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诸天降临大逃杀 > 第350章 碰到了我,你还敢立flag!(二合一章节)

维斯特洛大陆,北境的先民荒冢。

这里是无数年前埋葬先民战士和英雄的地方,是一片漫无边际的坟地。

漫长的岁月早就抚平了坟冢的痕迹,让这里变为一片荒无人烟的原野。

在原本就人烟稀少的北境,这里显得更加寂寥惨淡。

然而,在这样一个传说晚上还会有恶鬼出没的地方,却有一片小小的湖泊。

湖泊清澈如洗,犹如一面镜子。

这是一个连地图上都没有标记的小湖。

现在正有一个中年男人的身影站在湖边,他手中握着一把刀,呼呼呼不断挥舞着,那背影有种骇人的感觉,他脚下的地面乏着淡淡的红色,有鲜血还不断在他脚边洒落。

有什么正在不断挣动着,可很快就没有了声息。

火焰在他面前燃烧起来。

他的左手突然抬起来,手指捏着曼妙的印诀,在空中轻轻挥舞,有神秘的白色粉末状物品从他手中洒落……然后,有一股浓浓的烤肉香味散发了出来。

“幸好我的空间里还有一些调味品,这可是上好的盐巴啊。”中年男人口中自语道,他缓缓坐了下来,只见他手中握着一把巨大的长剑,那把剑上赫然串着一头巨大狰狞犹如鳄鱼般的古怪野兽。

刚才中年男人其实是在料理它而已。

那鳄鱼般的野兽是冰与火世界中一种叫做地龙的动物,据说是龙的近亲,凶猛异常,不过看形象,就是短吻鳄一类的野兽。

中年男人正是老龙王。

他跟栾河城的尤达、女皇等人发去战书后,便一直就在这里等着他们到来……他已经等了快两天了。

“唉,我应该先给他们下战书,过段时间再出发来这里的。”

想到这两天他一直在这里干巴巴的等着,老龙王心里就点后悔,不过他先前离开临冬城时,气氛弄得有点悲壮,现在总不好再腆着脸回去吧……他得顾及自己身为大组织首领的威严!

在等着自己的食物烤熟的时间里,老龙王想到了什么,拿出了龙魂组用来进行相互联络的联络器,想要看一看临冬城那边的情况,可联络器刚刚从空间拿出来,就立刻开始响个不停了。

“嗯?”老龙王看了一眼联络器上的显示……联络他的是叶垂。

他这两天第一次将联络器从空间拿出来,那之前都是离线状态,看来是叶垂在一直持续向他发起通讯,所以刚刚拿出它它就响了起来。

老龙王露出一丝感慨,接通了联络器。

之前他一直跟叶垂的联络器打了二十三通电话,他有些事情想要和叶垂或者说妲水儿交代,结果另一边一直都没有接通,所以他在二十三通电话后就收起了它再没有拿出来过……

联络器接通,另一边立刻传出了妲水儿的声音:“哎?通了通了,小龙终于接通了。”接着就听妲水儿问道,“小龙,你现在在哪里?这两天怎么一直都不接电话?”声音中满满的都是关心焦急。

“水儿姐姐,你现在还好吗?”老龙王声音带着浓浓的怀念之情道,“前两天我没办法打通你的电话,以为你正有事情在忙,你现在有空了吗?”

“我现在正在和叶垂往临冬城赶,就快到了,你打电话是有什么事情吗?”妲水儿问道。

“没什么。”老龙王顿了顿,“只是有一件事想要和你说。”

“什么?”

“等我死了之后,敖兴敖骄希望你可以照顾一下。”老龙王沉声道,然后干脆直接的结束了通讯,将联络器重新收回了空间。

他要跟妲水儿说的,其实就是遗言了。

这次他要一个人对抗尤达、女皇两名传奇幸存者,还有他们组织的其他强者,他是怀着同归于尽打算来进行决斗的。

老龙王看了一眼北方,眼睛眯了眯,心中淡淡的想:这就是传说中的flag吧。

……

临冬城附近的天空,叶垂进入了隐身状态,同时还进入了血神状态,一双恶魔之翼在身后伸展,他正快速掠过半空,火速飞行,妲水儿保持着狐狸形态,趴在叶垂的后背上,小爪子握着联络器。

此时她正对着联络器大喊:“喂喂,你要和我说的事是什么?你说话啊……”联络器已经没有声音,小狐狸摆弄了一下,“卧槽,两天来一直想要跟小龙联系,结果这玩意刚好没电了。”

叶垂:“……”

看得出来,小狐狸是真的关心老龙王啊,这两天就一直没停下打电话,把原本能待机长达一年时间的黑科技外加术法加持的联络器都耗没电了。

这联络器虽说是龙魂组那边给叶垂的,但上面能联络的就只有老龙王一个,老龙王打不通,也没办法去询问其他人情况。

叶垂好奇道:“刚才老龙王说有件事要和你说,也不知道是什么。”

“对啊,这个时候要跟我说的话……”小狐狸的爪子牢牢的抱着叶垂的后背,九条尾巴在空中呼呼的随风飘动着,她那张狐狸脸上突然露出了几分惆怅,“难道他这是要跟我告白么?唉,都是我以前造的孽啊,没想到他到现在还暗暗喜欢着我……”

叶垂:“……”

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好像又很合理的样子。

——总之,老龙王的flag没能立起来……

“临冬城已经到了。”小狐狸这时从叶垂后背上爬起来,一支小爪子踩着叶垂的头,“我都看到了。”

“我们不去临冬城。”叶垂却摇了摇头,“联络器是术法加持过的,刚才和老龙王接通后,我能察觉到老龙王那边的信号不是从临冬城传出来的,他在南边,我们直接去找老龙王。”

叶垂感觉得出老龙王似乎有点不对劲,虽然叶垂对龙魂组、老龙王不怎么关心,可老龙王人不错,小狐狸对他有十分关切,叶垂可不希望他出什么事。

……

老龙王心情愉快的吃了一顿烤鳄鱼肉大餐,填饱了自己的肚子。

跟妲水儿在最后联络了一次,交代了让她照顾敖兴敖骄——他已经留下来一封密信,让敖兴傲娇以后尽管相信叶垂——现在他已经完全没有后顾之忧了。

想到妲水儿,他不免就又想到了当初刚刚被妲水儿带入天庭时的一幕幕。

妲水儿对他来说就犹如姐姐一般,能在几十年后再遇到他,实在是老龙王最开心的事情了。

虽然他一直都觉得妲水儿没什么本事还特喜欢自夸自大,还自恋的不得了,做事情完全不靠谱,总以为所有人都暗恋她,还有一堆的坏习惯,胆子小的一逼,人称九尾怂神,好多人都耻于跟她为伍……可她一直都是他视为亲生的姐姐啊。

敖兴和敖骄交给她照顾,他也……想到这里老龙王突然愣了愣。

嗯……自己的儿子女儿不会被妲水儿给带坏了吧?

应该不会吧……

不过叶垂那小子完全信不过啊。

哎呀,他是不是冲动了……要不要再交代一下妲水儿姐姐?

想到这里老龙王几乎就要重新拿出联络器了。

可突然他感觉到了什么,眉头微皱看向南方——他等的人已经来了!

老龙王立刻提起精神,身体一闪,飞身跃到了那片小湖之上。

湖水平静如镜,他双脚踩着湖面背着双手,犹如站在一面巨大的镜子上。

绝世剑客的风范也不过如此了啊。

远处,尤达、女皇、神舞天女、卫宫士郎以及未来会狼人,五个幸存者的身影正在缓缓的靠近这里。

……

叶垂没有前往临冬城,他的身影快速掠过这座城市,继续前往南方。

一路风驰电掣。

这其实还只是叶垂第二次和血神之书融合变为血神状态,上一次只有不到半个小时克劳迪娅就累得气喘吁吁了,不过那主要还是因为血神之书因为晋级,消耗了绝大多数血能的缘故。

现在血神之书吸收了大量血眷属以及蛇妖的血,积攒了可观的血能。

而血神状态就是一种使用血魔法的状态,血魔法消耗的就是血能,那是鲜血所蕴含的能量,这让叶垂可以进行长时间融合。

当然,他现在只是飞行才能持续这么长时间,如果要战斗的话,还是会给克劳迪娅造成巨大负担的。

此时是傍晚时分,叶垂一路向南,在快速前进了大约一个小时后,他感觉到了前方正在爆发一场凶残的战斗。

叶垂可以很轻松的分辨出来,是来自传奇幸存者间的碰撞!

“小龙在那里……他正在和其他的传奇幸存者战斗?”叶垂后背上的小狐狸也感觉到了那里的气息,不由有些惊讶。

“怪不得刚刚联络的时候老龙王像是在交代后事。”叶垂也惊讶道。

视野中一道可怕的白色光柱突然冲天而起,然后落下,横扫四周,光柱十分可怕,任何触碰到那光柱的存在都会直接摧毁,叶垂知道这是尤达的死星所发出的死光。

有阵阵锋利无双的剑气从前方蔓延过来,那是诛仙剑的剑气,叶垂见识过老龙王用诛仙剑重创御手洗。

“嗷呜——”可怕的狼嚎声传过来,叶垂快速接近,隐约看到了一头身高达到三米的狼人,正挥舞锋利的爪子接连攻击。

有一个武士正挥舞一把散发邪异红光的武士刀不断发出斩击。

旁边还有一个棕黑皮肤的女孩在不断跳舞……那是神舞血脉的战斗方式,这女孩身上缠绕着一条绸带,仿佛活物般,在她身边上下飞舞。

还有一个个头矮小的金发女孩,穿着一身蓝白相间的战裙,手中握着一把剑,在四处游走。

五个人正在围攻一个人,被围攻的正是老龙王,他手中握着一把红色的古朴长剑,每一剑劈出去,都带着开天辟地的气势。

“他们竟然围攻小龙,简直太无耻了。”小狐狸立刻就愤怒的说道,“叶垂,咱们快点过去偷袭他们,让他们看看什么才叫真的无耻!”

“……”你这股自豪劲儿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接着叶垂又忍不住想道:“龙魂组是怎么回事?他们不是还有一个幸存者囚牛吗?那家伙为什么没有来协助老龙王……怪诞小镇的镇长也是传奇幸存者,现在加入了北境,就算再怂,这时候过来押押阵也是好,怎么会让老龙王一个人来对战他们五个。”

叶垂靠近那位于一片小湖上的战场,缓缓降低速度。

同时他也在观察那正在战斗的双方。

看得出老龙王虽然十分勇猛,可对面的五人也都是幸存者中的巅峰强者,五打一之下,老龙王已经露出了颓势。

幸存者大致可以通过积分收获分为五个层次,可对于那些站在巅峰的幸存者,这个分级方式早已经不适用,而老龙王毫无疑问就是站在顶尖的存在,小绿人尤达和那个金发女孩都是超一线,剩下的三人实力稍弱,但也都有一线的战力。

呲——

那身材高大的狼人,这时突然被老龙王的剑气劈中身体,它那魁梧减弱的身躯上立刻裂开一条恐怖的伤痕,口中发出一声悲鸣,身体向后跌飞。

可就在这时,金发少女突然出现在狼人身边,二话不说紧跟着就一剑劈到了狼人身上。

这一幕让叶垂大吃一惊。

可很快他的惊讶就变成了震惊,因为金发少女的剑劈中狼人后,狼人不但没有受伤,他被老龙王斩出的伤口反而迅速痊愈了,本身似乎也恢复了一定的活力。

“这是什么原理?”叶垂忍不住道。

“那把剑是石中剑!”小狐狸却在心中对叶垂大喊道。

“……亚瑟王的誓约胜利之剑?”叶垂一愣。

“那是什么?石中剑是一把神话时代的传奇物品,这把剑拥有斩断因果联系的力量,华夏幸存者曾把它称为破因果之剑……我加入天庭的时候,拥有这把传奇武器的幸存者就已经死去了,这把剑据说也被神抹除,没想到这几十年又有人得到了它!”

“使用这把剑的应该就是魔科党的首领,女皇吧?”叶垂接着说道。

石中剑先不说,这女皇的造型怎么都那么像FATE里的saber?

“Saber!”就在这时,那个日本武士突然大喊,“我需要你的帮助!”他身体正在不断向后飞去,身上被老龙王斩出了一道可怕的剑痕,迸发出血液。

于是女皇立刻就闪到他的身边,一剑捅到了他的腰子上。

武士口中发出一阵呻·吟,身上的剑伤迅速痊愈,迸溅出的鲜血也神奇的回到了他的身体,他落在湖面上,看了女皇一眼:“Saber,现在只有靠你的Excalibur(EX咖喱棒)才能战胜他了!”

“卫宫士郎,不要开玩笑了!”女皇有些愤怒的吼道,继续挥剑冲向其他人。

叶垂:“……”

他有点懵逼,神的游戏中还有FATE诸天世界?

哎呀,难道是因为小四的电影吗……

当然了,叶垂看得出那个武士似乎是个重度中二病死宅,他是故意把女皇称为Saber的,那把剑也跟誓约胜利之剑不同,斩断因果的剑,这反倒是和现实宝石的能力有点类似。

那个狼人受到致命重创,但被她的剑将受创的因果斩断,他就立刻恢复到了被斩前的状态。

女皇在战斗中她的剑更多的就是斩向自己的队友,帮他们斩断受伤的因果——老龙王的诛仙剑很可怕,如果没有她,恐怕其他人早就被接连杀死了。

“看不出来,这女人竟然还是个奶妈啊。”叶垂忍不住感慨。

他已经来到了那小湖的上方,隐身站在一侧观察战局,手中拿出了纳西尔大宝剑寻找出手的时机。

老龙王正处于下风,他身上也出现了一道道的伤痕。

伴随一声怒吼,老龙王身上闪烁出金色龙鳞战甲,诛仙剑气四处飞荡,瞬间将他身边的五人逼退了出去。

可很快,唰,小绿人尤达操控死星,释放死光。

老龙王连忙挥舞诛仙剑抵挡。

而不断舞动身躯的神舞天女,身上的那条绸带快速飞动,突然趁机发难,迅速落在了老龙王的身上,将老龙王牢牢的捆绑了起来。

嗡——

尤达挥舞光剑,一脸狰狞的飞跃而来,斩向老龙王,口中嘶哑的声音道:“好机会!”

狼人、卫宫士郎、女皇也紧随而至,冲向被困的老龙王。

“快点出手!”小狐狸急忙提醒叶垂。

叶垂的恶魔之翼已经展开,身体迅速飞向老龙王,做好了支援的准备,为了不暴露魔戒,甚至他已经准备好了现形以血神状态伪装教祖战斗。

可就在这时,那瞬息之间,叶垂看到正落入危难境地的老龙王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

他们脚下的小湖,突然亮了起来。

这湖中有老龙王设下的陷阱!

他和这五人交战到现在,就是在等待机会。

现在神舞天女束缚他,其他四人一起进攻他,这正是一个发动陷阱的最好机会!

叶垂已经踏入小湖范围,他可以立刻退走,可忽然他从那湖面中感觉到了什么熟悉的气息,身影连忙停顿下来。

如镜的湖面发出亮光,瞬间将所有人都笼罩其中。

下一刻,叶垂发现自己出现在一个古怪的地方:这里空无一物,四周广阔无边,脚下的地面却犹如镜子般光滑,反射着他的倒影。

老龙王以及女皇,尤达等人也都出现在了这里。

除了他们,这里还有另外两个人,龙魂组的囚牛以及敖兴。

“爸爸!”敖兴看到老龙王鲜血淋漓的身体,连忙担忧的喊道。

老龙王口中喘息了一口气,扭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脸上带着欣慰的笑,他接着看向尤达等五人:“我和你们先前的战斗,就只是为了找机会,将你们带到这里来,那片小湖……并不是真的湖。”

“昊天镜!”尤达嘶哑的声音道,警惕的看向了那个干巴老头,囚牛。

昊天镜是囚牛手中的次传奇物品。

这件物品的能力,其他人很少有人知道的,尤达五人在接到老龙王挑战的战书后,原本以为会面对老龙王和囚牛两人,结果迎战的就只有老龙王,他们也一直都在担心囚牛会不会突然偷袭。

可现在才发现原来那片小湖竟然就是昊天镜的能力,现在他们都被摄入到了昊天镜内。

“即便这里是传奇物品内部,可这又有如何?”女皇沉声道,“昊天镜原本是史诗级物品,十几年前意外晋级成次传奇物品,它的能力终究是有限的,这里无法困住我们两名传奇幸存者的!”

“你错了。”老龙王却淡淡的摇了摇头,他背着双手,诛仙剑悬浮在身体一侧,声音带着几分云淡风轻的说,“你以为我费尽心机把你们带到这里,是为了靠昊天镜困住你们吗?不,我的力量太强了,如果在战场和现实世界全力使用,会引来神罚,所以我不得不压制自己的力量,而昊天镜可以屏蔽天机。”

他顿了顿,微微仰起头:“在这里,我可以尽情使用我所有的力量!”

这番话说完,尤达、女皇等人纷纷都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老龙王先前一直都没有使用全力?

使用全力会引来神罚,所以他才把他们引来了这昊天镜内的世界,要全力以赴!

隐身的叶垂,此时正站在老龙王身后,囚牛和敖兴的身边。

听到了老龙王的话,叶垂顿时就感觉好牛逼的样子。

——如果不是看到老龙王背在身后的手正在不断颤抖,他差点就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