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诸天降临大逃杀 > 第307章 狐狸精的自我修养
    龙母入主弥林城,这里也是奴隶湾最大的城邦,原剧中龙母在这里停留的时间最长,这里是她在厄斯索斯大陆所组建势力的中枢。

    现在龙母麾下,包括无垢者、喵喵团、血盟卫等,战士加起来已经有三万多人了。

    别看三万多人数字并不多,可要知道在冰与火的世界中,这已经属于超强的军队战力了,狭海对岸的维斯特洛大陆,五王之战的几股势力中也没有几个能达到三万战士的。

    暂时龙母先在弥林城内开始进行了休整,叶垂也让小恶魔和瓦里斯在数千名喵喵团的保护下前往自由贸易城邦,准备在那里出售山羊,换取军费,这恐怕要花费一些时间。

    叶垂也留在弥林城这里,开始着手准备渡海的大船,不过就在这一天,当他刚刚跟弥林城内一个有数条商船的商人商量好了买船的协议后,突然接到了喵喵那边的联系。

    刚才无垢者中的灰虫子找到了喵喵,并报告给了喵喵一件发生的袭击事件。

    一名无垢者被人暗杀了!

    而暗杀无垢者的地方……是一家妓·院。

    无垢者之所以是无垢者,是因为他们都是被去势了的人,奴隶主们坚信去势的男人会失去烦恼,变得更加忠诚,可现在一名无垢者惨死在了妓·院里——太监惨死青楼啊这是。

    听到喵喵的联系叶垂皱了皱眉头,对这一幕他其实并不意外,因为这也是原著中出现过的情节。

    无垢者虽然没有了那话,可也会期待女孩子的怀抱的。

    按照喵喵的信息,叶垂很快就隐身赶到了案发现场,这里说是妓·院,其实就是一些破旧的房子,一些做皮肉生意的女人生活在这一带,现在还有一些无垢者正在搜查附近,灰虫子正带人将被割·喉的尸体抬走,灰虫子手中还捏着一副铜制的面具。

    那面具代表的是一个组织:鹰身女妖之子。

    “这不应该啊。”叶垂感觉有些疑惑,因为原剧中的鹰身女妖之子是弥林城的一些奴隶主所组织的,他们愤怒于龙母的统治,暗中组建鹰身女妖之子攻击龙母的军队。

    可现在的弥林城跟原剧截然不同,龙母来到这里的时候,这里的奴隶主只是象征性的对抗了一下就放弃了,实际上叶垂也通过查看得知,这里的奴隶主多数都已经被杀了,是那几个独行侠做的,那么鹰身女妖之子就更不可能会存在了,可现在它们还是出现了。

    “喵喵,通知龙母,接下来小心鹰身女妖之子的攻击。”叶垂对喵喵说道,他知道这可能是有幸存者在暗中搞鬼,还有幸存者留在这座城市中。

    不过,要怎么揪出这个幸存者呢?

    正在叶垂思索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突然接到了来自神使的提醒声。

    【提醒!你完成了帮助布兰·史塔克成为信任三眼乌鸦的剧情任务,获得了隐藏奖励:心树之眼(极品级)】

    有一道他人无法察觉的金光降临到叶垂的身上。

    叶垂微微眩晕片刻,便感觉到自己懂得了某种东西,他惊讶的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妲水儿和小媚已经完成了剧情任务?这剧情任务完成后就会立刻给予奖励!”

    小狐狸是叶垂的戒灵,她在叶垂的个人空间中也能自由活动,和叶垂共享幸存者资格,她完成任务和叶垂完成任务没有区别,当然,作为幸存者资格的本体拥有者,这种能力奖励只有叶垂才可以继承。

    现在小狐狸是成功的将布兰带到了三眼乌鸦的面前,并让三眼乌鸦教导了布兰能力。

    叶垂心中惊喜,连忙联系小狐狸,但他发现短时间内似乎无法顺利的和小狐狸连线,于是就先回到了自己在弥林城的住所,关紧房门,设下一层防御符咒确认无人可以打扰他后,他这才来到床前,盘腿做好,准备实验一下心树之眼的能力。

    心树之眼,可以让叶垂像原剧中的神棍布兰一样,通过树上雕刻的人脸(心树之脸),来观测到曾在这张人脸附近所发生的事情。

    这在冰与火世界中其实被叫做绿之视野。

    不过神的游戏中通过这种能力所产生的心树之眼和绿之视野是不同的,从能力上来说,是有些稍弱的。

    ……

    布兰通过绿之视野,可以看到过去,甚至他还可以影响过去——阿多的惨剧,就是布兰通过影响过去一手造成的。

    布兰在通过绿之视野观看过去发生的事件时,碰巧异鬼来袭,布兰的一部分意识还留在观看过去的绿之视野中,另一部分意识则回到现在,通过“狼灵”能力进入了阿多的身体对抗异鬼,他们匆忙逃出了圣树树洞,最后异鬼蜂拥而出,布兰控制阿多挡在门前,黎德妹子带着布兰逃走。

    在逃走前妹子大声对阿多喊:“Hold the door!”(抵住门)

    而这句话通过布兰的能力,传到了过去,并强烈影响了过去还是孩子的阿多的意识,让小阿多变成了白痴,那句话不断的重复在他的脑海中,从此他就只会说一句话,“Hold the door”,在不断的重复下这句话就变为了“Hodor”(阿多),于是他就变成了一个只会说阿多的人。

    ——在原剧中每集都死人,偶尔还来一场家族团灭,可只有阿多的死,最让叶垂感觉动容,这个身材高大,却心智天真而善良的人,一生就只会说这一个词,一生也就只是为了这一刻而活,当最后明白他为什么只会说阿多的时候,绝对是一个能让人泪目的时刻。

    ……

    绿之视野是可以看到过去并改变过去的,但阿多的惨剧让布兰明白,改变过去并不会让未来过得更好,因为已经发生的事情就像是已干的墨迹,不可更改,这也让布兰从此成为了一个没有七情六欲的神棍。

    不过通过做剧情任务,叶垂所得到的心树之眼却没有那么大的能力,他只能看到已经发生的事情和正在发生的事情,而无法做出任何改变。

    正如之前叶垂猜测的那样,心树之眼其实更像是一个监视摄像的能力,在树上刻下一道人脸,那人脸就会变成叶垂的摄像头。

    同时,冰与火世界中,有无数张可以被叶垂所使用的心树之脸!

    叶垂盘腿坐在床上,发动心树之眼能力,他的意识瞬间就看到了无数遍布在维斯特洛大陆上的无数心树之脸,叶垂可以分辨出它们所处的位置。

    很快,叶垂选择了其中一个,他的意识瞬间就降临到了那里——心树之眼没有距离限制,而且对使用心树之眼能力的地点也没有要求。(原剧中布兰只有在心树之脸前才能进入绿之视野)

    这里正是小狐狸和小媚所处的圣树树洞中。

    ……

    叶垂的身体仿佛是完全虚幻的,他出现在这里,好奇的打量着破旧的山洞,视野落在小狐狸和小媚的身上,表情不由有些好奇起来:“这是……搞什么?”

    小狐狸和小媚无法发现叶垂的到来。

    此刻苍老的三眼乌鸦正视图从树根缠绕中爬出来,布兰僵尸则正坐在三眼乌鸦的身边——这个獠牙曾被叶垂用大宝剑割掉的小僵尸,嘴巴里已经长出了新的獠牙。

    小狐狸一只手放在苍老三眼乌鸦的脑袋上,一只手放在布兰的脑袋上,正在做着什么。

    小媚则是好奇的围着小狐狸飘来飘去。

    “……”叶垂看了片刻,忽然明白过来,“卧槽,三眼乌鸦怎么会变僵尸的!?现在这一幕……小狐狸正在将三眼乌鸦的记忆抽出来塞进布兰的脑袋里?”

    小狐狸毕竟也是九尾妖神,操控妖神力她可以做到很多事情。

    三眼乌鸦不肯教导布兰……没关系,强行抽出他那些关于三眼乌鸦的记忆,塞到布兰的脑海中就行了!

    如果三眼乌鸦只是人类的话,那小狐狸或许还很难做到这一点,可现在三眼乌鸦是僵尸,刚刚变成僵尸的人,脑海中会残留一些记忆,而小狐狸对僵尸还是很了解的,轻松的入侵到对方的意识中,抽离了那些经验记忆。

    强行帮布兰完成了传承!

    就在这时,小狐狸有些疲惫的停下了记忆传输,她露出一副有些疲惫的样子,坐在一条树根上喘气:“剧情任务终于完成了……”她也接到了任务完成的提醒。

    三眼乌鸦那边已经脑袋一歪就直接死过去了,小狐狸抽离记忆直接破坏了他体内的僵尸血灵,杀死了他。

    布兰僵尸则有些眩晕,摇摇晃晃的仿佛都站不稳了——三眼乌鸦的记忆似乎出现了一些不兼容的问题,不过没关系,传道授业嘛,重要的就是把经验塞到了布兰的脑子里,就算是走形式也成啊。

    “……”叶垂没想到这个剧情任务是这样完成的。

    “叶垂那个无良主人,遇到他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小狐狸这时看到小媚又跟没事人一样开始收集地上的骸骨,顿时就没好气的抱怨了起来。

    “以前在天庭里的时候虽然我不是实力最强大的人,但好歹也是鼎鼎有名的大美女,追求我的人有一箩筐,就算是天帝神王对我也十分客气,结果成为叶垂的戒灵后那待遇真是天差地别,为什么当初得到魔戒的不是其他人呢?可恶,可恨,叶垂这个大混蛋!”

    站在一旁的叶垂:“……”

    呵呵,他是一个大气的人,被小弟骂几句是不会在意的,呵呵呵……

    叶垂只是来实验心树之眼的能力,他笑眯眯的又看了一眼小狐狸,身体一闪就消失离开了。

    树洞这里,小狐狸臭骂了几句后就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这还是第一次这么痛痛快快的臭骂他啊,真舒服!”她从地上站起来,伸展腰肢,伸手摸了摸胸……又小了点,口中接着叹了口气,“不管怎么说叶垂人还是挺好的,如果没有他我也不可能从百鬼夜图解困,他还帮忙搞死了御手洗,人其实还很不错的……不知道叶垂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小狐狸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当她明白自己变为叶垂的戒灵后,她就彻底接受了这个新身份,平日里虽然喜欢吐槽叶垂,可那其实是她在故意投其所好,作为资深狐狸精,她对叶垂的性格摸的很透彻,知道那些吐槽不但不会让叶垂生气反而会让他十分高兴。

    她一直都在小心谨慎的服侍着叶垂这位主人,虽然她很少直接称呼叶垂“主人”——称呼主人哪里有直接叫名字更显得亲切的?

    就这一点,喵喵和小媚这两个智慧不完整只会卖萌的家伙永远别想和她争宠!

    “这种抱怨就这一次就好,以后不管怎么样都不能再抱怨了!”她对自己劝戒,只让叶垂看到自己美好和顺从的一面,这是她身为狐狸精的自我修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