瓶子被他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他满脸红光,似乎期待着什么。

    “巫医服食毒药来增强力量,不过每服用一种新的毒药,他都必须要配合特殊的药剂一起服用,这样才能得到这种剧毒的免疫力……”叶垂心中思索,很显然现在达奇斯就是正在配置那种巫医药剂,然后和新得到的毒药一起服用下去。

    “嗯……”

    看着忙碌的达奇斯,叶垂心中突然涌出了一个很有趣的想法,这家伙喜欢吞食涂有剧毒的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