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诸天降临大逃杀 > 第309章 震惊!龙母把海马王叫到自己房间竟然是为了……
    “刚才那是什么?”

    厄斯索斯大陆的弥林城,叶垂从心树之眼的能力中惊醒过来,回忆着先前所看到的那道可恶的圣光,他当然知道那不可能真的是什么大宇宙意志的攻击。

    “是有人发现了我在旁边无耻的偷·窥,不,我那是在正义的谴责……所以就攻击了那棵心树!”

    根据蜜娅传来的消息,现在未来会组织的人正身处君临。

    “所以那极有可能是未来会的幸存者做的,那道白光看起来很猛,说不定是传奇武器……”叶垂皱着眉头思索了片刻,未来会手中的传奇武器是什么,网上并没有信息,就算是蜜娅这些人也都不太清楚。

    因为未来会中掌控传奇武器的那位会长,据说已经很多年没有公开露面,也没有使用传奇武器攻击他人了。

    “不过未来会也真是豁得出去啊,为了控制君临的势力竟然准备睡服乔佛里那个小混蛋,啧啧。”叶垂摇头感叹了几句,站起身来活动着身体走出房间。

    他只是想要实验一下心树之眼的能力,现在确定心树之眼的威力果然很强大,那接下来他也该处理弥林城这边的事情了,有幸存者操控这里的鹰身女妖之子暗中做破坏,对方在暗,叶垂……叶垂也在暗,不过弥林城这么大,想要抓到对方肯定不会很容易。

    现在好了,他最强大的监控摄像头都已经到位了,还怕抓不到那些小贼吗?

    叶垂喜滋滋的离开房间。

    刚走出这家旅馆他就看到路旁有一颗大树,这树也不知道是什么,长得倒是十分繁茂,叶垂保持隐身拿出自己的大宝剑来到了这棵树的面前,就准备将心树之脸刻上去。

    拥有心树之眼能力,叶垂可以在任何活着的大树枝干上刻下“心树之脸”,心树之脸在原剧中是一副颇为威严、可怕的脸庞,不过在神的游戏中,脸庞的造型没有太特别的要求,只要是脸就可以了。

    “心树之眼这能力不仅仅是地图挂,它还有其他的用处,我组建的恨叶垂神教,以后就可以把心树之脸作为图腾,蜜娅他们组建的地狱火俱乐部中也要刻下这幅图腾,所有的教众每天都要对图腾膜拜祈祷,我也可以通过它随时随地知晓教徒们的行动。”

    叶垂挥舞大宝剑,一阵操作。

    他心中这时候是颇为凝重的,因为他现在要创造一副可以代表自己的图腾。

    这张脸不需要像原剧中那么严肃,还要充分展现叶垂所具有的神韵和风骚。

    任何人看到了这幅图腾,都必须要感受到叶垂那深刻的凝视和无形的威严,它将会拥有特殊的意义。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幅脸也绝对不能太复杂了……因为太复杂了叶垂可能回头就忘记怎么画了。

    “眼睛中一定要隐含神秘的笑意,还要带着几分漫不经心,这可以展现出我神秘莫测的气度,嘴巴一定要是微笑,还要是咧嘴大笑,这可以体现我豪爽不拘一格的性格,最后要有一双弯弯的眉毛,至于鼻子……鼻子就算了,那个不好画……”

    几分钟后,叶垂完成了自己的作品。

    他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

    “以后就将这张脸作为心树之脸吧,看来我果然是很有艺术天分的啊,就是这张脸了!”叶垂说不出的兴奋,他发动心树之眼能力,将这张脸化为了心树之脸,树干上那张脸的刻痕悄然涌出了一些红色的树汁,乍一看就仿佛被人用红线画成的脸一样。

    它现在对叶垂而言已经变为了摄像头,还是可以让叶垂查看方圆数十米范围内的超级摄像头。

    叶垂往后退开几步,仔细的观摩自己的作品。

    可突然他疑惑的愣了一下:“这张脸怎么看着有点眼熟?”

    片刻后。

    “卧槽!这不是‘滑稽’吗!”

    ……

    接下来的半天时间里,叶垂在弥林城中刻下了上百张心树之脸,将监控摄像头遍布了整个城市,除了一些封闭的房间、密室等隐秘之所,叶垂的意识可以通过它们进入任何地方。

    此外为了保护龙母安危,叶垂还在龙母居住的地方一口气安装了三个监控摄像头,争取可以对卧室、浴室这些可能会让刺客趁虚而入的地方进行无死角的监控。

    想到自己为了保护龙母的这一番用心,叶垂都快被自己感动了……

    还有弥林城中那些遍布妓·院的小巷小街中,也都是叶垂重点安置心树摄像头的地方。

    在刻下心树之脸的同时,他也在不断的改进自己的心树之脸,作为神秘而强大的恨叶垂神教的信仰图腾,它怎么可能是一副滑稽呢?

    这绝对不可以,叶垂不断修改不断修改……然后他突然就发现——

    “玛德好像更像滑稽了!而且还越画越顺手了……”

    难道以后的恨叶垂神教教徒都要对着滑稽祈祷,将滑稽视为神圣的图腾吗?

    布置好了心树摄像头后,叶垂就回到自己住的地方,将房门用术法符咒封禁,盘腿坐在床上开始施展心树之眼能力,查看这些心树之脸四周所发生的事情。

    意识在心树之脸间不断流转,这可比隐身进行查看快多了,半个小时叶垂就能将整个城市都查看一遍,可以说整座城市现在都在叶垂的掌控之中。

    但让叶垂遗憾的是,他并没有发现鹰身女妖之子活动的踪迹。

    先前一名无垢者惨死妓·院,这些家伙仿佛就突然偃旗息鼓了,这让叶垂忍不住猜测,难道自己想错了,鹰身女妖之子只是游戏按照原剧所设置的一个剧情事件,这其中并没有幸存者的影子?

    这一天晚上,叶垂的意识降临到了龙母如今所居住的那栋建筑中。

    这建筑就相当于是龙母的行宫了,紧挨着一旁的城墙,是一座颇为高大宏伟的城堡。

    这里原本是弥林城中一位奴隶主的居所,占地范围很大,十分豪华,城堡中本来还有上百名男女奴隶进行供奉,可龙母的N个名号中有一个就是“奴隶解放者”,她来到这里后直接就解放了所有的奴隶,然后用薪资雇佣他们继续在城堡中工作。

    叶垂的意识降临到这里,开始在这座城堡中查看异常。

    在走过一条昏暗的走廊时,迎面突然有两个侍女走了过来,她们口中低声聊着天。

    “刚才女王沐浴后将海马王大人叫了过去,还让我们其他人都离开,你说她是不是要和海马王大人……”

    “不要说了,让那些大人们听到会责怪我们的。”

    “咱们的女王陛下才不会管这些闲话!让我说,那位海马王大人人高马壮,虽然性格似乎有点古怪,不过如果我有机会侍奉他,我一定会很高兴的。”

    “……”

    两人聊着天走远,叶垂呆在了当场。

    卧槽,龙母把喵喵叫到了自己房间……她这是要反睡服喵喵的吗?

    原剧中龙母在攻克了渊凯城后,也许是出于要控制的目的,也许是出于的确心动的原因,也或者就是单纯的生理需求,她当时的确就将暴鸦团的团长达里奥叫到自己的房间,把他给睡了。

    现在喵喵的地位和对龙母的帮助,可比达里奥高多了,难保龙母不会动心。

    之前叶垂一直都让喵喵尽量少和龙母接触,喵喵这性格至今都没有理解睡服是什么意思……可今晚龙母竟然将她叫到了自己的房间,这是去干什么的还用说吗?

    要出事啊!

    叶垂身影直接一闪,就熟练的出现在了龙母的房间中。

    使用心树之眼,叶垂的意识可以随意转移,只是无法查看紧闭房门的房间,不过龙母的房间中有几颗盆栽植物,是一种小型灌木,叶垂悄悄摸进去在一颗盆栽上刻下了滑稽之脸,他可以借助这个滑稽之脸监视龙母的房间。

    刚刚出现在这里,叶垂就听到了龙母欢快的笑声。

    “这是……”叶垂愕然的睁大眼睛,看到海王造型的喵喵眼睛上正蒙着一块黑布,在房间中不断的摸索,而龙母则是一边欢笑一边躲避喵喵。

    “我在这里,我在这里,你快来抓我啊!”龙母口中还不断发出提醒。

    喵喵耳朵支棱着,尾巴不断在屁股后面甩动,猫着腰不断摸来摸去,她显然十分高兴,口中还用海王的语气道:“不要跑,我一定抓到你!”

    “……”

    这画面让叶垂有点懵逼,这属于男女间的……情·趣游戏?

    昏暗的房间中,伴随着龙母那连声欢笑,充斥着浓浓的靡乱气氛,而海王喵喵乐在其中,尾巴转着圈的在不断转动着,叶垂的表情变得说不出的精彩,自己家的喵喵什么时候懂得了这种事情!难道是自己这两天忙着没顾得上她,所以被龙母给教坏了吗?

    他必须要制止这件事!

    就在这时,喵喵突然一把将龙母抓在了怀里,一边将脸上的黑布拽下来一边高兴的说:“抓住你了喵!”

    “没错,你抓住了我。”龙母娇小的身体靠在喵喵怀里,脸上露出几分红晕,眼神含情的看着喵喵,呼吸微微急促起来,“你要玩游戏我陪你玩了,现在你抓住了我,那接下来你要对你的女王做什么?”

    “嘿嘿嘿,你说呢?”

    喵喵那海王脸上露出期待的表情,嘴角还挂起了坏坏的微笑,然后……她一把将黑布绑在龙母的眼睛上:“现在该你抓我了!”说着就跳了出去,“喵,我绝对不会让你抓住的!”

    龙母:“???”

    叶垂:“……”

    好吧,自己家的喵喵还是那个喵喵,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