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野性时代 > 342【婴儿】

宋维扬在村子里一连住了六天,没事就跟老人小孩瞎聊,终于引起了村支书的注意。

村支书姓刘,如果拐弯抹角论亲戚,还是洪伟国的远房表叔。

眼看着夕阳斜下,宋维扬把一个眼花耳聋的糟老头扶回家,正准备溜达着到洪四叔家里蹭饭吃。刘支书突然就冒出来,站在他背后说:“小宋,你是省里来的暗访干部吧?”

宋维扬好笑道:“你怎么觉得我是个暗访干部?”

“天天在村里套话,不是干部就是记者。”刘支书说。

宋维扬问:“你不怕吗?”

“我又没做亏心事,我怕什么?”刘支书慢条斯理的拿出烟袋。

“抽这个,”宋维扬递过去一支红塔山,“我算了一下,去年村里的提留款,已经超过农民收入的20%。中央文件有明确规定,提留款不得超过5%,你这是公然犯法的!”

刘支书一点也不怕,划火柴点燃香烟,吞云吐雾道:“那你再到方圆几个乡打听打听,我们白庙村的提留款不说收得最少,但起码也是倒数前三了。乡里有任务,我还能跟乡里作对?回扣我肯定吃过,但那算个屁,顶多弄点烟酒钱。你要是暗访干部,那就把我抓起来。你要是暗访记者,我劝你去隔壁乡的胜利村,那里的村干部才是扒皮喝血的。”

“怎么个扒皮喝血法?”宋维扬问。

刘支书连连摇头:“我不说,得罪人,你自己去调查,反正别在我们村子里瞎整。”

宋维扬道:“我想问一下,为什么粮站给农民打白条?”

“还用问?”刘支书冷笑道,“乡里的粮站根本没钱,不打白条怎么办?就算粮站有钱,也不会给农民,先扣着再说。”

宋维扬道:“为什么扣着?”

刘支书说:“摊派啊。三提五统,啥都要农民交钱。农民不肯出钱,就在白条里扣,大家都方便。你要真是省里下来的干部,就去弄市里县里的大贪官。我跟你说啊,农民现在结婚,办结婚证的手续费都要好几百块。人家城里人结婚的手续费只要几十块,再多也就一百来块顶天了,这是认准了农民好欺负。”

宋维扬感觉没什么好聊的,说道:“我真不是什么干部,也不是记者,您老也别瞎想了。”

“那你成天在村里转悠?”刘支书狐疑道。

“我是做社会调查,准备写毕业论文,”宋维扬说,“我就一快毕业的大学生。”

刘支书转身而去,嘀咕道:“学生不去读书,来这里瞎球整。”

……

接下来一段时间,宋维扬走访了附近四个乡镇的十多个村落。

相比起来,洪伟国老家的村子,已经算是中等偏上的富裕村。真正的穷村无非两种,一种是村干部太黑心,一种是土地太贫瘠。

这么说吧,以此地对农民的提留和摊派程度,每亩田至少要收900斤谷子以上才行,否则农民就是白干一场。而能打900斤以上稻谷的水田,很少很少,属于凤毛麟角。

这就导致什么呢?

农民靠卖农副产品和打短工赚来的钱,全部被提留款和摊派费弄干净了,只剩下家里的一堆粮食,根本没钱用于市场消费。

特别穷的两个村,由于土地贫瘠,连粮食都没多少,只能勉强保证不饿肚子——初中辍学率竟超过30%,因为农民交不起学杂费。有些交得起也不愿读了,十四五岁就去学手艺或者打工。

再往西,宋维扬又去了隔壁省,走访洪伟国的一个战友的老家。这里的情况差不多,大同小异,只不过由于靠近长江,农民进城打工的更多,普遍稍微要富裕一些。

接着又前往西南某省,还是洪伟国战友的老家——怕出事,得有当地人带路。

这次走访的几个村子简直穷疯了,因为地处偏僻,外出打工的农民很少,只能窝在地里刨食吃。而那到处是贫瘠的山地,根本种不出几颗粮食,农民的人均月收入不足10元钱。就这还有沉重的提留负担,农民别说吃肉了,一斤菜油可以炒一年的菜,油腥味都见不着,年夜饭能有两三个荤菜就属于富裕人家。

这他妈怎么写论文?

写个屁啊!

宋维扬研究的是农村乡镇市场对中国内需的拉动,但现实是根本拉不动,农民能吃上肉就不错了。

……

满县城都没找到网吧,甚至宋维扬想用电话线拨号上网,跑遍全县都没弄到一只猫。

这破地方,估计连电脑都没几台。

宋维扬只好去县图书馆,一包烟打通关系,随便他在里面找资料看。很快他就发现了意外之喜,居然找到一套本省出版的社科杂志,复旦的图书馆里都没有的货。

有个当地的三农问题专家,也在呼吁农村市场化,论文写得头头是道,就是没有多大的可操作性。

三农问题已经成为许多社会学家、经济学家的研究重点,宋维扬在复旦的图书馆里已经查阅了上百篇相关论文。但没用,都没用,盘活农村经济必须农村经济市场化,专家教授们对此大谈特谈,一个比一个写得精彩。

但真正的解决方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先把农税取消了再说。避开这个问题谈农村经济市场化,都是在耍流氓!

宋维扬从县图书馆出来,叼着烟抓耳挠腮,他不知道自己的论文该怎么写。

洪伟国以为他在替农民烦恼,安慰道:“老板,你真没必要考虑这个。其实农民只要肯出去打工,农村那点提留摊派不算什么,这也没见哪里饿死人啊。就拿我家来说,我弟弟在外面打几个月工,不但农税挣回来了,剩下的钱够买好几年的粮。”

宋维扬听到这话,脑子里灵光一闪,突然笑道:“我知道该写什么内容了,老洪,谢谢你提醒。”

“啊?”洪伟国不明所以。

宋维扬打算重起炉灶,写一篇《农村经济形势与粮食危机》。

人类都是有趋利性的,农民亦然。

现在农民种粮已经不能赚钱,甚至是亏本,必然有越来越多的农民选择外出打工,而把老家的土地抛荒。

这笔账很好算,我出门打半年的工,就能交完农税还能买到足够的粮食,剩下半年打工赚的钱可以自由支配。既然如此,我凭什么还要种地?

宋维扬选取了长江流域的多个产粮大省,他假公济私,让喜丰销售分公司的人,帮他到各地查阅档案资料,然后蹲在西南某小县城接收传真——当地唯一的一台老式传真机,直接被宋维扬征用了。

政府部门的档案资料,不是你说想查就能查。

宋维扬自己掏腰包花了6万多元,让喜丰销售分公司的人帮忙,终于拿到了一手大数据。接着他又组织30人,前往乡镇去做实地调查,前后花费近10万元,得到更加翔实的数据。

一共耗费15万元,只为写一篇毕业论文,钞能力无处不在。

从得到的调查数据来看,某些长江流域的产粮大省,土地抛荒面积已经接近耕地面积的3%,并呈逐年增加的态势。季节性抛荒更严重,杂粮都懒得种了,农民选择到处打短工赚钱。

交通越便利、信息越通畅的农村,土地抛荒情况就越严重,有些地方整村整村的农民外出打工,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残在家种自留地。

在小县城的一栋老式筒子楼里,宋维扬用笔写完了论文,再修修改改,写得还算满意。

嗯,可以拿回去让豆豆录入电脑,权当小孩子练习打字。

“老洪,你去找房东,把房子给退了,咱们明天就回盛海。”宋维扬整理着手稿道。

“好嘞,我这就去。”洪伟国快步出门。

这筒子楼还算不错,空气挺好的,白天也安静。就是没厕所很不方便,每次都要下楼走几百米,到附近的公厕解决生理问题。

旱厕,臭气熏天,宋维扬第一次蹲坑时差点吐了。

嘴里叼着烟除臭,宋维扬哗啦啦开始放水,还没撒完尿,就听见隐隐约约的婴儿哭声。幸好这不是晚上,否则怪吓人的,咱们可以改写鬼故事了。

宋维扬下意识的俯身去看,猛然惊道:“我操!”

旱厕的排水道里,居然有一个婴儿,连脐带都没脱落,浑身上下全是屎尿。

宋维扬连忙拿出手机:“洪伟国,赶紧带人来厕所,这里有一个弃婴。排水道里,记得带工具!”